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喑农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丁dot 仅代表我一人观点! 请诸位笔下慎重,莫带粗口!

博文

科研与常识相悖是一种有缺陷的病 精选

已有 6695 次阅读 2016-1-15 02:59 |个人分类:说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科研与常识

    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教育,印象中从事科研的人都是科学家、都非常睿智、都非常伟大、简陋教室四壁挂着的是牛顿、居里夫人、笛卡尔、爱因斯坦、爱迪生等秒杀我们稚嫩膝盖的大牛肖像,肖像下面还有这些牛人等名言(纵然有些被断章取义)。每当我们仰望这些肖像,注视他们的目光,心中惭愧不已,甚至立志长大后一定也要当科学家,再加上时不时会有他们惊天动地成就与异于常人的故事灌输给我们,更加叹服不已,膜拜至极,甚至为我那样弱智而感到羞愧,进而会影响到我的思想与行为,模仿爱因斯坦做俩小板凳,模仿牛顿找苹果树等等一系列现在看来很幼稚但那时感觉却很神圣的行为。造成我对有文化、有学问、有知识的人一直敬而远之,担心自己的粗鄙暴露了我的无知。然后慢慢长大,初入大学校门,觉得研究生是一群天才、导师都是神,教授都是头戴隐形光环的天才,那院士更无法形容了。随着我自己一路走来,历经求学各个阶段,意识到我以前的认识是那么肤浅,因为我也可以是有文化、有学问、有知识的人,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那曾经迷惑我多年的隐形光环。哦!原来从事科研的人没有那么神秘,科研是一项职业,是一项工作,科学家也是人,也会遇到烦恼,也会纠结与痛苦,也会快乐与激动。甚至发现有时候有些科研人员的科研行为非但没有变现出对科学的敬畏和应有的严谨,甚至会脱离常识在假设环境中研究的Happy Happy。

先举两个舶来的例子,再举两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来支持我的题目。

例1. 网上传这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几个物理学博士在争论如果一滴多少克的水从高空多少米自由落到地面,由于能量转换关系,势能转动能、摩擦力产生热,这滴水落到地面的冲量是多少,温度上升的多少度?地面的生物能否承受这滴水的冲量冲击和摩擦加热后的水滴?这几个博士讨论的热火朝天,人为地面生物无法承受对这滴水的冲击和高温耐受,似乎发现了一个重大科学秘密~~~~,这时候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路过他们听到他们讨论,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没见过下雨吗?然后?然后就是静默了~~~;

例2. 可能大家也都听说了,美苏太空争霸期间,为了能在失重条件下完成人工记录工作,需要能在该环境下可以写字的笔。美苏采取了两条不同的方法,美国花了巨额资金研发了可以克服重力影响的写字笔,而苏联是怎么设计的呢?——铅笔,因为铅笔芯是石墨粘合而成的,可以在失重状态下使用。看到这里,很多人认为:哇,苏联人好聪明,一只铅笔才多少钱啊就解决了这个失重环境写字的问题。都在为苏联的聪明鼓掌叫好,认为美国人好傻啊,花那么多钱研究失重环境下可以写字的笔。是吗?


再说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例1. 在学校期间,有机会能读到相关专业期刊的投稿文章,印象中比较深的是一篇研究惯性导航的文章,文章提出了一种改进的滤波算法,然后对该算法进行仿真验证,文章中设计了一个轨迹发生器,模拟飞机从静止状态沿着轨迹发生器做姿态变化和速度调整,我发现这个轨迹发生器速度变化范围是从0m/s到450m/s,然后作者给了系统噪声和观测噪声开始仿真验证,仿真结果那个完美,轨迹那个平滑、速度那个贴合、误差那个小,差点就觉得这TMD就是当前导航最需要的算法了。


例2. 依然是在校期间,无意读了一投稿论文,是关于天文导航的算法研究,采用的是二体模型,看完作者列的动力学模型二阶项的幂数是1时我就感觉困惑,然后直接看其仿真结果,结果也如你所愿,那精度、那误差曲线是多么的完美啊,结论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My god,这天文导航又将会有一个大的创新。


举了两个网上的故事(供娱乐)和两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我没有直接点破其中的常识,是要留在这里说的,第一个网上的故事相信不用解释了,雨滴落到地面上,没有见把人砸伤或把人烫伤,这是常识。网例2,可能需要一点专业常识,那就是石墨具有导电性(中学就学过),铅笔芯与纸张摩擦可以写字,部分石墨留在了纸上,还有一些呢?变成了石墨粉末,然后在失重环境下飘啊飘,本身体积又小,太空中设备无论是动力还是舱内设备,都需要用电,这石墨粉末飘啊飘,会造成什么结果大家可以想象了吧。关于亲身经历的两个故事,大家纵然没有导航专业背景,也没有关系,我说一个词“音爆”,自行搜索一下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飞机速度接近音速时就会与空气产生音爆,会对飞机产生巨大阻力,这也是为什么飞机有亚音速、超音速,没有音速飞机了吧。可能各位会觉得我在找茬,如果不说导航专业的也就罢了,对导航专业的,这就是常识,如同对有电气知识的人来说,零线和火线不能直接连接——会造成短路。最后一个例子我讲的过程专门写了动力学模型二阶项幂数,正确的模型该幂数是2而不是1,错误模型,正常计算方法,如何达到正确结果。对这位老兄的这篇投稿文章我感到很难过,因为他这个模型是参考国内的一个教材。而恰好是那段时间我也在做深空探测器的组合导航项目,因国内有些书籍真的让人看的泪奔,且不说是印刷错误还是什么,中文参考书籍和文献缺陷远超国外文献,为了能让自己睡着觉,当时做项目过程涉及到所有数学模型我全部推导一遍,自然也包括作者引用的这个动力学模型。这个动力学模型对非这个专业的人来讲可能有难度,但是对于要从事天文导航研究的人来说,这就应该是常识,如同标准大气压下,水的沸点是100摄氏度一样。

      可是,这四个例子为什么能无视常识还能自我感觉超棒呢?算不算是一种有缺陷的病呢?愚以为算是,因为我也曾经得过这种病。怎么预防呢?——沉下心,每一步科研都要严谨认真,至少对引用的成果一定要对其持怀疑态度,然后证明之,毕竟不能排除印刷或录入错误。最后就是尽可能多参考外文——原因你懂得,而且外文会严肃地提醒你要注意常识,不要犯缺陷病。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0330-950447.html

上一篇:是产品驱动需求还是需求驱动产品?
下一篇:祝科学网及科学网友新年安琪、健康如意!

17 姬扬 武夷山 曹则贤 许培扬 李维纲 刘艳红 徐绍辉 高峡 黄永义 李兆良 韦玉程 刘全慧 zjafwangchong zjzhaokeqin wangqinling xiyouxiyou sijin2012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2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