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博文

我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精选

已有 66809 次阅读 2012-8-26 11:52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我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谢力先生看来是我的同行上次在我博客中留言:“在控制口自然科学基金、杰青、长江等评审是否公平?”我的回答是:“我相信历史是公正的我不相信历史会用杰青长江、甚或院士’,来评价一个人只有真正有价值的工作才会被历史留住。”他显然不满意我的回答建议我就回答内容写篇博文我在他第一次留言中答复:“给我点时间”,算是应允了吧最近他又一次催问还附上了他自己的相关博文看来欠债的日子难熬只好应命写几句

    因为本人主要是做基础理论研究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我主要的经费来源因此与它的渊源还是挺深的下面谈的只是个人的感受

    (1) 从评审人角度看项目申请印象中只要在国内每年都会接到基金委的二十来份同行评议书评审的基金包括杰青、优青、国际合作、重点项目、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后两者最多也参加过几年基金委组织的会审因此对基金评审的全过程有一定了解

    作为一个多年的评审人我还是努力做到公正的我评审比较重视的 (i) 已有工作基础在我的心里这是第一位的因为它反映你是否有能力从事相关研究自然科学基金强调基础研究主要体现还是文章文章不在多而在精我认为没有一定经验和成果积累直接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不合适的对于青年基金这个要求可以弱化一点但也是必要的(ii) 创新性创新性表现在研究的问题尚未解决而你提出的方法有新意我理解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与横向课题的不同在于自然科学基金所研究的是带有探索性的问题而横向题课是一种理论的工程实现关于创新性一方面让人觉得是现成方法的应用的项目不易通过那怕有美好前景另一方面也不能盲目乱想我不欣尝脱离实际可行性的异想天开也不会支持凭个人经验判断认为是解决不了的难题因此申请时不仅要想到说服评审专家还要想到项目是否可实现和如何实现

    还有一点小建议对于项目申请的有关方向要给国内同行专家的相关工作合理的评价千万不要为突出项目重要性而贬低其他专家的相关工作他们很可能是该项目的评审专家

    (2) 从申报人角度看项目申请作为个人我的基金申请是很幸运的我申请过十三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包括一项重点基金以及今年得到的退休后的第一个面上基金所有的项目都是一次成功我的体会是(i) 马太效应从许多专家的经验中可以看出第一次是最难的一旦有了前一次在前一次基础上申请第二次就容易多了所以年轻人第一次入道是最痛苦的千万不要知难而退坚持就是胜利每年你都在积累研究成果和工作经验都在加深你对问题的认识相信我你的明年一定比今年更有希望而我自己不过是占了入道早的便宜(ii) 思考比动笔更重要有些人包括我的几个学生花很多时间在写申请书上我每次写申请书的时间都不多但我想的时间却很长我觉得动笔前一定要想清楚我想做什么它新在那里怎么做?“创新性可行性是项目的生命线你要先能说服自己才有可能说服评审人(iii) 要有敬业精神申请到基金不是中彩票而是一种承诺那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要努力把项目完成好如果你在前一个项目中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那么下一个项目就在那里等着你了我个人觉得自己在科研上是很勤奋的至今虽然名义上退休了但仍然每周七天在办公室工作我结题的项目多次被评为特优(现在面上基金不评了)相关研究成果还入选了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优秀成果选编》我相信对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申请最重要的是用事实说话用成果说话

    (3) 评审的公正性(i) 首先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这是哲学问题我说不清楚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读一下何毓琦先生的博文《世界是公平的吗—决策论与Rawl的公平哲学》(何毓琦《科学人生纵横》P185)

    我想大致地说不公平有两种一种是世界的不确定性引起的比如你的申请书落到不喜欢或不熟悉你的方向的人手里他由于个人专业偏好给你打了低分这是无法避免的你也无可抱怨因为你有同样机会落到偏好你的方向的评审人手里对这种随机引起不公平何先生有一句话:“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因素的存在你实际过的生活才不是未卜先知的这个世界才会丰富多彩你才会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

