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大雅·灵台》与我的历史观

已有 3017 次阅读 2016-4-17 11:37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按语】这是一篇旧文。昨天博士后高中华同学发现“清华简”《子仪》篇中有与“灵台”相关的内容。今天她来谈这一问题,使人想起这篇有些怪怪的文章。因为近来身体不太好,加之科学网包庇侯谎狗让我不爽,所以久不写博文了。贴一篇旧文,算是向博友们打个招呼吧。


         近来我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昨天夜里的梦就是这样。梦的情节很简单,醒来后,细想了一下,觉得还是有些意味在里面。

       这个梦是这样的:在一个类似浙江奉化溪口蒋氏宗祠的场景中,一个貌类蒋经国先生的人,手里拿着一个豁开了大口子的方便面包装袋,和我说什么,似乎是要我协助商业维权之类,依稀喃出不伦不类的“丰镐子民”四字。包装袋是装五块面的那种,金属箔制,类乎我近来常买的豆奶包装。袋子上面好像印有“丰皞房”字样。我心中疑惑,莫不是蒋氏旧宅“丰镐房”的“镐”字印错了?蒋家怎会如此大意?到这里,梦醒了。蒋氏要我协助维权?真是匪夷所思!

       从家族与本人的政治背景来看,为蒋氏维权,我绝非适宜人选。以国军系统言,先父乃西北军出身。先后得冯玉祥将军和杨虎成将军提携,感情趋向不言而喻。以政治派别言,家父1927年即加入中共,为中共效力多年。我本人1949年3月出生,虽说依照传统可称前朝遗民,但当年十月,在中共主导下,各党派协商产生的联合政府即宣告成立,我记事起,就接受新政权所灌输的政治思想,对旧政权无丝毫记忆。要之,我与蒋氏既无历史上的纠结,亦无感情上的瓜葛。做梦也不当帮蒋家维权。

      不过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对组成该梦境的各要素进行分析,可以找出其与现实的若干联系。

      我以为,该梦境可以大致解析出如下要素:

      甲,方便面包装袋。乙,蒋氏宗祠与蒋经国先生。丙,“丰皞(镐)房”及“丰镐子民”。

      梦境要素分析:

      甲,我重视环保、主张维护社会秩序与公正,对当前商品流通中的过分包装及商业侵权现象均有所思考。我以为较大包装对环境污染较小,社会上习见的商业侵权现象为我所反感,凡此,皆在梦中有所反映。

     乙,2002年,宁波楚辞学术研讨会期间,我曾和与会代表一起到奉化溪口拜谒过蒋氏宗祠、蒋氏旧宅“丰镐房”及蒋母庐墓,由是相关场景出现于梦中。近年来,蒋介石先生在大陆媒体上不再被丑化为“卖国贼”,一些文章还将他描述为领导抗战胜利的英雄和爱国者。2010年4月27日《文摘报》的一篇文章给我印象很深。该报第八版以几乎整版的篇幅转载《解放后,国共两党的三次秘密和谈》。据文章叙述,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海峡两岸可能早已实现了统一!蒋介石先生为了祖国的统一,宁可牺牲自己的政治理想,这对我震动很大。近日《文汇读书周报》刊载蒋经国先生的孙子蒋友柏的谈话,叙述经国先生晚年为两岸交流及台湾的政治民主进程作出的巨大个人牺牲,面对民进党的纠缠与攻诘,先生满怀愤懑。梦中,经国先生的“受气包”形象可能与此有关。

       丙,“丰皞(镐)房”与“丰镐子民”,“丰镐房”为蒋氏旧宅名,我在四十多年前读《金陵春梦》和《侍卫官杂记》等丑化蒋介石氏的书籍时即已获知,至于包装袋上为何误“镐”字为“皞”,虽难解,但似无关宏旨。值得认真分析的是“丰镐子民”一语。

