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这样的解决实际问题科研更应该支持 精选

已有 11646 次阅读 2016-4-21 07:2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农村, 环保, 垃圾, 焚烧, 焚烧炉

江西一位环保企业的朋友,半年前与我联系讲他们开发了一种焚烧解决农村垃圾的方法,该方法操作简单,处理费用低,产生的污染比较少,希望我去看一看,帮助指导指导。我平时比较忙,再说我也不搞垃圾焚烧研究,主要研究与开发各种废水处理工艺,所以,差不多半年我都没有成行。

由于我也是从农村里出来的,农村污染,主要是水污染与垃圾污染,如何合理地解决农村污染问题也一直是我脑中挥之不去的问题。再加上我们开发的非膜法垃圾渗滤液处理,似乎与垃圾处理也有一定的相关性,最近利用一个周未的机会,我就坐高铁从广州去江西走一趟,看一看这套农村垃圾焚烧处理装置。

现在国内高铁比较方便,下午从广州出发,晚上就到了江西。第二天早晨,天还下着雨,我们就让厂家安排我们去看正在工作的农村垃圾焚烧炉,同时,也可看一看下雨对焚烧炉的工作是不是有影响。车通过窄窄的乡道到了第一个焚烧点。那边建了二个焚烧炉,据介绍,一个炉是早期建设的,效果不好,现在已不用了。我也看到,那个炉的投料点比较高,若真的要使用它,则必须人工将垃圾从车上铲到炉中,工作量很大。而目前正在使用的炉,加料口与地面相平,垃圾可以从车上直接卸到炉中,大大减轻了操作强度。炉顶有一个烟囱,烟囱顶冒着水蒸汽一样的白烟。我沿着垃圾焚烧炉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显示炉内温度的显示仪表,用手摸一摸炉体,其温度比掌心略高,炉内应衬有耐火砖与保温砖。焚烧炉通过炉体的热损失应比较小,从而能烧一些热值相对比较低一点的垃圾。我也打开了一个垃圾焚烧炉的垃圾进料口,看到炉中堆满了垃圾,并有一些白色的烟气从进料口飘出。估计这焚烧炉中可以大致分几个区:上部是垃圾进料区,然后是垃圾烘干区,再下面就是垃圾焚烧区,炉底有排渣口。据我观察,由于炉内的保温及热能设计利用得比较好,同时考虑了重力的作用,及排气烟囱的抽吸作用,整个垃圾焚烧过程还是比较平稳,平时几乎不需要操作人员维护其运行。排出的渣就直接填在旁边的一个小山沟。焚烧完的炉渣已完全无机化,一些没有分离的玻璃瓶,也因炉中的高温而变形。虽然没有采用规范的防渗处理而填埋炉渣,这并不合符规范要求,从现场看,无机化的炉渣无臭无味,似乎也不会产生渗滤液或其它的卫生安全隐患。

   焚烧后炉渣出料口

接着我们又考察另外一处有二个炉子正在工作的另一个乡镇的垃圾焚烧炉,二个炉子都在正常工作,在炉子的周围同样也看不到操作人员,整个系统都不需要用电。经焚烧后,垃圾减量到原来的20-50分之一,且也大大改善了垃圾的卫生条件。

    垃圾进料口

中午吃饭时,江西省的一位环保业务的官员问我这种垃圾焚烧方法到底行不行?我的回答是:它确实能比较便宜,也比较好地就地解决了目前令人头痛的农村垃圾问题,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但有没有其它的环境风险与二次污染,我不敢讲,因为我的手上没有数据。公司的总经理立即介绍,他们测过烟囱出口的二恶英,其浓度为1.2 ng-TEQ/m3。我讲,只要有数据就可以评估。从百度搜索可知:虽然我国对新建的垃圾焚烧炉采用最严格的二恶英的控制标准0.1 ng-TEQ/m3,但以日本为例,处理规模不同的焚烧厂,烟气排放要求是有明显区别的,如处理规模小于2/h的垃圾焚烧炉,二恶英控制标准为5ngTEQ/Nm3。实际上对二恶英排放控制标准无论日本还是欧洲都一个逐步提高标准的过程,以挪威为例,1983年垃圾焚烧控制指标还没有二恶英,1990年为2ngTEQ/Nm32002年提高为0.1ngTEQ/Nm3。对于农村地区的小型焚烧炉,这个1.2ng-TEQ/m3应还是可以接收的。但有没有测这烟气中的其它污染物,如挥发性有机污染物VOC等,这些数据都没有,即使召开专家评审会,也难拿到一个肯定的结论。

