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y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oyan2012

博文

Alan的吻 (意识流小说之二十五)

已有 4474 次阅读 2015-1-5 05:23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青春, 艾米, Alan, 飞燕

Alan的吻 – 飞燕的秘密


     多年以后,我将脑海里的青春片断拼接起来,那些年少往事逐渐清晰,如同一幕幕的话剧,每个人的出场和退场,似乎都是照着一个剧本进行的,那么挥洒自如、丝丝入扣。在我开始读懂了剧中的男主人公 – Alan以后,这部生活剧对我而言已不再晦涩,一切顺理成章。我想,男人的四十不惑,指的是不惑于世界;而我们女人四十,是一个能读懂心爱的男人的年龄。
     我一直以为Alan心中的人是艾米,这一个死结在我心头结结实实地束缚了二十年。在那个满天星光的草坪演唱会上,Alan 的那首“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没有穿过谁的黑发,却痛苦地穿透过我的心房。
     那是一个盛满心思的夏天,我们彼此都在准备着离开学校,作别我们共同的岁月。Alan走之前我们单独见过一次半的面,一次是他邀我一起去看他的老师。另外半次是他从老家回来,启程去机场时,我去送他,俩人见面,一阵沉默,还没张嘴说话,老乡们就陆续出现了。
而那次(权且说是看Alan老师的)会面,是我们俩心中的一个秘密。Alan走之前提出要带我一起去看他毕设的导师,那天我俩一起坐了十几站公车,到了虹口区的曲阳新村。Alan在路上还像模像样地买了一只烧鸡,一包盐煮花生,还有两瓶啤酒。进门时,我惊讶地看到Alan没有上前敲门,而是直接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屋子里几乎是空的 – 只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Alan红着脸支吾地告诉我,这是他老师的一套旧宅,借给他复习考TOEFL和GRE用的。他今天不是要来看老师,而是想借机会跟我单独聊天 – 也就是传说中的男女幽会。
     记不清当时我是怎么豪气干云地走进去,怎么东拉西扯地开始的谈话,反正那天从下午一直谈到了晚上,我们聊这两年来各自的生活,聊我们这群老乡,聊大家的变化和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当然话题有意避开一个人 - 艾米。
     我们靠着墙席地而坐,地上是Alan的席子,夏天的凉席上面,有Alan睡过的淡淡的汗味。我们向前平伸着双腿,我的左腿几乎要靠上他的右腿了,那一刻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Alan会不会靠上来搂着我?应该不会,在我和艾米面前,他一向很羞涩、友善,也很矜持。但如果他上来抱我怎么办呢?那我会推开他,或者就由他吧,反正今天已经来了……

     Alan还是跟平时一样,很多时候静静地看着我说话,那天他眼中跟艾米如出一辙的缥缈感没有了,显得清澈发亮,有几次他直勾勾地看着我,好像不打算再动一动,整个世界都快要停下来了。但是,他没有靠上来。
     那个时候的青春和今天一样轻盈,可惜承载青春的躯壳是那么凝重,以至于彼此灵魂的交汇有着十二分的艰涩。我们谈到了一个用今天的眼光看似很虚空的一个话题,但恰恰是这个话题让我们俩之间横亘了一个冰川纪。我们激烈地争论起来,Alan认为人生在于选择,我们需要不断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心直口快的我断然予以驳斥,我认为人生重在自我提高,而奋斗中选择他途无疑于逃避!在我们的争论中,Alan被定义成了一个洋气的摄影师,一路上只会不断变换镜头,哪儿好就往哪儿对角度;而我呢,是一个从事根雕的平民艺术家,不论手里拿的是一块什么木头,会穷一身精力去把一个可能的造型刻得尽善尽美!我们从墙的一侧争到两侧,最后我坐到了凳子上,俯视坐在对面地板上的Alan, Alan在溃败,他渐渐语无伦次,忽然,他用几乎听不到的极低的声音跟我说:“飞燕,我们别争了,这个话题没意思,你也去美国吧,这样我们能够在一起了,好吗?”
     这么多年来我无法原谅自己当时的回答,也许是喝了点啤酒的原因,也许我只是想在争论中乘胜追击一举击垮对方 – 尽管这个对方是我自己心仪的男生,记得那一刻我脱口说道: “你不是选择过艾米了吗?当然以你的逻辑,后面你还会选择别人 – 如果艾米不再适合你的话,是吗?”
     用现在的眼光审视二十年前的所谓的青春飞扬,那是一种纯粹的愚蠢!我和Alan那一番人生哲学的争论是以我在以后漫长岁月中的感悟做出判定的,我们都是对的!这么多年来,Alan一直比我更刻苦更努力地在提高他自己,而每达到一个高度,他会选择一个新环境或新的发展模式来一展其所长;而我根雕般地守着自己的事业,孜孜以求下获得的是一种悔不当初(离开)的感慨!
     二十年后,我清晰地看到,当初Alan的最爱是我!道理很简单,艾米的文静和才华和他极为相近,而我的脾气秉性跟他互相弥补;尤为重要的是,青涩的Alan缺乏把握一个女孩子所应具备的自信!青春没有写在他的嘴角,只是无力地蜷缩在他的心上。男人的强大都是后来发生的,男人在拥有自己一份天空之前藏匿于内心深处的只有脆弱和自卑。我曾经的Alan拼出了他全身的勇气安排了一场约会,但这一场精心安排的表白刚刚开启便夭折了。
     我说累了,开始吃桌上的花生和烧鸡,最后直接举起酒瓶把剩下的啤酒全部喝完。天已经暗了,Alan没有开灯,我走到离他不远的一侧,倚着墙坐了下来。
     我发觉自己流泪了,黑暗中泪水不断地在我脸上淌下来。也许是两年来我有太多的委屈,Alan伤了我的心;也许是我希望他现在过来向我道歉,而他还坐在另一个角落,像个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如果他过来,如果他真的向我示好,我一定跟他说,刚才的话我说错了,我舍不得他离开,我会跟他走的,我是他的……
     但,Alan终究没有过来,对面的那个固执的黑影子依然靠着墙,一动不动。我疲惫地闭上眼,心想,就这么睡过去吧,别醒了……不知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Alan叫我,说已经九点半了,要在10路公共汽车停运前送我回宿舍。
     一对少男少女独处一室,从下午到黄昏再到晚上,没有甜言蜜语,没有肌肤相接,这样的事像童话,大概也只有发生在我们那个青涩的年代里了。这样的童话只讲一遍,没有诗意,没有心酸。黑暗中我们相对无语,不知所措,只有时间在静静的流淌,只有那一首属于我们的歌,在心头轻轻的哼唱 - 那天晚上,有美丽的月光,没让你依偎我身旁……
     但,我并不能确定那天晚上我们俩一点也没有发生什么。朦胧中我记得Alan叫我时,我的嘴唇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了一下,也许那是他俯身吻了我。吻我的时候,他应该是在颤抖,那是在即将分离的万箭穿心般的痛苦中的颤抖。



原创小说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02920-856516.html

上一篇:殇(意识流小说之二十四)
下一篇:徐晓是好人吗?

23 曾泳春 贾伟 李天成 陈安 戴德昌 陆俊茜 刘艳红 李学宽 王春艳 张士宏 李伟钢 赵美娣 王芳 王锟 王善勇 汪晓军 王晓明 王桂颖 陈湘明 杨月琴 biofans zzjtcm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0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