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phant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lephantd

博文

红河三角海:美丽的水域鸟类的天堂 精选

已有 2876 次阅读 2020-10-15 22:4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云南的鸟类迁徙路线,基本分两条,西线从西藏东南部进入云南西北部经横断山区转向西南,东线从青藏高原东麓进入云南东北向中部和东南部延伸。蒙自盆地人造的三角海水库,是东线迁徙水鸟的重要栖息地,可惜,管理者不怎么考虑水鸟问题

1 人造的三角海水库:美丽的水域,鸟类的天堂  吴兆录 摄.jpg

人造的三角海水库:美丽的水域,鸟类的天堂

1 红河三角海水库

云南地处青藏高原东南延伸山麓,属于山地高原,海拔差距巨大,从76米到6740。西北-东南走向的哀牢山-红河,把云南分为东西两个部分。红河为国际河流,虽然其下游在越南呈宽阔的三角洲平原流入北部湾,而在中国云南,基本都是山地,仅蒙自盆地,稍微平缓。蒙自盆地保存有古湖泊残余,具体为长桥海、大屯海,经由黑水河流入南盘江。1960年代,在蒙自盆地北部,截住了发源于大黑山的大庄河,修建灌溉水库,水面形状三角状而得名三角海水库。

这里讲述的,是我们2018-2019年在红河三角海水库执行SEE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项目期间的一些鸟类故事。

2  拦截大庄河,筑起三道坝,建成三角海  吴兆录 摄.jpg

 拦截大庄河,筑起三道坝,建成三角海

2 特殊的鸟种和多源的威胁

在三角海项目的调查过程中,我们共记录鸟类96种,5389只,隶属于1332科;其中水鸟42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9IUCN红色名录近危物1种。三角海的鸟类数量不多,但种类组成却是丰富的,而且有些特别。例如,绿翅鸭、理氏鹨的越冬地,有的在三角海,有的在更南的地区;红梅花雀,在国内数量少,仅在云南的西双版纳、德宏和蒙自盆地呈稳定分布,它们很可能在蒙自盆地北部繁殖,而全年中在蒙自盆地较大范围内游荡觅食,属于留鸟,却存在游荡性。

3 任鸟飞民间保护项目,来到云南红河三角海  吴兆录 摄.jpg

任鸟飞民间保护项目,来到云南红河三角海

三角海的鸟类,受到多方面的威胁。

其一是蓄水淹没滩涂。在春季鸻鹬迁徙高峰期,三角海蓄水待用,几乎没有滩涂生境;进入稻田插秧的初夏,水位下降,露出了大片滩涂,鸻鹬类迁徙已接近尾声。询问得知,三角海因农业灌溉而修建,不怎么考虑鸻鹬类生境问题。因而,与附近的长桥海相比,鸻鹬类的种类和数量都较少。

其二是养殖种植污染。围绕着水域,是有规模的养殖业,肥鱼欢跳群鸭呱呱。部分鱼塘为了防止鹭类捕鱼,架设了防鸟迷网,网上却常见吊着缠死的鸟鸟。三角海周边,既种植水稻玉米等粮食作物,也种植番茄辣椒等经济作物。养殖种植的饲料、农药、化肥、垃圾,直接进入水体,对淡水生态系统有较大的影响。水面,草丛,野鸟尸体不少,显然是污染的后果。

其三是入侵生态威胁。我们共记录了16种入侵动植物,对鸟类造成不利影响。例如,在三角海田地间,红火蚁很常见,它们攻击和取食小型动物,蜇人甚至牲畜,很是麻烦。但是,外来物种亦非一无是处。福寿螺原产南美亚马逊河流域,1981年引入大陆养殖食用,后弃养逸生,在野外生长迅速形成自然种群,啃食水稻等水生湿生作物,传播寄生虫。可是,有学者认为,原本栖息在东南亚沿海地区的钳嘴鹳,大量聚集云南南部,可能与福寿螺扩散有关。我们之前的调查,多次观察到钳嘴鹳取食福寿螺。所谓“以夷制夷”。