    另一种不公平是由学术不端引起的如在评审中拉帮结伙”, 弄虚作假”, 打击异己这些不公平的受害者是有权申诉的如果评委为某种私利而不公平地对待你你骂他小时候确定性地被猪亲过长大后随机地被门夹过前不久又鲁棒地被驴踢过”,大概也无可厚非但倘若仅因自己项目未过而不分清红皂白地骂所有的评委却有欠厚道

    就我所知 (或者说所闻)自然科学基金还是目前评审相对而言最公正的一种基金委的一个优点是相关工作人员有相当水平的本学科专业知识此外它有严格的评审制度通讯评审专家评分会评专家决定这也是自然科学基金得到高校和科研单位重视的一个原因它体现了一定的学术含量XX委的项目几百万上千万据说是行政领导想给谁就给谁

    当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也还有许多需改进的地方例如通讯评审应尽量避免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另外会评专家权力过大应当有一条函评最低录取线的规定低于该录取线会评专家无权再捞出再者建议会评期间评审封闭进行手机封存以免外界干拢还有大的项目也可邀请国际专家评 (最好是非华裔华裔学者现在与国内挂靠单位利益相关太严重了)本人就评过爱尔兰、以色列、香港等国家或地区的基金申请还有丹麦的邀请(提供路费要求到丹麦去评后没去)

    (4) 公正应从我做起近年来各项基金、各种头衔、奖励层出不穷就个人所见所闻斗胆说一句:“评审的公正性越来越差知识分子作为群体的道德底线正不断地被金钱、利益所击破

    每到评审被评审人以及其所在学校、研究所等的业务处或其他相关人员千方百计打听评审人然后提着礼物到各评审人处拉关系、打通关节评审人或碍于面子或受人财礼替人消灾在评审中上下其手甚或通风报信左右评审程序

    举一例有人在评审现场对某项目发表不同看法片刻之后收到被审人电话对其意见做出辩解像这样的评审能有公正性吗现在跑基金、跑奖项已几成共识不跑就被视为守株待兔”,“等着天上掉馅饼”,这正常吗至于重大项目”,“国家奖”,“院士之类的评选则更要由单位甚至省、市委组织班子去活动评审的公正性已被活动之风荡涤殆尽

    我以为申请人去找评审人拉关系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不管是项目或评奖都是一场竞争而评审人则是裁判找评审人说情和一场足球比赛收买裁判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 

    在学术圈里的每个人特别是较资深的人士都难免要有当申请人和当评审人的时候学术公平人人有责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多一点知识分子的清高当申请人时不去找评审人当评审人时不接受申请人的礼品和托嘱也不去帮申请人当说客那么评审中的不正之风就可望扭转要想评审公平学者特到是资深学者的自律大概是首位的

    今年的基金及杰青、长江等评审刚刚结束自己也经历了许多艰难的选择但自信我保持了自己的一点信念、一份正直我参加了重点项目及杰青、优青的评审但对所有向我打听的人都只有一个统一的回答:“我没评没在我手里”。即使我给某人评了”,当他问到我我也没有告诉他因为我不想套交情、做交易

    作为申请人我从不打听评审人最近又有一位当年国家奖评审专家对我说当年我申请国家奖时是唯一没有向他打招呼的申请人院士申请更不用说我没向任何一个院士那怕打个电话求个情某院士也说过我是本专业唯一没和他打招呼的申请人

    今年我有个从前的学生申请一个重要项目找我希望我出面帮他找人说情我知道他很优秀也知道这项目对他的重要性——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我还是回拒了他我告诉他我不能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他最后没有成功这也许有我的责任不知他会不会怪我

