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网络神奇的又一见证——我收到了斯佳妹妹的来信

已有 3625 次阅读 2008-9-22 23:50 |个人分类:趣论

那天熬夜写东西的时候收到了一封e-mail:
  
  你好哦,我用GOOGLE搜我爸爸“陈守源”的名字,不曾想就在你的BLOG里见到了,原文如下:
  
  八、厦门:美丽迷我
  我第一次过厦门是大学毕业去汕头工作的那次,我有个叔叔陈守源在那里的福达彩卷厂当厂长,我去拜访过他的家。那次看着鼓浪屿却没有情绪去上一下。直到2002年我和宁宁参加那里举行的国际控制会议,才算好好把厦门转了一圈
  我自己的家族历史从家谱上看并不长,我所知道的最早有记录的祖先是在清初,两个分别叫陈乙夏和陈乙登的兄弟繁衍了我们多数集中在山东省东平县境内的一大家子人。其间的名人并不太多,只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有过一个著名的陈大牙算是我们陈家的一位英雄了,他白天渡过黄河在河南境内潜伏,晚上就悄悄地回到山东境内杀鬼子汉奸,解放后也成了一位高级干部,他的儿子、属于我叔叔辈的陈守源则一度在厦门做过福达彩色胶卷厂的厂长,算是小有成就了,我大学毕业去汕头工作经过厦门时还到他家看过,其他的人多数是没有太多事迹的老百姓了。因为有说法是这个家族就是从山西的那棵大槐树下移民过来的,所以我才会认真看《国槐》这篇文章。
————————————————————————————


  我是陈守源的女儿,叫陈斯佳,想来我们是见过面,但是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咯!看你这么爱写字的,是个文人吧?哈哈!我们是一家人么?
————————————————————————————  
  看到斯佳小妹妹的信,我抓紧回了信,因为这个小妹妹我就是在路过厦门的时候在陈守源叔叔家见到的,这个远房叔叔其实和我爸爸都没有见过面,我只是拿了一张他给老家另外一个伯父的名片,我因为要去汕头工作而特意借用了才厦门找到他的,我觉得自己的记性还可以,还记得斯佳这个名字,也许是有点特别的缘故吧。
  
  我那时候是个找工作发生了失误的青年人,从汕头回合肥的时候路过厦门,就打电话去了陈守源叔叔的家,他当时虽然是福达胶卷厂的厂长,但是也只住着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婶子)是福建人,没有回过山东老家,而小小的斯佳则对老家肯定是不会有任何印象了。
  
  小小的斯佳在我去她家还说过让我感觉很温暖的话,现在依然在心里,大约就是说“在家里千万别拘束”的意思吧,没有流露出对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外人的陌生或者冷漠,我总觉得,这在以独生为特征的家庭中的孩子那里还是不多见的。当年漂泊感很强的我一句温暖或者冷漠的话都会很敏感的。好在,我得到了温暖。
  
  不过,还是记不起这个远房小妹妹的样子了,当时还只是个小姑娘,似乎梳着两根直楞楞的辫子,倒是没有明显的福建人特征。
  
  我那次去福建是在1993年,距离现在已经在生肖里算一个轮回了。
  
  而现在,收到这个小妹妹的消息,更让人感慨时光之流逝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9973.html

上一篇:回忆我和Shopping猫的婚礼
下一篇:研究生待遇:一言难尽

1 刘旭霞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09: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