surgeonlv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rgeonlv

博文

囊性垂体腺瘤与Rathke囊肿的鉴别诊断:基于MRI 的一种决策模型 (译)

已有 3241 次阅读 2018-7-14 09:5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垂体腺瘤, Rathke囊肿, 鉴别, 诊断, MRI

摘译自:Park M1, Lee SK, Choi J, Kim SH, Kim SH, Shin NY, Kim J, Ahn SS. Differentiation between Cystic Pituitary Adenomas and Rathke Cleft Cysts: A Diagnostic Model Using MRI. AJNR Am J Neuroradiol. 20153610):1866-1873

 

摘要

背景MRI上无实体性强化成分的囊性垂体腺瘤与Rathke囊肿相似,术前常难以鉴别。本文探讨根据MRI特点鉴别诊断囊性垂体腺瘤和Rathke囊肿。

资料与方法:回顾性研究手术证实的54例囊性垂体腺瘤(平均37.7岁)和28Rathke囊肿(平均31.5岁)。对下列影像学特征进行评价:是否存在液-液平面、T2加权像上的低信号边缘、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是否存在囊内结节、体积变化、信号变化。应用logistic回归分析,建立可用于鉴别诊断囊性垂体腺瘤与Rathke囊肿的决策树模型,并以16例囊性垂体腺瘤和8Rathke囊肿进行验证。

结果:液-液平面、T2低信号边缘、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等特征更多见于垂体腺瘤,而囊内结节更多见于Rathke囊肿。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可根据液-液平面、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囊内结节鉴别囊性垂体腺瘤与Rathke囊肿(P值分别为0.0060.0320.0010.023)。24例用于外部验证的患者中,诊断正确率为22/24

结论:本文提出的决策树模型有助于鉴别囊性垂体腺瘤和Rathke囊肿。

 

 

垂体腺瘤是起源于腺垂体的良性肿瘤,是最常见的鞍内病变,占全部颅内肿瘤的10-15%。典型的影像学特征包括:相对于垂体腺的缓慢强化、漏斗向侧方偏斜、T1加权像相对于灰质的等信号。大型垂体腺瘤可见瘤内出血和缺血性梗死,表现为出血和/或囊性改变,导致MRI信号多样化。

Rathke囊肿是起源于Rathke囊残余物的良性上皮性囊肿。典型的影像学特征包括:有囊内结节的不强化、无钙化的鞍内/鞍上囊肿。基于囊内容物以及囊内结节,Rathke囊肿在T1T2加权像上可表现为多种信号强度。具体地讲,在影像学上,囊内蛋白含量高、T1高信号和T2低信号的Rathke囊肿与伴有出血的囊性垂体腺瘤相像,给两者的影像学诊断带来困难。

术前诊断对于治疗方案的选择至关重要。清除囊内容物并切除部分囊壁对于Rathke囊肿是足够的,但对于囊性垂体腺瘤则不够,后者要求全切,不仅要解除占位效应,还要纠正内分泌异常。

资料与方法

研究对象:如表1Table 1)所示,通过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医疗系统回顾性分析20078月至20137月期间接受手术治疗的891例鞍区肿物患者的术前MR影像学资料和电子病历,确定82例术前MRI无实体性强化成分或环形强化的患者(男24例,女58例,平均35.6岁),经组织学诊断,54例垂体腺瘤,28Rathke囊肿。垂体腺瘤均未累及海绵窦。垂体腺瘤接受手术的原因包括:药物治疗失败(10例)、局部占位效应(11例)、内分泌症状(18例)、头痛(14例)、体积快速增大(1例)。28Rathke囊肿接受手术的原因包括:局部占位效应(13例)、内分泌症状(8例)、头痛(7例)。实验室和免疫组化显示:46例是功能性腺瘤(32例催乳素腺瘤、8例生长激素腺瘤、5例肾上腺皮质激素腺瘤、1例促甲状腺素腺瘤),8例无功能腺瘤(有或无垂体功能低下)。

