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基尔霍夫的电信号传播速度是光速,意味着什么?

已有 2671 次阅读 2019-9-1 11:41 |个人分类:一抹黑地扯|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学期给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上自控原理,自己先复习了一下基尔霍夫的电流、电压定律。好奇,又去看了他维基主页,再一次看到了他除了创造“黑体”一词以外,还在1857年,计算出电子信号在无阻抗电线中的传播速度等于光速,英文是这样的

In 1857 he calculated that an electric signal in a resistanceless wire travels along the wire at the speed of light.

当年的德语文章也在1994年翻译成英文了。

俺好奇,这和已故的张操博主的“超光速研究”有矛盾的地方吗?似乎是张老师的理论是以基尔霍夫的光速结论为特例的:

对低频交流电路,经过不同材质、不同长度,不同结构等等上百次的实验,我们发现,低频交流电的速度会随着电路的参数而变化;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电信号速度小于光速,但在特定条件下(频率低于2MHz、采用几米长的单导线)交流电的速度可以超光速。

但似乎张没有提到基尔霍夫的光速结论,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吗?我还想知道:张老师为后面的超光速实验结论,提供了像基尔霍夫那样的理论证明了吗?这和爱因斯坦相对论中“光速”不可超越相互矛盾吗?

基尔霍夫和张操都告别了这个世界。基尔霍夫以“刻板、保守”闻名,比如19世纪末关于“物理学的未来”,他说过:“物理学已经无所作为,往后无非在已知规律的小数点后面加上几个数字而已。”张操老师是以“打破传统”的“革命者”的形象留世,复旦大学的“普朗克”。张操的“超光速”物理学是一种类似于“犹太人的物理学”还是“中国人的物理学”,是“典籍”里的“正史”还是“瓦肆”里的“话本”,这“是是、非非”将如何向后人“解释”,于我而言,是“待解之谜”呀。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196149.html

上一篇:从《以学术为志业》看翻译和文化
下一篇:为什么说“中年基金”是荒谬的

13 王俊杰 郑永军 马德义 范振英 李毅伟 吴斌 刘德力 王安良 张忆文 李学宽 刘炜 尤明庆 闻宝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6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