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邂逅“臭美”的荔蝽

已有 1580 次阅读 2020-6-13 23:03 |个人分类:天地风貌|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荔蝽, 荔枝蝽, 荔枝蝽象

邂逅“臭美”的荔蝽

邹桂萍

岭南的4月,天气微凉,我身穿一件带帽的外套去野外探索。在果园里,我观察到了期待已久的龙眼鸡,之后就满足地回家吃饭。就在饭后看电视时,我感觉左侧肩膀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转头一看,顿时一惊:荔蝽。

荔蝽也叫荔枝蝽象,是一种危害荔枝、龙眼等果树的昆虫。它可是威名赫赫的臭屁虫,遇到威胁时会释放臭气,让人退避三舍。它应该是趁我在逗龙眼鸡的时候,悄悄地躲到我的帽子里,并跟我回了家。

DSC_0621副本.jpg

有人说荔蝽是一种“臭美”的昆虫,其中“臭”说的是它让人敬而远之的臭腺。现代解剖学发现,荔蝽的若虫具有一对囊状的腹臭腺,它早在胚胎中就发育完全,是荔蝽与生俱来的化学武器。随着若虫逐渐长大,腹臭腺的体积也会随之增大,让它更加具备“臭”的潜力。到了若虫末期,荔蝽的腹臭腺停止作用,取而代之的是单一的后胸臭腺。后胸臭腺不但具有防御作用,而且还具备报警、传递性信息素等功能。

荔蝽自小就会借助臭腺来进行自我防御。有一次在果园里,我故意晃动荔枝的枝条,来检验广翅蜡蝉究竟能跳多高。结果它们四下乱窜,朝着我扑面而来,又迅速弹跳开去,躲进了草丛之中。眼见计划失败,我不甘心地再次晃动荔枝枝条,这时空气中忽然飘出了荔蝽的臭味。我大惊失色,迅速撤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上沾上了让人窒息的味道。

我早就注意到,两只荔蝽若虫躲在荔枝浓密的叶片中,哪怕我靠得很近,它们也是气定神闲,一动不动。在我第一次晃动树枝后,它们显得有些不安了,若有所思地颤动头顶的触角。我的手距离荔蝽若虫至少有一尺,达到我内心以为的“安全距离”,于是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晃动树枝,谁知就被它们用化学武器进行驱赶了。

DSC_1649副本.jpg

荔蝽在和天敌近距离对峙时表现出两种防御行为:一种是把气味物质通过跗节传递到对方的体表,另一种是将有毒混合物喷射到对方身上。荔蝽的臭液具有极强的腐蚀性,会引起果树的嫩叶、花蕊和幼果枯萎,如果喷射到人的皮肤上会引起红肿和疼痛。此外,荔蝽还有第三种防御行为,即将化学物质通过腺体开口释放出来,在周边迅速散播开来。因此,虽然我和荔蝽若虫保持了距离,但是我的手还是沾上荔蝽的臭味,几分钟都无法消散。

平心而论,荔蝽虽然具有退敌的化学武器,但是它一般不会贸然出击。我曾经多次和荔蝽邂逅,它们表现尚算温和谦逊。就说它从我帽子里爬到我肩膀的那次,我两指一捏,将其弹走,然后把它从地毯上甩到门外,期间它不曾发动防御技能。我也曾近距离拍摄荔蝽若虫和成虫的照片,它们有的保持不动,有的迅速爬走,但是没有散发臭气。看来,它们信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生哲理。

荔蝽的天敌包括卵寄生蜂、部分蜘蛛、捕食昆虫和食虫鸟类等。其中,卵跳小蜂和平腹小蜂是荔蝽的寄生性天敌,它们把卵产在荔蝽卵内,小蜂孵化后以荔蝽卵为食,从而导致荔蝽胚胎无法继续发育。随着生态保护的意识日益提高,科学家提倡摒弃广谱的化学农药,而采用生物防治的方法来保护果树。平腹小蜂在防治荔蝽方面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DSC_2997副本.jpg

DSC_3080_旋转_副本.jpg

至于荔蝽的“美”,说的是荔蝽若虫呈现鲜艳的体色。和成虫不同,荔蝽若虫身体扁平,如同一块盾板。不过,其初龄若虫和终龄若虫在体型和体色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异。荔蝽若虫刚出壳时,身体近椭圆状,体色为鲜红色。几分钟后,它的体色转变为灰黑色,肩部为红色,背部有褐色带斑。

到了末期,荔蝽若虫的身体近长方形,体色明艳动人,背部富有线条之美。它的背部为橙红色,外缘为蓝灰色,一条白色的中线贯穿其头尾,背部还有两条白色的点状斑纹。它的足部是鲜嫩的粉色。如果忽略它的体色,仅仅从线条进行观察,这时荔蝽若虫的背部仿佛是一副地形图:有连绵的山丘、流淌的河水、方块的田园和不规则的湖泊。如果将它倒立过来,它的背部则呈现出一副脸谱,仿佛是从科幻片中走出来的人物。总之,荔蝽的终龄若虫堪称蝽象中的时尚潮流之辈。

DSC_2441副本.jpg

相比之下,荔蝽的成虫则低调得多。它具有枯叶色的翅膀,腹部覆有白粉,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而且,这种邋遢还体现在它的产卵行为上。荔蝽喜欢在人类衣服上产卵,每次不多不少,14颗。

我忽然想起,荔蝽在我的帽子中躲了一阵子!我赶紧对外套的里里外外进行仔细的检查。




http://wap.sciencenet.cn/blog-975292-1237760.html

上一篇:自带“钻头”的棉红蝽
下一篇:菟丝子:掐死你的温柔

2 杨卫东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6 00: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