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phant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lephantd

博文

走进生物多样性保护 精选

已有 4245 次阅读 2021-6-29 07:5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的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前,521日,昆明中华小学邀请我去做了一堂高原精灵黑颈鹤的科普讲座,主会场和视频分会场,6000多人在听。有点热闹。紧接着,西双版纳15头野象,向东翻越高高的哀牢山,来到玉溪昆明,又热闹起来,5月25日以后,我多说了几句。

于是,我被要求说说,我是怎样步入野生动物保护的。就写了几下文字。请多批评。

2.jpg

(5月21日,昆明中华小学科普讲座:高原精灵黑颈鹤)

大学分科目分专业,大学生选择一定的专业,学有所成,实现理想,服务社会。在我的大学毕业证书上,明确写着我的专业是植物学,而今却做着野生动物保护的事业,还能很熟练地讲述亚洲象、黑颈鹤的保护。是什么因素让我改变自己的专业?

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多数人基本吃得上饱饭的贫困农村度过的。秋收之前,多数家庭几乎断粮了。男孩喜欢到野地玩,抓回一些昆虫鱼虾一类的,不仅仅是贪玩,更重要的还是能给饭桌上带来少量的动物蛋白质。听说城市人都有文化,很有本事,吃得饱穿得好,我就好好的安排我的每一天:睡觉,读书,帮着家里做家务做农活。

我没有多少爱好更没有多少专长,但是,我的学习成绩,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前几名。一鼓作气,考上了云南大学。一年后,要分专业,我选择了植物学,因为植物世界太精彩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到处都是植物和植物材料,有了植物学知识利用好植物资源,就不愁吃穿了。我像一块没有一点水汽的海绵,在老师、课堂、图书馆、实验室构成的知识海洋里,贪婪地吮吸。不知不觉,到了大学毕业,还被挑选留校当大学老师。

大学老师职业的一个好处,是完成了基本的教学工作后,可以自由进行自己的学术研究。我与其他老师一道,开展了云南省森林生产力的宏大研究。我们的目的很清楚,云南的茫茫森林,每年可以生产出多少木材供人类利用、生产出多少枝叶枯木去维护健康的自然生态系统。爬山涉水,掌灯熬夜,我发表了好多篇学术论文,并以《思茅松林生物量与净第一性生产力研究》为题,获得硕士学位。但是,我和同事们研究过的不少森林,由于毁林开荒而消失了。我有些失望心中痛苦。

因此,我在选择我的博士论文研究题目时,不仅考虑植物考虑森林,还考虑了不同的植物喜欢生活在哪里,森林里的动物怎样生活,周围的人怎样对待森林以及森林里的动物植物。以《西双版纳勐养自然保护区土地利用的生态研究》为题,我圆满地完成博士论文,还当上了教授。

在我进行博士论文研究过程中的所见所闻,一直萦绕心头:在西双版纳,野象遭受外来非法分子残酷的猎杀,变得暴怒,经常啃食庄稼骚扰农民甚至致人伤残。与此同时,中国和周边国家的部分地区爆发禽流感,如果被昆明人誉为小精灵的红嘴鸥会传播禽流感,应该怎么办?是像一些人提议的那样把红嘴鸥从昆明撵出去,还是找出一些两全其美的办法。

于是,围绕着特定动物,研究人类怎样对待野生动物,才能实现人象和谐、人鸟和谐,成了我倾力关注的科学问题。

感谢国家的富强,科学的春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先后给了我5个项目的经费支持,让我有条件带着研究生,二十多年,在山巅上在密林里在湿地边,调查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关系,探索人与野生动物如何相处。

亚洲象体型庞大,在得到良好保护的同时,日渐暴戾,有恃无恐,游荡肇事,成为最难伺候的人类伙伴。红嘴鸥不苛求特殊栖息地,乐意接近人类,以数量众多取胜,获得了社会公众的喜爱和格外呵护。而有一类叫做鹤的大型水禽,淡雅高贵,喜欢宁静,不与人争锋,却家园破碎,生存艰难。

怜悯弱者,我更多的关注距离我最近的一种鹤禽:黑颈鹤。黑颈鹤是地球上现存15种鹤鸟中唯一生活在高原的大型候鸟。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是吉祥幸福的神鸟,在现实生活中,是带来风调雨顺五谷丰收的仙鹤。可惜,他们的栖息地,特别是越冬栖息地,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喧闹了。

黑颈鹤喜欢的越冬栖息地,多数是山区贫苦农民赖以为生的承包耕地人与鹤的冲突,需要得到解决。我再次爬山涉水,与当地人民,共同探索黑颈鹤保护。草木枯焦的隆冬,在有点背风的巨大岩石旁,我与牧羊的老农交谈着。保护仙鹤,是大家的责任。仙鹤要活,人也要活。老农这些带着泥土芳香的淳朴话语,又把我带回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我在想,栖息地被挤占的野生动物,还有当地的居民,都在为体面地生存努力着向前奋进。宣传我熟悉的科学知识,让更多社会公众从自己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做起,融入生物多样性保护。这才是我的专业。

于是,我的好多时间,花在过去不太熟悉的科普教育,到社区,中学,小学去介绍生物多样性的基本知识,甚至在家长协助下,带着学龄前儿童在校园里观察花草树木,蚁虫鸟兽。我在大学讲授的课程,从很专业的《景观生态学》,转向《生物多样性调查》。

心中有盏自强不息的明灯,就不畏惧辛苦前行的黑暗。这是我反复改变专业的原因。

野象 罗爱东.jpeg

光顾农田的野生亚洲象,可爱,可怜,也可恨(罗爱东 摄)

5.jpg

喜欢宁静的黑颈鹤,适宜的越冬栖息地在退化

7.jpg

6月3日,CCTV内参组,造访天水嘉园,商讨在西双版纳-普洱开展野生动物(亚洲象)保护特区试点建设问题

8.jpg

6月4日,云南广播电视台,又来天水嘉园,要我说说普通老百姓可以听懂、记住的亚洲象故事

4.jpg

云南大学科学技术协会、云南大学工会联合组织亲子自然教育活动:在儿童心田种下热爱自然的种子

9.jpg

还要感谢家人的无怨无悔,让我有时间、有精力沉入书海,跨界前行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1431-1293248.html

上一篇:应该特别关注那头离群的独象
下一篇:野象回家后,应该实施人象分区而居

19 郑永军 王忠媛 武夷山 李宏翰 王震洪 周忠浩 高建国 郁志勇 胡大伟 张晓良 黄永义 朱朝东 李璐 陈峰 李陶 杨卫东 信忠保 汪波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11: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