这个农村垃圾焚烧炉,没有任何在线检测装置,炉堂的温度这个最重要的工艺操作参数也没有。因为若有炉堂温度显示,就更能了解目前焚烧炉是否处于正常工作状态,炉中的温度上升或下降,也能及时地反映出来,从而指导垃圾的投放,使焚烧炉工作更稳定可靠。关于这个意见,公司方面表示赞同。

应该讲这家公司为解决农村的垃圾焚烧问题,想了不少主意,做了不少踏踏实实地工作。近几年来,焚烧炉也改进了许多次,炉型从第一代,改进到现在所谓的第五代。从炉体的保温,到进料口与排渣口的设置位置,炉内的分区,烟囱的高度等都做了大量有效地探索工作。若在现有的基础上作进一步改进,完善测量正常运行时这种焚烧炉的排污情况;或采用产学研合作机制,让正规的科研院所也参与这种农村垃圾焚烧炉的改进,作为科研立项,与企业一起,进一步完善农村垃圾焚烧炉,以尽量降低大气污染物产生量,并建立相应的标准和规范,在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进行推广和应用,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对于城市,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要求气体的二恶英浓度必须低于0.1 ng-TEQ/m3是应该的,而对于广大农村地区,也要求按垃圾焚烧发电的标准来要求,显然是有问题。垃圾焚烧发电,处置垃圾是第一位,发电是第二位,所发的电,并不能补偿垃圾的全部处置费用。目前垃圾的综合处置成本已近100元,作为垃圾的运输成本,一吨垃圾每公里一元钱也是必须的。在农村,由于垃圾分散,垃圾运输总成本有可能超过每吨100元,这近200元一吨的垃圾综合处置费用,由农民来承担,显然是不可能,政府也不可能全面补助。当然,要求这种简易的农村垃圾焚烧炉,能达到目前规定的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也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必须考虑农村的实际情况,环保设施的投入与运行,也必须与当地农村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不切实际的高标准,没有经济能力要求的高大上,必然导致造假横行的假大空。而垃圾的就地焚烧减量化处置,在焚烧炉再经科学合理化改进后,应是一条低成本的可行途径。

我们需要花几百亿,甚至花上千亿来做“引力波”前沿研究,我们也需要以新发现及发表SCI论文为目标的基础理论研究,但我们更迫切需要解决现实问题的应用研究。这些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研究,更值得政府的支持与鼓励!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32399-971578.html

上一篇:失去生命都不在乎,怎就跨不过那个坎!
下一篇:某些所谓的成果和业绩是否也在拷问良心

87 檀成龙 左正伟 蔡小宁 陈楷翰 朱勇 吴国清 郑小康 杨正瓴 武夷山 钱磊 陈志伟 孙弘 姬扬 陈永金 应行仁 姚伯元 葛兆斌 许培扬 徐满才 相宏伟 张江敏 黄育和 周健 杨顺楷 孔梅 赵美娣 李学宽 蒋永华 都世民 霍艾伦 庄世宇 黄永义 王洪吉 孙华 李侠 徐耀 吴斌 常顺利 王启云 刘小峰 李毅伟 刘昭军 孙安邦 陈南晖 汤旭光 喻海良 雷宁 徐世文 何成文 陈冬生 张能立 陈祥龙 张士宏 戴德昌 谢力 姚青 谢平 吕喆 翟自洋 陆绮 田云川 林中祥 郭文阁 邱嘉文 叶威源 鲍海飞 陈理 张越 郭奕棣 黄仁勇 肖小敏 简磊 马涛 占昌朝 xlianggg zjzhaokeqin brns biofans scking lmknlm123123 loyalSciencefan simon8848 taoshl uneyecat zhyzh yunmu chemphil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06: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