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

谢力
访问数:2699348
研究领域:信息科学->自动化->控制理论与方法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全部博文

被清华解聘的李达

初看题目是不是有些糊涂,哪个李达,是哲学家(革命家)李达,是俺在“ 钟开莱逸事(8) ”提到被骗子认父的李达将军,还是水泊梁山“杀人不咋眼”的强盗李逵的哥哥李达?都不是,这里的李达是留学德国的数学家李达博士。 李达(1905年7月20日-1997年),字仲珩,湖南平江人,数学家、航空航天专家。1933在德国慕尼 ...
2020-10-21 16:36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教授的脚步

知我者,小邪也,也可以说是你们物理学家呀。小邪可能将俺 2012年的博文 翻了出来,因为 他的博文 里P我那张图,我的那篇博文用过。正是小邪教授的虚拟世界,帮助俺实现了物理学家或者数学家的梦想。陈省身说的好,数学家就是走到哪里,黑板就在那里。 当初给学生们准备研究室的时候,那整整的一面墙是准备计 ...
2020-10-18 12:57

虚数是天梯

上半年,教授天马行空,因为要写“钟开莱逸事”,发誓要去看懂丘成桐做过的那些东西,看到了或许是感觉到(不一定正确的感觉),数学家在解决某一个问题时,一种方法是“升维”,就是到高维空间去讨论要解决的低维问题。通过增加维数(自由度),一切变得丰富多彩了。例如当一维空间上升到二维时,一个原本在一维直线上小 ...
2020-10-14 17:00

谢教授现在是四级岗教授了

今天看交工会费的通知,才知道谢教授的教授岗从三级,降为四级岗 打回原形。原因是上一次考核不合格。这是什么样的考核呢,教授苍白无力地说,俺还有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霍曼转移呢。那个三级教授做得出来呢?也好,原本就是等着退休呢。 不过,退休后俺也就不是教授了。 PS 以下是写给那些教研室同事的。 ...
2020-10-13 16:44

谢教授语录 2020-10-13

——一位教授的虚言妄语 当人生走到尽头,留给教授的只有短裤和数学。原本映入脑海的原话是这样:当人生输得只剩下短裤,教授只有数学了。这里形容短裤的另一个词语是日渐隆起的肚腩(真实的物理存在),遗憾的是教授的数学和那些至尊的数学家来比,还未到那个层次,还需要“深挖洞,广积粮”,这是余生要做的事情。 ...
2020-10-13 13:40

从实践走向理论: 二战后的自动控制

刚刚定稿,考虑这杂志目前的网页,浏览不了过期,最新的也没有公开, 教授——这称号您别觉得刺眼,清华都世界一流了,俺这教授也应该“名正言顺”了,更何况考核不过的话,它会“缩水”,且行且珍惜——嗯,就是本教授,将其暂时放到这里。再嗯,您这个教授已经放到这里好几次了,无聊不。无聊,在无聊中,“零丁洋里叹 ...
2020-9-25 16:07

我们成了检索工具了吗?

北大教授陈平原说:我们检索能力越来越强,但思考能力越来越弱。链接: https://www.sohu.com/a/252017985_740896 这是真的吗?非也。这里给出一个例子。中国的自动控制是外来的,无论怎么去验证张衡的地动仪,它就是外来的。先是学习欧美,后学习苏联,在后就是求证日本。从PID控制器的翻译上就能看出来,英文是&nb ...
2020-9-23 10:32

当年卡尔曼掀翻了谁的桌子

博主按:教授去年开始给能动学院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上《自动控制原理B》,那是一个难以忘怀的一个学期,和教授生活了七年的母亲就在那几个月里,看着看着病就去世了,刚刚教授还在念叨她,当然都是教授的忏悔;然后不到一个月就开始了新冠肺炎,对于故去的人,错过这次肺炎,显然是幸运的,在离上帝很近的时候,没有经历 ...
2020-9-20 11:25

钟开莱逸事(8)

钟开莱1980年11月2日写给徐利治的信(部分)。 曾求学于西南联大的徐利治先生不久前去世。我年轻时(包括现在),虽然对数学懵懵懂懂,但是知道他那些早年间写的书,现在记忆犹新,例如写于50年代的《数学分析的方法及例题选讲》。这封信并没有包括在徐利治的《徐利治访谈录》里,钟开莱和徐利治在西南联大是师 ...
2020-9-15 15:24

谢教授语录 2020-9-7

每年上课,教授都要给学生看美国的这部电影《美丽心灵》片头,当然教授不是无厘头,是有原因的。首先是说话的这个人,可以认为是“现代控制理论的助产士”,因为三个里程碑人物的其中两个贝尔曼和卡尔曼,一个是他的博士生,一个是他在军火公司马丁时的研究部下,是他招募了卡尔曼,卡尔曼那个滤波就是在马丁那里的高等研 ...
2020-9-8 15:03
全部博文
不说白不说
说了也白说
无为而为
关于天才
说给女儿
说给祖辈
NSFC
科研与同行
历史在说
教学新得
文章转载
博文备份
胡言乱语
华电课程
没事贤得
唯恐天下不乱
往日时光
看图说话
往事随风
书评
一抹黑地扯
屏蔽
谢教授语录
逗我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