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viez 来着皆朋友,请上坐歇歇脚~

博文

按标题搜索
盗梦空间前传:梦之读取
热度 1 2012-12-1 14:24
盗梦空间前传:梦之读取
昨晚做了一个梦,真实度很高,可早上起来就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做过一个梦;饭后在山坡上溜达,竟然再次回忆起这个梦,主要情景如下:一只狗前腿受伤了,梦中的自己带它去了宠物医院;医生说要做手术,手术比较诡异,先煮熟一只整鸡,然后把其脏器接到狗身上(狗腿受伤咋换内脏?!有点荒谬),我问医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414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一切困难都是纸老虎!
热度 1 2011-12-6 16:37
最近花了一天的功夫,动手解决了一个三年来一直折磨俺的技术难题。曾经在网络上各种搜索,各大专业论坛也发过求助帖,但源于搜索本领不够高和问题的偏僻性,就一直没有解决掉,没办法,当时就只好想了一个临时的招凑合用着。。正因为招术能力有限,不时会出现一些意外麻烦,让人甚是烦恼啊。 &nbs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6065 次阅读|没有评论 热度 1
我们可以做点什么事?--------昨天听包承纲老师谈土力学有感而发
热度 1 2011-10-21 17:32
昨天有幸听了长江科学院的包承纲老师谈土力学,真是收获蛮多的。虽然包老师一再强调是漫谈,自谦很多说法不成熟,但对于像我这样的土力学门外汉来说,受益匪浅,从太沙基关于饱和土的有效应力原理开始,到目前土力学发展的新方向:多尺度分析,有点也有面,一个报告下来,基本对土力学的框架有了初步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505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观戴世强老师的“波斯猫梳理毛”博文有感
热度 2 2011-8-9 16:50
中午躺着休息时自己还在琢磨做科研时养成不时地整理心得、笔记非常重要,尤其是对记性一般的人来说,需要不停地跟记忆衰退和旧知识做斗争;想必除去天资聪敏、过目不忘的天才,一般人还得多动动“烂笔头”的,古人早就总结了这条道理,只是现在计算机的出现,加之网络资源便利的条件在一定程度上麻痹了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3064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自己做研究的一些看法
热度 2 2011-6-10 16:03
本人学力学出身,做研究生却阴差阳错地选择了电磁学方向:左手材料,或许跟自己是个左撇子有关系吧,想想达芬奇、牛顿、爱因斯坦这些伟人也是左撇子,俺就内心一阵激动,奢望着先人能在上头点拨一下。 做电磁波理论,自然需要适用麦克斯韦方程,这是典型的波理论;做材料设计,却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3477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2
青年人当自强!
2011-5-6 20:26
下午听刘人怀院士做的一个报告:《创新路上的感想》;刘前辈讲得比较生动活泼,尽管年龄的原因导致几次搞错时间,但思路是清晰的,道理也都讲到位了,那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一位热爱科研的人如何坚韧不拔地做着科研,要知道那时候几乎所有的科研都停滞了,做科研成了政治的范畴。他讲了创新的“三心”: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259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们的世界真的是简单的吗?
热度 4 2011-5-4 16: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出于人类的一种天性,科学理论的基本假定要尽可能的少,还要包容尽可能多的内容;你要是整一“拖拉机”的假定,都不好意思跟学界同仁打招呼,神马广义相对论啊,神马量子场论,……能囊括的内容都给整上,最好再给起一个帅气的名字,神马“大统一”、“超统一”,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3084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4
关于“时间”的一点思考
热度 2 2011-2-14 14:29
突发想法:人长大,物理尺寸变大,观察到周围世界的尺寸相对变小,这可以为世界尺寸的“尺缩效应”,反推就是自身坐标系的速度变大,进而可以定性地推出自身时间变快。宏观感受就是人长大了,时间过得比以前快了。。。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1926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2
[转载] 难忘“上海小分队”(程耿东院士、林家浩教授撰写)
热度 1 2009-4-22 19:30
(转者注:这是追忆钱老的经典文章,发在这里希望能给我们这些后人有所启迪~) 来源: 大连理工大学工程力学系 程耿东院士,林家浩教授 由钱令希院士引领的大连理工大学计算力学队伍多年来活跃于海内外,可谓成果丰硕,人才辈出。而随着时光的推移,这支队伍当初艰难起 ...
个人分类: 科研感想|400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17: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