3 很不安宁的鸟类伊甸园

廖辰灿在一篇日志里,写下以下文字,显示三角海的鸟和我们在三角海的鸟类调查。

4 牛背鹭站在羊身上搜索昆虫类食物  廖辰灿 摄.jpg

牛背鹭站在羊身上搜索昆虫类食物

“2018年10月13日,我们驱车到开远与当地的李老师回合,开始了三角海之行。

下车,湖边的风很大,正在整理行装,就听得李老师疾呼:有猛!我顺手举起相机,留下了在我们头顶上的白腹鹞成年雌鸟的容颜,她感到有些不安,盘旋了一会儿,展翅远飞了。

转身望去,堤坝上,蹲着一只普通翠鸟,静静的凝视着水面,盘算着那些傻乎乎的小鱼儿。旁边,苍天下,苍鹭,苍苍茫茫。

往前走,河堤旁的荒草地上,几只鹨,迈着碎步奔跑,是田鹨、理氏鹨,还是布莱氏鹨,一下子真的不好区分。用录音的方式,回家确定,确定这些小家伙名叫田鹨。

走了几公里,湖里,一对棉凫和数十只白眉鸭、绿翅鸭正在游曳。一群家鸭也来凑热闹,不大懂礼貌,呼啦啦的,水花四溅。

草丛里,羊群正在低头觅食。一群牛背鹭和几只黑卷尾伸着脖子站在羊背上和羊周围,搜索羊身上昆虫类食物,不时,飞跳起来,捕捉那些被羊惊动而逃窜的小昆虫。

突然,远处传来声响,不知道是枪声还是鞭炮声,声音那边,惊飞鹭鸟一片。

往右边的鱼塘走过去,看到了所谓的‘挂鸟’。经过询问得知,当地人为了防止鹭鸟捕捉鱼塘里的鱼苗,将打死的夜鹭用木棍展开双翼,绑成十字架形,悬挂在两根竹竿之间,用‘暴尸酷刑’来吓唬、驱赶路过的鸟儿。旁边的几只白鹭,没有什么畏惧,只顾盯着水中的食物。而我,却真的想哭。”


5 用‘暴尸酷刑’来吓唬、驱赶路过的鸟儿:被吊起来的夜鹭.jpg

用‘暴尸酷刑’来吓唬、驱赶路过的鸟儿:被吊起来的夜鹭尸体,惨不忍睹

4 水库和水鸟

研究确认,云南的鸟类迁徙路线,基本分两条,西线从西藏东南部进入云南西北部经横断山区转向西南,东线从青藏高原东麓进入云南东北向中部和东南部延伸。蒙自盆地的大屯海、长桥海、三角海是东线迁徙水鸟的重要栖息地。

近年,云南水鸟渐增,与人造水域密不可分。1960-1980年代多地修建的水库,为水鸟提供了难得的栖息地环境。例如,现存黑颈鹤越冬栖息地,基本都是水库。在云南东北部的大山包黑颈鹤自然保护区,1985年以灌溉为目的修建的水库,为水鸟的居留和迁徙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栖息环境,先后成为国际重要湿地、GEF项目“增强中国中东部水鸟迁徙路线湿地保护网络管理有效性”示范点。

我们在云南的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两个项目地块,水库和水鸟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昆明寻甸地块,为了保护水鸟,目前正在新修水库;红河三角海地块,水库管理过程中,不太重视水鸟。因此,水库管理如何促进水鸟保护,做到双赢,是个值得深究的现实问题。

6 三角海,目前基本注重灌溉,未来应该关注鸟类 白皓天 摄.jpg

三角海,目前基本注重灌溉,未来应该关注鸟类




( 本文得到任鸟飞项目资助)default.jpg

“任鸟飞”项目,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

该项目将在2016-2026年间,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通过民间机构发起、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社会化参与”模式开展积极的湿地保护工作,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1431-1254519.html

上一篇:长江第二湾,拉伯
下一篇:重阳末酒

11 黄永义 鲍海飞 杨顺华 王从彦 冯大诚 戎可 李焰东 康建 张晓良 姚卫建 蒋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7 0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