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pm

博文

关于提高中国学术期刊办刊水平的思考 精选

已有 28165 次阅读 2015-1-31 22:3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审稿, 学术期刊质量

前不久,大家有不少关于国内学术期刊的出路问题的讨论。由于越来越多的高校和研究机构用SCI论文来考核教师和科研人员,国内期刊的优质稿源日益减少,国内学术期刊在国际学术期刊市场上面临严峻挑战。


学术期刊的发行量可能受很多因素的影响,但最根本的是期刊所刊载论文的质量。学术论文的质量既要有高水平的作者投稿,也需要高水平的主编和编辑去吸引,用公平的、科学的态度去帅选优秀论文,建立良性循环,使期刊水平不断上升。在生命科学领域里,我国已经有比较成功的经验,但目前在我的研究领域内还较少。


我国专业学术期刊提高办刊水平可能有很多方面的工作要做,但最近为国内某期刊的审稿经历,让我认识到,我们的某些主编在处理稿件上,明显脱离国际同类期刊的水准。


几个月前我收到我国某著名刊物的审稿邀请。这个期刊原来是以中文出版的一级学报,我曾在该刊上也发表过论文。现在已经和Elsevier合作出版英文版的期刊。我认为这是好事,用英文出版可以扩大国际影响。我收到的审稿论文也在我的研究领域内,我也很乐意为我国学术期刊做点贡献,因此就同意审稿。审稿后发现,该论文明显没有达到该类论文的质量要求,我给出的结论是拒绝。出于同行交流的目的,我还是写了详细的审稿意见,一方面说明我不同意发表的理由,另一方面也给作者进一步修改提供些意见。结果前两天我突然收到编辑部的邮件,说这篇论文已被接受。


为国内学术期刊审稿是第一次,但我已经为国外的很多学术刊物审过稿。仅管不同的刊物,审稿要求不一,但基本过程是相同的。首先审稿人第一轮审稿后如果审稿人负面意见占主导,一般主编会决定退稿,并把退稿意见转给所有审稿人。由于很多期刊稿子积压较多,稿子在这一阶段就被拒稿的不少。很多情况下,各个审稿人在是否同意发表上有分歧,但肯定都会提出论文中存在的问题,我们审稿人不管是否同意发表,都会提供详细的评论,指出论文中存在的问题,供作者修改参考。这个时候(副)主编会作出判断,如果她/他认为审稿人提出的问题,通过修改是可以克服的,则要求作者按照审稿人的意见作修改。作者必须对所有审稿人的意见进行回应,告诉主编及审稿人,对具体意见是如何修改的(具体到页、行),如果不同意审稿人意见的,则可以向审稿人提出自己的辨护意见。(副)主编会请原来的审稿人对修改稿进行审稿(第二轮),同时每个审稿人都会收到其他审稿人第一轮的审稿意见。这对审稿人也是一个学习和交流的机会,因为往往不同的审稿人会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一篇稿子,增加审稿人对稿子的理解,再结合作者的申辩,让所有的审稿人和主编作出一个更理性的评判。同时,由于作者必须考虑所有审稿人的意见进行修改,对作者也是一个兼收并蓄的提高的过程。如果审稿人对修改稿都比较满意,一般就会被接受,少数还要作进一步修改。如果对是否同意发表在审稿人中仍然存在分歧,则由(副)主编根据所有审稿意见和修改稿作出判断,决定是否接受发表,把最后意见,连同第二轮审稿意见一同发给所有审稿人。


然而,这次国内的这一学术期刊对审稿意见的处理就比较粗暴,主编没有让作者对所有审稿人的意见进行回应,我没有收到作者的辨护或修改稿。或许我的意见是错的,但也得给我一个回应。同时,我也没有看到其他审稿人的意见。这样的处理对作者也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作者失去了与同行进行交流的机会。文章在一定程度上是改出来的,我们的意见多多少少对作者提高写作水平是有参考价值的。同时,我也无法看到其他审稿人的意见是否中肯。如果我发现其他审稿人在某些方面有明显疏忽,我也可以提醒主编和作者。我不是太在乎主编接受了那篇我认为不适合发表的论文,但我认为主编没有在如何利用审稿人的资源去提高作者的论文水平上作努力。试想,作者向这样的期刊投稿,能有提高吗?这也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如果我们审稿人如此仔细阅读都没看明白的东西,普通读者能看得明白吗?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内学术界对不同学术意见的包容性差,对同行缺乏应有的尊重。我们免费牺牲自己的时间参与审稿,难道不值得看到作者或主编不同意见的回应?


我国学术期刊不管是用中文出版还是英文出版,主编的理念必须跟国际主流接轨。我不是说国外的做法都是好的,但很多期刊都采用这样的流程肯定有一定的道理的。我们还需要用开放的眼光去学习很多优秀的做法。在此基础上可以再作创新。已经被Elsevier收编的期刊如此,我想这个问题在国内学术期刊界可能是通病。学术离不开严谨,没有严谨,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和论文,也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期刊。没有高水平的期刊,就不可能赢得国际学术界的尊重,不管你的封面有多漂亮,英文写得有多好。其实学术期刊是学术论文的出口,就象企业的质检单位,控制研究成果的质量。因此,学术期刊的严谨性,在决定我国学术的严谨性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除非国内学术期刊愿意拱手把这个责任推给国外的SCI期刊,那我这篇文章算白写了。



投稿与审稿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91991-864489.html

上一篇:被遗忘的山羊:美国雇佣山羊除草
下一篇:发预印本与微信上的伪科学

62 李伟钢 李万峰 檀成龙 徐耀 喻海良 陈齐风 郭战胜 赵晓东 韩睿明 黄育和 蒋永华 范毅方 谢龙 陈小斌 武夷山 陈万浩 李东风 韦玉程 王德华 蒋敏强 黄永义 李庆祥 李万春 冯培忠 刘亮 徐绍辉 王黎明 于振江 汪晓军 王智文 冯珞 孙朝阳 姬扬 吕鹏辉 翟远征 杨辉 郭宾 何学锋 李斌 陈儒军 梁洪泽 虞左俊 吕洪波 冯兆东 于道永 彭渤 曹须 褚昭明 张彦虎 乔中东 jzhang129 bumblebee shuxuewangzi zjzhaokeqin zhouguanghui psystudyliu yunmu chenhuansheng dachong99 gaoshannankai NoteFirst hmao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18: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