验证组20138月至20148月间的24例囊性垂体腺瘤(16例)或Rathke囊肿(8例)患者用于验证。

数据采集:术前MRI均为8通道头线圈3.0TMRIAchieva,荷兰飞利浦),包括矢状位T2加权像(层厚3mm)、矢状位T1加权像(层厚3mm)、轴位T2加权像(层厚5mm)、冠状位T2加权像(层厚1-2mm)。获取5帧冠状位T1动态强化图像(静脉注射钆对比剂后每25-30秒一帧,层厚2-3mm)以及其后的T1冠状位(层厚2mm)和矢状位(层厚2mm)图像。

影像学分析:两名放射科医生(从事神经影像学工作时间分别为5年和1年)在不知道组织学诊断结果的情况下各自独立地对每名患者的影像学资料进行分析,记录下列特征:是否存在液-液平面、T2加权像低信号环、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有无囊内结节、体积变化、信号强度变化(FIG1)。

在轴位或矢状位T2加权像观察有无液-液平面。如果鞍区病变的周边部分在T2加权像上的信号强度低于白质,则认为存在周边低信号环。在轴位或冠状位T2加权像和/T1强化像确认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是指病灶偏向一侧或导致垂体柄偏斜。囊内结节是T1T2加权像上表现为多种信号的不强化的结节。体积变化(增大或缩小)或信号变化是指两次术前MRI的图像上出现体积或信号强度的改变。

对于验证组,两名放射科医生(从事神经影像学工作时间分别为5年和1年)在不知道组织学诊断结果的情况下各自独立地对每名患者的影像学资料应用本研究得到的决策树模型进行诊断。

影像学报告回顾:回顾每份正式的影像学报告并记录,以资与诊断决策树模型的结果比对。若在报告中存在多个鉴别诊断,则只选用第一诊断(印象)。

统计学分析:略。

结果

Table 2所示,上述影像学特征的出现率在垂体腺瘤和Rathke囊肿存在显著性差异。液-液平面、T2低信号环(FIG 2)、位置偏离中线、囊内分隔、信号变化显著多见于囊性垂体腺瘤。囊内结节更多见于Rathke囊肿。

接收者操作特征曲线(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curve)分析显示,下列3个参数对于囊性垂体腺瘤的诊断效果良好:液-液平面(敏感性68.5%、特异性96.4%)、T2低信号环(敏感性75.9%、特异性78.6%)、位置偏离中线(敏感性83.3%、特异性92.9%);囊内结节对于Rathke囊肿的诊断效果良好(敏感性83.3%、特异性67.9%)。

单因素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如Table 3所示。液-液平面、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是囊性垂体腺瘤的独立危险因素,囊内结节则是Rathke囊肿的独立危险因素。

应用递归-分割分析(recursive-partitioning analysis)建立诊断决策树模型(FIG 3)。

诊断决策树模型可以正确区分82例中的79例(FIG 5FIG6)。就囊性垂体腺瘤的诊断而言,与主流文献中的方法相比,该决策树模型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98.1%92.9%,前者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77.8%92.9%。用接收者操作特征曲线(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curve)分析比较决策树模型与主流方法的AUC值,两者有显著性差异(P=0.001)(FIG.4

将决策树模型用于24例患者进行外部验证。22例(91.7%)诊断正确。1Rathke囊肿因存在囊内分隔(FIG.7)被误认为囊性垂体腺瘤;1例囊性垂体腺瘤因位于中线且缺乏液-液平面和囊内分隔而被误认为Rathke囊肿。

结论

-液平面、囊内分隔、位置偏离中线、无囊内结节是鉴别囊性垂体腺瘤和Rathke囊肿的重要的影像学特征。我们设计的术前MRI诊断决策树模型可以提高鉴别诊断囊性垂体腺瘤与Rathke囊肿的准确性,将有助于治疗决策。




http://wap.sciencenet.cn/blog-990505-1123991.html

上一篇:颞叶的应用解剖学
下一篇:阵发性交感神经过度兴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09: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