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三十年前的朋友

已有 3282 次阅读 2019-12-13 11:31 |个人分类:往日时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谢教授语录:什么人能称为朋友。写这个题目时,教授一直再问自己:到底什么算作朋友?30年前认识的人,甚至每天都见面,但因为某种缘故从来没有机会交心、说说心里话,对方又是妻子的同事,这能不能算作或者称为朋友?

教授走了太多的地方,在时间的历史长河里,那些时间碎片中的绝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留下记忆,这些人应该不能算作朋友。

教授眼里的朋友就是那么一些人,多少年过去了,当一些人的名字再一次出现时,如果你能想起当年的模样,那么他就是你曾经的朋友。

传说中今年8月份去世的郭政老师就是教授这样的一位朋友。曾是北大硕士的郭政在教授的记忆里就是当年他想要出国,考托考G地去奋斗,由此留在教授脑海里的那些短片、那些形象。后来教授所见所闻是他虽然没有出国读博士,但也出国访问了,再后来在哈工大读了博士。

这是一位为了自己心中的事业,一直奋斗的人,节假日时常在办公室里读书的人。再后来,教授一家离开哈尔滨,教授和他失去联系。教授时常怀念哈医大那段时光,常去看看他们的故事,知道了郭教授在生物信息学上成就了一番事业。

郭教授的一句话留在了教授的脑海里,是教授妻子转述的,其大意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学数学的人,教授所使用的数学最多。唉,数学使我们得到一些“琐碎”的事情,但它也使我们失去了很多更为宝贵的东西,这里就不展开了。

当年的哈尔滨医科大学数学教研室,我所认识的人已经走了两位,他们四、五十岁就没了。

在科学网上,见过30年前教授模样的人是哈医大的退休教授徐长庆老师了,他或许忘记了俺这个“家属”,当然教授没有忘记他们,祝福这些当年的“球友”。2010年尾或者年初,教授在哈工大正门偶遇了教授妻子当年的教研室主任,教授一家当年没少给他“添堵”,祝福这些朋友。教授的女儿就是在哈尔滨医科大学数学教研室那里长大的。

那个时期的朋友已经走了一些了,教授时常怀念他们。

PS 教授为称呼自己为“教授”也时常感觉不妥,但是这个称呼来自自我的尊严。本文中令教授回忆的那些人没有不是教授的,莫怪。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209871.html

上一篇:灰头土脸的教授
下一篇:洗把脸,继续干

10 李学宽 郑永军 尤明庆 杨正瓴 史晓雷 刁承泰 张忆文 吕秀齐 梁洪泽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1 0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