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欧洲吸血鬼》一书读后

已有 2919 次阅读 2020-5-2 13:25 |个人分类:专论—应急管理|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今天是5月1日,星期五。

天气:晴,北转南风2、3级间4级,17-35°,空气质量:中度污染


  今天五一,看到有一篇文章说,怎么争取权益的日子变成了劳动的日子,实际上则是放假的日子啊?!我笑了下,本来节日刚开始的初衷和后来的演变之间容易出现差异还是很正常的,时间推移了,主题也就变更了。到了现在,五一成了假期,不就是争取来了一个休息的日子嘛,也算跟当年的初衷有点关系吧,完全一致是不太可能的。

  文旅部说,全国70%的景区正在有序开放。如故宫,每天限流5000人,其中8:30到13点之间限3000人,13点到16点间限2000人。而不远处的国博则每天限流3000人,分5001500、1000人三个时间段。希望这样的措施能够使得游览也变得质量高了,而不是当年大人看后脑勺,小孩看屁股的拥堵状况。我自己没有出门旅游的打算,看到有朋友晒出天安门的状况,完全没有拥挤的迹象,倒是广场上有人在玩,当然,戴着口罩呢。

  今天我在家看了本《欧洲吸血鬼》的书,江西教育出版社的。这是一个“欧洲密码”系列的四本书之一,另外三本是女巫、星座、炼金术的主题。看上去都还有点意思。

  除了猎奇之外,这本书里写到了吸血鬼和疫情之间是有关系的,这个引发了我的兴趣。

  比如,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吸血鬼化身源自秘鲁,而那里也真实存在一种吸血蝙蝠,而今天的我们都知道的是,蝙蝠正是数千种病毒的携带者,在和其他动物交流的过程中,蝙蝠经常攻击其他动物,将自己的病毒传给对方,学者经过这十几年的研究发现,大家熟悉的SARS病毒就是中华菊头蝠传给果子狸的,然后果子狸又传导给了人类。而秘鲁蝙蝠吸血的过程其实也是传播病毒细菌的过程。所以,将吸血和传染病联系在一起在科学上倒是恰当的。

  到了现代社会,可以用科学的视角研究蝙蝠和传染病的关系,就更能找到其间的逻辑。比如2008年,秘鲁的康多康其省境内发生了一起吸血蝙蝠袭人事件。大约2300名居民被咬伤,其中12名儿童因之死亡。也是南美的巴拿马,1个月时间内就有150万头牛中的5%,75000头遭到了吸血蝙蝠的攻击后死掉或者患上了可怕的贫血症。这些吸血蝙蝠甚至会吸人的血,最多的时候能吸血200克,相当于体重的一倍。

  1710年左右,东普鲁士开始流行瘟疫,当局在解释瘟疫来源的时候就把一口大大的“黑锅”给吸血鬼扣上了。这其实也是符合当地民俗的,也许当局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不仅仅是为了甩锅。因为面向瘟疫并无好的办法,甚至政府还采取了很多很人听闻的做法,比如将公墓里的坟墓全部打开,从中找到还没有腐烂的尸体并以吸血鬼为名处理之。

  所以,从科学事实上说,吸血者(蝙蝠)在吸血的过程中会传染病毒,形成疫情,这样就确实有吸血导致公共卫生事件的路径;而从政府的应对上说,有些却找到了已经逝去的人身上,也算是病急乱怪罪吧。

  我们还可以再从证据的角度看是否存在人需要补充血液的情况。实际上,那些所谓的“吸血鬼”很可能是卟啉症患者,其临床特征为光敏感性皮炎(见不得太阳);多毛症(返祖现象);皮肤色素增多;面容苍老起皱。

  对于卟啉症患者,输血和血红素确实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血红素可在消化系统(而不是血液循环系统)被吸收,古代患者被认为是吸血鬼有其合理成分。

而一些应对策略,比如使用大蒜也确有道理,蒜中的某些成分会令其恶化,从而成为控制吸血鬼的重要手段。因为该病患者不宜见太阳,因此被传说成吸血鬼见不得阳光,只能在夜里活动。

  从具体的人上对应,传说中吸血鬼可能有三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源头;

  一,圣女贞德的战友吉尔斯-德-莱斯男爵,他供认杀过140多名儿童,他住处周边有三百多名儿童失踪;

  二,弗拉德三世-采佩什,就是我们熟知的德拉古拉的原型,当时是瓦拉几亚的大公,曾经在土耳其做人质,1462年和土耳其干了一仗,将两万多土耳其俘虏杀死后木桩暴尸,极其冷酷和严苛。

  三,伊丽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这个是著名的女吸血鬼,据说她在自己的庄园里三年内虐死了600多人,后城堡被表兄图尔索伯爵攻破承包并囚禁,1614年死掉。

  而从文化角度看吸血鬼的来源,则可以追溯到《圣经》中提及的该隐与犹大身上。该隐作为人类始祖亚当的第一个儿子,因为对上帝的献祭和弟弟产生了效果上的差异并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曾在夏娃之前是亚当伴侣但后背叛了亚当并成为撒旦情人的莉莉丝则诱惑他并产下了第二代吸血鬼。背叛了耶稣的犹大被上帝惩罚,成为吸血鬼,并因为得到的报酬是30枚银币而从此害怕银器;因为犹大的背叛,与基督教会结下了无法化解的宿怨,这成为吸血鬼畏惧阳光和十字架的来源。

  文化是现实的映照,但是中间往往会经过多轮扭曲和变换。而作为现代人,还是要去现实中存在的现象去推理其可能的源头和路径。“吸血鬼”传说和以吸血方式传播病毒的动物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存在的。至于将动物转移到了墓地里的逝者那里,是因为当时的人没有想到这种传染的厉害——小小的蝙蝠还能这样?当时的人也无法用基因测序等科学手段建立起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当然,后来大量的艺术手段来强化当时人们的想象和认识,已经有200部电影以德拉库拉为主角,超过600部电影涉及到了德拉库拉伯爵。写吸血鬼的小说也已经有了上百部。

  最后我想提一下的是,我去的第一个欧洲国家,罗马尼亚,就是德拉库拉的故国。罗马尼亚中西部的布朗城堡就是德拉库拉城堡,实际上它是匈牙利国王于1377年建设起来用于抵御土耳其人的防御工事,后来成为弗拉德三世的城堡,这里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要进入城堡则需要绳梯,使得整个城堡更加坚固。

  我也有幸在布加勒斯特的德拉古拉饭店吃了一顿晚饭,在和应急管理的同行们一起聊天的过程中,一个打扮如吸血鬼的演员拿着蜡烛进入了店内,然后用电影里的嗓音和大家说了一阵子诸如“生亦何欢死有何惧”的哲理,对于我这个看过几部吸血鬼电影的人倒还算熟悉,饭店里也有大量的蜡像你,模拟了吸血鬼世界里的恐怖场景,看来也还是很有感觉的。算是个人的一点体验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231281.html

上一篇:外行看疫情(日记44)——常阳患者与伤寒玛丽
下一篇:第13次“现代应急管理”课程班本周末在北京开班

8 武夷山 孙学军 郑永军 康建 张忆文 刘钢 段含明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6 0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