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Think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mdushandong

博文

荷兰访问有感

已有 4174 次阅读 2015-11-16 11:23 |个人分类:科研工作|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访问, 荷兰

2015910-1110日,我到荷兰ITC访问两个月。出国开会不算,这是我第一次较长时间的出国访问。我在Water Resource系,跟从Wout Verhoef教授。访问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讨论全生长期模型的在可见光波段的辐射传输计算问题,一个是讨论TRGM增加能量平衡模块的工作。

ITC有五个系,分别是:地球观测系(EOS),地球系统分析系(ESA),地理信息处理系(GIP),自然资源系(NRS),城市区域规划系(PGM),和水资源系(WRS)。我在水资源系,有正教授2人,Bob SuWout Verhoef. 秘书2名,职工大约有10来人,跟我们的一个研究室规模相当。但他们拥有的资源要比我们一个研究室多很多。基本上一个系的办公面积大约为我们一层办公楼的面积,可能还要多。

访问期间我的工作进展主要有两个:一是将原有的全生长期模型考虑了冠层内部的异质性,加入了三个异质性参数,分别描述了垂直异质性,方位角异质性和叶片形状因子。第二个进展是完成了可见光/近红外波段的辐射传输计算工作。

ITC本来是一个独立的研究机构,面向发展中国家进行空间信息技术的国际化培训。自去年起合并到了TWENT UNIVERSITY(所以TWENT大学的排名从200多名一下提高到了149名,提高了近60名)。访问期间参加的主要活动有:ITC的开学典礼,两次学术报告会,两次学术讨论。

开学典礼在市中心的一个音乐厅举行,整个典礼分为几个部分:开始是一个教授团的入场仪式,教授都穿着长袍子戴着帽子,在一名旗手的引导下入场。然后是一个主题演讲,有ITC的院长给出的,演讲的内容是空间信息的重要性,从简单的定位信息对一个人的影响,到空间信息可以分析出一个人的日常出行,再到可以分析出一个社区的关系分析。类似于手机收集到的GPS信息做的一些大数据挖掘,从数据分析出一个人的工作单位、工作时间、娱乐方式、健身方式、社交方式。由此再分析出一个社区的人们之间的交往可能性等等。然后是董事会的代表讲话。然后是一个颁奖仪式,上一年的优秀论文奖。然后是优秀校友代表给出的一个讲座,讲了空间信息技术在肯尼亚脱贫致富中的应用。最后是文艺表演,四个姑娘在钢琴的伴奏下跳舞,一会儿学猫,一会儿装狗。这个开学典礼感受颇深,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中世纪的风格,非常有感官上的冲击力,感觉到学术的庄严。两个讲座也非常精彩,给了初入地理信息行业的新生以直观的感受,优秀论文奖也给新生树立了榜样。后来的文艺表演又将气氛搞得很活泼。整个典礼亦庄亦谐,令人印象深刻。

学术报告一共听过7-8个报告,从学术报告和学术交流中可以知道:最近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发展了两个模型,STEMMUSSimultaneous Transfer of Energy Momentum and Mass in UnsaturatedSoil)模型SCOPESoil CanopyObservation and Energy Fluxes)模型,SCOPE模型有一个荧光计算模块。欧空局刚刚批准了一个荧光探测卫星的项目。STEMMUS的主要优势在于考虑了底层土壤与上层土壤之间的水汽与热量的交换。这个工作是Bob Su教授指导的一个博士YJ Zeng完成的,Zeng博士已经留下来工作。SCOPE模型的主要完成人是Verhoef教授手下的Christiaan博士以及几个研究生完成的,其中贡献较大的一个叫Joris Timmermans. 他完成了模型的验证工作。北师大LZG教授的硕士生YPQ也在这个团队中,今年刚去,也从事SCOPE模型的研究。学术交流上的总体感觉是他们在理论研究上自成系统,延续性非常强,同时很关注应用。感受最深的还是跟Verhoef教授的谈话。除了对学术细节上的清晰的把握,交流中,感觉到他对学术工作充满热爱,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你有好奇心,如果想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就从事这些研究工作”。我想这种从内在的好奇心出发的纯粹的科研动机是保证高质量科研产出的根本原因。我自己从事科研的动机中掺杂了更多现实和功利的成分。

    ITC访问的中国人很多,尤其在水资源系。大部分的研究生来自高校,其中有一个来自成都电子科技大学,HBB教授的学生,叫BXJ。据她讲:何老师的博士生要求都要在毕业前申请国家留学基金,到国外访问1年。她今年博士三年级,已经发表了1SCI2EI论文。我觉得这应该是值得我们考虑的事情。可以鼓励优秀的研究生多出去看看。

   周末时间,也去了比利时和德国的几个城市观光,最直观的感受有两个:一是他们的名胜古迹保留的比我们好;皇宫的对面是教堂,而且教堂可以比皇宫更富丽堂皇,等于是天安门对面盖一座更辉煌的寺庙,这在我们国家是不可能的。二是四处可见的叙利亚难民,尤其是在德国,甚至有难民在大街上挂着牌子大声骂耶稣,有一个老人前去制止,大部分人置若罔闻。

以上是本次出访的感受和想法拿出来分享,孤陋寡闻久矣,有些可能是大惊小怪。




http://wap.sciencenet.cn/blog-98709-935674.html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老朋友相聚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0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