    还有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学生知道自己的基金项目已经上了桌面当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学者是至关重要的于是她求我帮忙我婉言推辞了她后来来了个e-mail:“两次给您打电话请求找人帮忙基金的事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您最讨厌在这些事情上找关系……我以后再也不因为这样的事麻烦您了。”

    我知道在这个社会我很另类”。但我要做的是我自己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那些一无权二无势三无关系一心希望得到公平对待的弱势学子

    很高兴地听到有位院士在今年一个重要项目评审中拒绝了一切申请人的来访那怕是通过关系很好的朋友我相信这样的人多了公平就会到来我真心希望一切正直的知识分子行动起来从自己做起创造一个公平的学术环境



基金申请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0333-606123.html

上一篇:再谈《华罗庚给物理学家出的一道数学题》
下一篇:冷眼看钓鱼岛之争

242 马磊 吴国昌 王振亭 谢力 孙根年 彭真明 陈儒军 王伟 曹建军 曾春华 刘光波 郭向云 柳林涛 王祥培 王云才 赵纪军 王磊 李土荣 任胜利 尚书勇 章异平 杨月琴 马建全 崔巍 周锋 吴江文 武夷山 相启森 喻海良 马冠一 贺泽龙 马仁锋 高绪仁 李小文 王兴中 张兴旺 梁建华 师应龙 李一全 孙长庆 贺振 季斌 吴浩天 许有瑞 刘军胜 毛克彪 张洪波 朱志敏 肖重发 宋威 付子英 周真明 宋保业 曾红 徐长庆 王德华 苏力宏 张昭 温世正 刘全慧 孙恒超 张龙现 韦玉程 余帆 李潜 冯广达 杨玲 吕喆 周跃明 王吉林 张文超 鲍锟山 张海霞 刘良云 蒋敏强 陈智文 左宋林 张启峰 宋希坤 欧阳瑶 万润兰 高建 刘宏基 张强 袁贤讯 杨连新 刘永亮 任红艳 方琳浩 陈贤泽 陈冲 刘福利 徐文鹏 夏士林 张波 曹俊兴 何应林 段洪涛 王宇钊 李冰 梁进 黄岚 王传之 雷旭 戴幸华 郭保华 谷保静 丁魁礼 甘春梅 翟自洋 姜宝玉 曹聪 蒋继平 杨继平 周忠浩 杨振清 年福忠 姜宏斌 寇飞 张西磊 黄育和 顾汉念 徐绍辉 郭崇慧 赵美娣 於鑫 刘瑞亭 孙莉 赵凤光 张卫忠 何学锋 陈龙威 孔梅 王随继 裴俊峰 阮秀凯 周洪 毛培宏 王启云 徐明昆 曹孟犁 解河海 姜世金 李发堂 佟冬 杨生茂 陈志刚 韩健 陆君安 杨旭华 刘文婷 孔维文 陆泽橼 董金龙 谢焱石 娄兆伟 董慧成 曹贺贺 吴斌 张亮生 林涛 王恪铭 郁章涛 林中鹿 刘凡丰 刘士勇 刘自然 李刚 马建敏 孙永征 赵斌 张士伟 傅蕴德 聂广 贺泽霖 余世锋 赵江涛 曹建平 李世辉 冉茂华 王勇 李俊 牛丕业 刘荣进 周志宇 贺海龙 姚远程 李东风 何广平 王继成 衣博文 侯明明 彭泽瑞 renerve flyingaway liyan5011 sunboat whocares redberry peribonca wuqunan vangue huangshan dchlin yyy7810 qgjtso yangdscut shenkuxiaofu smilemore xidiannxu louiexp SCIindex HJY660 phage qinzhong wrnm FightingNO1 wdping119 carbazole eft huiee shaopu hao duzhengjian ldydy louischan zhongmiaozhimen ace209 luxiaobing12 yewen jjc357 wzcsues Noble007 三面环山 ljweng2008 gadflying myway2012 lingling101 changtg zhouguanghui dyeone Marqui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8 07: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