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exu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exuheng

博文

“三八”之日谢母亲

已有 864 次阅读 2020-3-9 16:0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春节的时候,我拉了四十斤左右的包谷去专业磨坊碾面,这种磨坊可以除去糠皮,以便吃起来口感更好。记得小时候没有米饭吃,我们早上去上学的时候,经常都要扛一二十斤包谷,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才到学校,将包谷送去人家磨坊才到教室上课,下午放学回家再扛回来。

在磨坊,我和老板聊了起来,他说怎么没有见过我,我跟他说,我自从初二以后就很少在家了,一直在外漂泊,跟他寒暄几句之后,他问我是不是那年和我妈一起去找狗的那个人,我说就是。

有一年,我家养的狗由于链子松开后就跑了,被一个买狗的人顺手牵回了他家,等晚上狗还不回家后,我们发现狗走丢了,后来无意中问到一个人,说估计是被这个人牵走的,于是第二天我们就找到了他家去。刚开始时,主人并不想认,还威胁我,那个时候我还小,他拿着一根木棍就想向我打过来,就在那一刹那,母亲一下子就抱住了我,替我挨打。在这关键时刻,另外两个亲人也到了,最终他还了我家的狗。

母亲的爱,是无私的,是伟大的。当我们受苦受难,委屈受伤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家,想回家,家里很安全,因为家里有妈妈。无论任何时候,她会给我们一切,哪怕是生命,而不求回报,只求我们过得更好。

初三上学期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我去了另一个乡镇上学,因为水土不服,我患了皮肤病,其实即使是当地人,也有不少人患这种病。当皮肤痒起来的时候,就使劲抓,将皮肤抓破以后,不痒了,此时由痒转换成了痛,所以后来留下了不少的疤痕。

那时交通不便,物质匮乏,家庭贫穷,我们大部分人都一样。在当地,许多时候生病是不去医院的,也不买药吃,而是在家抗,不行了再说。当时的我也一样,有点严重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正常的生活和学习,而此时我想的是回家,不是医院,因为家里有妈妈。我从学校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来到我舅家,当时外婆还在世,给我做饭吃了以后,又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到我家。回到家之后,有点劳累,抵抗力也显著降低,此时妈妈过来说,她听说了一个治疗皮肤病的偏方,即用农药来擦拭皮肤。因为要赶紧回学校,所以立马就倒了一盖子,我往皮肤上一抹,然后包着被子,穿着衣服一睡,第二天,我就被农药干翻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睡着起不来的时候,我才说,有可能是农药中毒了,母亲听到后着急得不行,她立马就跑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去请了另外村子里有点医学常识的人来看,那人一来,被吓到了,给我打了一针急救针后叫立马送医院,由于没钱,首先去的是我们乡卫生所,那天,母亲来回跑了好几次,一个来回九公里多,没钱全部是用脚走的。由于乡卫生所条件的限制,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几乎到了生命的尽头,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中秋节的晚上,那些医务工作人员在银白的月光下聚会,吃东西,那些东西好香,我从来没有吃过,母亲守着我,那天晚上,她的头发白了,白了三根,那是母亲从中年步入老年的分界线

在那里住院三天以后,不见好转,情况紧急之下,堂姐在村里代课收的两百多的学费,借给了母亲当作我的医药费,然后我们就转院到了县医院,一个星期稍微好点就出院了,这次中毒让我头疼了半年,正是初三上学期,半年没去上课,基本辍学了!

母亲,生了我,养了我,还救了我,作为农村人,感激之情很难当面言表,后来上了博士以后,母亲又帮我带了孩子,做了实验,我特意在发表的SCI论文致谢部分感激了她,在这重要的三八妇女节节日,祝福她老人家平平安安,身体健健康康,心满意足的和我们一起过日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08258-1222588.html

上一篇:工作之余的生活

5 郑永军 夏炎 陈有鑑 吴嗣泽 郁志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7 10: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