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人穷别说话,位卑莫劝人
热度 7 谢力 2021-4-13 19:52
中国古训,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788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7
绝大多数数学家都是“钉马掌”的
热度 4 谢力 2020-7-21 18:32
副标题:Perelman 的证明有漏洞和小错误吗? 刚才看了博文转载: 田刚:庞加莱猜想与几何 ,也见 公众号:返朴 (2015年11月1日在北大的演讲) 这里俺发现一个问题:数学家太不靠谱,表现在过去有人说“临门一脚”,这篇文章又说: Perelman 的证明 有些漏洞,甚至暗示有“小错”。以下节选自上文 Perelman 的证明缺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256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4
翻译难以自动化
热度 3 谢力 2020-3-4 16:56
学习英语是终身的,对于像俺这样没有语言天赋的人,说、听都有困难。即使能说出来,但让人听懂是个问题,听就更难了,如果随便去看那种战争大片,即使字幕直接拿来看,看都看不懂。能同声的,如果没有在母语环境下生活过,那就是天才。 英文耗尽了一生,这就是中文作为母语的悲哀。 英译中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有机会体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1210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3
谢教授语录 2019.10
热度 4 谢力 2019-10-13 12:01
以下是俺最近在上本科生自控原理课的一些“箴言”,哈哈 ---------------------- 谢教授语录:2个小时的课已经让教授的思路混天地暗的了。下课铃声响了,后面同学收拾东西一阵噪音,教授说,你们不用着急,有钱一定能吃上饭,但有钱不一定能听到教授的课了。俺这个教授头发掉了,白了,辛辛苦苦读了两个博士,都是为了在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888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自动控制也是一门可以尊敬的学科
热度 2 谢力 2019-9-27 12:21
那些为控制理论做出“奠基性”工作的人,或许在无意间,从他们与“徒子徒孙”下意识的交流话语中,能让后人领悟到些许“言外之意”,这些“无心插柳”也或许完全是后人们“一厢情愿的杜撰”。第一原理之外,“深度学习”后,能扒出很多故事。 1)控制理论家的“互怼” 卡尔曼对他的学生们说过,贝尔曼的动态规划是显然的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768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最好和最糟糕的师生关系
热度 3 谢力 2019-9-25 22:57
无数人描述师生关系,最贴切让人可以回味的是《师从天才》从《一个男人的生命四季》 引入 的那一段: “如一切恋情一样,导师与学生关系的进程很难顺利,并常有一个痛苦的结局… …导师常常会剥削、压榨、嫉妒、文过饰非、强行控制;而学生则常有:提出贪婪的要求、依恋型仰慕、自我否定型感激及骄傲型忘恩负义。至于谁有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502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Theoretical Physics is over
热度 7 谢力 2019-5-3 14:08
俺猜,这才是杨振宁先生想要说的。也见俺以前的博文:爱因斯坦的理论物理学死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883044.html 俺简单地论证一下:物理学发展的主要部分可分为:19、20世纪交汇乃至30-40年代是核物理时期,以后是粒子物理学统治时期,这就是所谓的大科学年代。粒子物理学就是高能物理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064 次阅读|13 个评论 热度 7
为自己写一本“风电控制技术”的武林秘籍
热度 1 谢力 2019-4-6 11:23
当年在西电读大学的时候是按照“电子对抗”专业录取的,因为俺在招生简章里看到:未来战争是电子对抗的战争。后来这种面向战争的专业“军转民”,俺的专业也成了“自动控制”专业,但毕业的文凭是“电子工程”。俺一直愧对自己的专业,在大四的时候,有个实习去组装电视机,两人一组,我只去了一次,大言不惭地说:这都是 ...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192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热度 6 谢力 2019-3-25 13:18
最近捡破烂的沈巍的出现,让人深入思考,他的名言警句见: “流浪大师”沈巍金句合集 视频一开始,就是科学网的“象限说”,德与才:德才兼备、有德无才、有才无德。如何用人就是这个顺序,希望你们中组部的人,好好学习。唉,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个人分类: 胡言乱语|2746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6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1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