      如果没有看到本博文的题目,多数朋友也许想不到“丰镐子民”与《诗经·大雅》的《灵台》篇有密切关联。

    “丰镐子民”一语可析为“丰镐”和“子民”两个相互关联的复合词。“丰镐”本为地名,史称“宗周”,为周文王与周武王的发迹之地,系丰邑和镐邑的合称。1984年春夏之交,我与河南大学历史系古代史专业的研究生同学一起,在已故郭人民教授带领下前往西北进行学术考察,其间,踏查过位于现在西安市郊区的丰镐遗址。青年时期的学术经历,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百度百科的资料说:“丰镐是丰京和镐京的统称,周朝的都城。早在周文王之时,为向中原地区拓展,就在沣渭间筑设丰京;周武王继位,再建镐京,历时300年。丰京是宗庙和园囿的所在地,镐京为周王居住和理政的中心。”“丰邑遗址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马王镇之北沣河西岸的渭河I级阶地下,地理位置为东经108°41’45″-108°43’28″,北纬34°12’08″-34°13’56″。”“镐京遗址位于西安市长安区斗门镇北约1公里的沣河东岸,主要分布于渭河I级阶地冲洪积层下,为该地区的东南一隅地,且跨渭河II级阶地。地理位置为东经108°44’33″-108°46’36″,北纬34°13’05″-34°14’22″。”

       百度所说的“园囿”即中国文化史上著名的“辟雍”。我记得,《诗经·大雅》的《文王有声》篇有“镐京辟雍”之语,《周颂·振鹭》又有“于彼西雍”之句。辟雍既与镐京有关,又位于其西面,必在丰镐之间,百度资料有关其位置的说法不准确。我提到这些,是因为辟雍中建有“灵台”,而“灵台”则与“子民”一词有关,《大雅·灵台》篇对此有所记载。

      《大雅·灵台》全篇是这样的: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

      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王在靈囿,麀鹿攸伏。

      麀鹿濯濯,白鳥翯翯。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虡業維樅,賁鼓維鏞。於論鼓鍾,於樂辟廱。

     於論鼓鍾,於樂辟廱。鼉鼓逢逢,矇瞍奏公。

 

      诗篇第二章“經始勿亟,庶民子來”句,【郑箋】:“亟,急也。度始靈臺之基趾,非有急成之意。眾民各以子成父事而來攻之。”这是已知“子民”一语的最早伦理来源。陈奂《诗毛氏传疏》指出,《左传·昭九年》引此诗,《杜预注》即以“众民自以子义来”释之。实际上,据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自贾谊《新书》以降,“三家《诗》”与《毛诗》皆作如此理解。古人对诗篇这一内容的解释,和古代社会中“民之父母”的政治论理有关。

      古代社会中,明确上下各阶层的权力和义务。统治者当如“民之父母”,有义务爱护人民。不能尽其义务者,要承担相应责任,即使天子也不能免,周厉王就是著名的例子。《孟子》对这一论理有著名的阐述。

       对于当代社会中的“民之父母”问题,我曾发表过自己的看法。在本博客的博文《旧蓝布大衣和我的父母官理论》中,我记述了这样一件事:“在特聘教授任期考评会议上,我的大学老师刘思谦教授是考评组成员,她看到我发表的成果中有《上海楚简民之父母的五至说》一文,就顺带问我对‘民之父母’怎么看。我说,‘民之父母’是中国古代社会对统治者提出的道德标准,这一标准现在仍然有继续沿用的必要。我解释说,只有父母才真正疼爱子女,‘公仆’往往声称是‘人民的儿子’,其实,人民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多收养几个儿子,不如要真正疼爱自己的父母来得实在。”

      上述公开发表的言论,我并不准备收回,但我愿在此指出,那只是就中国当代社会政治运作所发表的“非此即彼”式的应急答案,如果深入到我的历史观来看,事情并不如此简单。

       我猜测,梦中的经国先生言“丰镐子民”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知道我以研究《诗经》为终身之业,所以鼓励我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望者主持正义;二是以为对中国近代历史的反思可能会造成我强调自己“前朝遗民”的身份。但无论作何种解释,也无论对蒋氏家族及其历史地位持何种评价,我都不能同意梦中经国先生所提到的“丰镐子民”的观念。梦中的经国先生可能不知道,我是一个“言必称希腊”的人,对于历史的探究和现实的体悟,使我对于任何个人和政治实体凌驾于人民之上的理论,都不能接受。我愿对梦中的经国先生说,我或可以无偿地为其家族维权,但前提是必须尊重我本人的基本人生信条。

 

 

附记:这篇博文写得很艰苦,对一个极简单的梦境,既不能添油加醋,又要尽可能给予充分解释,写作中还曾因操作失误造成重写。为了尊重历史,文章开头的状语“昨天”云云在定稿中没有改动,特此说明。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970686.html

上一篇:人机对弈,李世石胜第四盘,78手与180手
下一篇:与雷洋事件外表类似的两件回忆

5 蔡小宁 谢平 尤明庆 魏焱明 魏青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2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