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霍曼转移的文章终于出版了

已有 2132 次阅读 2018-12-27 13:59 |个人分类:科研与同行|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念天地之悠悠

刚刚收到了纸质版期刊,看上去很不错,尽管期刊文章的排版似乎看上去有些乱:有Word和Tex分别,后者是科学的载体。电子期刊的时代,只是邮寄了一本。多少年以后,一定是洛阳纸贵呀。

与天斗、与人斗、与那些人斗,其乐无穷。

非常感谢浙江大学 Frontier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Electronic Engineering 出版了我的这份工作。如果没有他们,我会被“憋死”-憋屈而死呀。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份最接近“科学”的研究工作,这在于它的“纯粹性”,也由此可以永生了。

这个工作的难度显然难不过于黎曼猜想,简直就是不可以比,它的意义就是“临门一脚”。和做了相关工作的前人相比,他们是工程师,更像物理学家,俺似乎像数学家。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是:当物理学家麦克斯韦1868年用线性化的方法,研究了调节器的稳定性问题时,他没有意识到,得到的线性化系统的稳定性和原来的非线性系统稳定性之间的关系,它们是否等价,在何种情形下等价。这个“等价”关系直到1892年的李亚普诺夫才被确定,后者是力学家,更接近于(应用)数学家。嗯,这么说:难道俺就是李亚普诺夫吗,这个俺自己都不信。

1917年,德国的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在《以学术为志业》的演讲中提到:学者的工作就是要被超越。那些反对发表俺这份工作的人,敦促你们早日认识到你们的工作被超越了。

这份工作的伟大性在于它让我体验到:你生之前悠悠千载已逝,未来还会有千年沉寂的期待。这话语出自韦伯《以学术为志业》

“thousands  of  years  must  pass  before  you  enter  into  life  and  thousands  more  wait  in  silence”

用以判断你是否怀着热情去做学术,如果有,你才可以做学术。

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有点这个意思。

博文相关:那个天才告诉你“霍曼转移”最优

文章下载:http://www.jzus.zju.edu.cn/current_c.php 其中的最后一篇,也是最好一篇呀,哈哈。永久下载网址:http://www.jzus.zju.edu.cn/article.php?doi=10.1631/FITEE.1800295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153815.html

上一篇:为西行者念经
下一篇:考核下的缓期执行者

23 姬扬 周健 蔡宁 吴斌 宁利中 周春雷 杨正瓴 张忆文 张江敏 曾泳春 翟自洋 李学宽 武夷山 刘建彬 刘全慧 魏焱明 黄仁勇 李天成 鲁学星 陶勇 ncepuztf xqhuang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7 04: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