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科海江湖,写科技感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ty333 遗传学,免疫学科学工作者

博文

舒婷·《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啊,母亲》

已有 5787 次阅读 2009-10-1 16:45 |个人分类:游学感想|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祖国的生日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 祖国啊!


我是贫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 

痛苦的希望啊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 祖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窝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黎明 

正在喷薄 

——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啊,母亲  

    舒婷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啊,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啊,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褪色啊,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戴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啊,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啊,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090-259134.html

上一篇:从学术角度看20世纪的学术大师(转载)
下一篇:加州理工学院发布校友钱学森逝世讣闻

3 王海辉 陈中红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1 0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