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为自己写一本“风电控制技术”的武林秘籍

已有 1953 次阅读 2019-4-6 11:23 |个人分类:胡言乱语|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寻找人生意义是徒劳的

当年在西电读大学的时候是按照“电子对抗”专业录取的,因为俺在招生简章里看到:未来战争是电子对抗的战争。后来这种面向战争的专业“军转民”,俺的专业也成了“自动控制”专业,但毕业的文凭是“电子工程”。俺一直愧对自己的专业,在大四的时候,有个实习去组装电视机,两人一组,我只去了一次,大言不惭地说:这都是工人、技术员的工作,言外之意是俺是有志向的人,是要那样滴,具体怎样那样滴,说起来俺自己也不懂,但心里是有目标的,就是将 IEEE Trans on Automatic Control 的那些写满数学公式的东东看懂,30多年过去了,那些东东早已能够看懂,不幸的是,它们在俺眼里,具体地说是“共识”,已经成了“垃圾”。

唉,当年学习雷达原理或者自控原理时,不满于那些近似公式,认为什么都可以推导出来,如何推导不知道,也或者这些公式是经验公式,来自于实验,于是不感兴趣,这些课程,也就不想学了。总之,大学的四年使俺成了一个“眼高手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无用、作死之人。

如果从头再来,俺一定先去学会做一名“工人”和“技术员”。

怀念那个时代,由于“刨根问底”的天性,俺为了学好专业,去学习“固体物理”和“高级数学”,一个迷茫的年轻时代,也是流浪的时代。

最近,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流浪大师”,他要废物利用,要对垃圾分类。俺要向大师学习,不仅要“正确分类”,还要“废物利用”。

2011年从北理工到华电,开一门《自适应控制》的专业选修课,同时读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知道了李耀滋的“极值搜索”,也由于以前澳洲的导师做过一个伯努利梁的鲁棒控制工作,俺要去做“风电控制”工作,这些事不分先后,都是“混乱”地掺合到一起,再由于其它“科研”,耽误了俺做风电的进程。

现在要从头再来、从零开始,从电气、电子、机械、各种力学和物理、编程、控制、信号处理、优化、学习算法以及数学,为自己写一本“风电控制技术”的武林秘籍。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171752.html

上一篇:有多少真相被隐藏
下一篇:没做过科研的人,是不懂中医的

7 郑永军 尤明庆 李楠 杨正瓴 张忆文 武夷山 翟自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7 1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