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

赵序茅
访问数:966933
工作情况:兰州大学,研究员
研究领域:生命科学->生态学->全球变化生态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全部博文

毕业致谢:我从来不曾优秀过

小时候,妈妈带我去商店买铅笔,商店老板拿出一支瑕疵品。妈妈要求调换,老板说:给你一支金笔也无用。那时我很小,不理解此话何意,只看到妈妈低头不语。 我小学升初中没考上,初中升大学没考上,大学考研惨遭调剂,硕士考博士再次惨遭调剂! 到了博士,我和导师不和退学了!我从来不曾优秀过! 博士退学后,我 ...
2019-9-3 11:11

丛林秘语:夜幕下的强盗

最近在唐家河出差,夜幕下的唐家河,屏蔽了白日的喧闹,昼间活动的小动物们早已安歇。夜晚注定是昆虫的世界。晚饭过后,我和青蛙去夜观,期待有所新的发现。雨过天晴的夜晚,本是蛇类出没的时刻,可是我们找了好久都没法发现它们痕迹。不过,我们看到了蛛丝马迹。 在动物界蜘蛛是一个大的类群,全球目前 ...
2019-8-15 17:15

你可曾吃过“狗屎毛”?

再过几日又到杨絮纷飞的时节,现在杨树虽还没有长叶,那一串串的杨树毛已经挂满了枝头,单从外表看,还以为是秋季的硕果。杨树毛有一个绰号,唤作“狗屎毛”,对于生长在农村的孩子而言,这杨树毛曾经是一道佳肴。 小的时候,每到杨树毛落地的时节,大人们会挎上一个篮子,小孩子们跟在后面,到杨树下去捡起杨树毛。尤 ...
2019-3-10 13:07

二月二的廖豆儿

昨日偶尔翻手机日历,惊奇的发现明天就是二月二了。平日里很少看阴历,对于传统的节日早已不敏感。只有在老家母亲依旧保留着看阴历的习惯,不仅是母亲村里上了岁数的人似乎只认阴历。看阴历有一个好处,就是对传统节日更加敏感。阴历的二月二就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至于什么是龙?我们家乡还真有 ...
2019-3-8 13:10

本家大哥

打我记事起,就听爸妈讲:本家有个大哥在北京,很有本事,是我们家族的骄傲。那时,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大哥,至于大哥究竟何许人也,身高几何,年龄几何,工作几何,我全然不知。我与大哥虽未蒙面,大哥的故事却不绝于耳。尤其是我父亲,他没有见过大世面、大人物,大哥就是他眼中成功的代名词。 后来,我把从 ...
2019-3-1 12:38

春晚小品《占位子》和现实中的班级排座位

今年春晚小品《占位子》道出了无数家长和学生们的心声,也让我想起高中时期班里的排位。高中时,我在班里不算太高也不是太矮,成绩不是太突出也绝不落后。可是,班里每次排座位的时候,我一直坐在“养老区”,很长一段时间不知这是为什么。 高三那年,新课很早就结束,学习生活演变为做试卷、改试卷的单曲循环,犹如机 ...
2019-2-7 11:58

拜年

对于山东人来说过年无疑是一年中最大的事情,无论在外面多忙,都要回家过年。孔孟在山东的影响根深蒂固,尤其是在小县城的农村,村里的人都以孔孟之乡而倍感自豪。这种自豪感到了过年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年,我上大一,寒假在外打工,临近年关,才火急火燎赶回家。家在农村,没有取暖设备,父亲提前买了2袋炭,母 ...
2019-2-4 12:32

我的邻家娘娘

我老家东邻住着一位“娘娘”,她是我奶奶的表妹,按说我得管她叫一声奶奶,不过,遵从男方的辈分,只能叫二娘。小时候,为了叫得顺口,我管她叫娘娘,这个称呼一直没变。 娘娘比我奶奶小几岁,我奶奶是三寸金莲,她却是大脚板。按说娘娘这个岁数,也应当留有三寸金莲,听奶奶说,小时候娘娘也裹了脚,后来她偷偷放开了 ...
2019-2-1 17:32

陪父亲的最后岁月

我记录了父亲从病重到去世的整个过程,今天是父亲的五七,仅以此文寄托哀思。 惊闻噩耗 8 月 20 日 8 月 19 日我到肯尼亚开会,下了飞机到了酒店连上 wifi ,就收到姐姐发来的信息 “ 弟弟你在哪,咱爸病重住院了 ” 。我感觉事情不妙,家里一般知道我平时工作繁忙,很少因琐事找 ...
2018-11-7 23:16
全部博文
科普
生活
师生关系
观点
植物
科研
娱乐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