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永利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yongli800

博文

您介意自己的年龄吗? 精选

已有 14849 次阅读 2013-3-15 09:4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年, 青年, 年龄, 老年

人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对自己的年龄便十分敏感,不仅仅是女性,男性亦是如此,而且以我在科网两次被“痛揙”的经历以及多年的耳闻目睹,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男性在年龄问题上还是相当计较的。虽然自己经常调侃:老了老了。但一旦被别人真真切切地说出来,那是相当地不爽

去年,一起合作多年的Z教授来长,和同事一起为其接风洗尘Z教授很显年轻,属于英姿勃发的那种,席间Z教授聊到他们学校开运动会的事。前年运动会时,他被安排在男子田径中年组,结果他得了个冠军,大有公瑾当年的豪情。去年运动会时,组织人员自然是热情相邀,但当他从相关人员口中获悉被编在男子田径老年组时,登时心潮起伏,愤而罢赛:我才刚刚50,生日还没过呢!怎么就成老年人了?

一男同事某次乘轻轨,上车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空座,于是径直向空座走去,这时看到一个小女孩也有此意,同事决定将座位让给小女孩,这时小女孩的妈妈说话了:“孩子,让爷爷坐吧!”,同事当时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早已怒火万丈。事后和我们说起这件事时,说那个妈妈一看素质就不高,长得也不咋地。我这个乐呀!心想:如果那个妈妈让小女孩说“谢谢叔叔!”估计你就会觉得那个妈妈真是温柔可爱;如果她让女儿说”:“谢谢哥哥!”估计在你眼里她就会变成仙女了

几天前,因为业务关系加一男同胞为好友,因为彼此之间比较熟悉,所以便很好奇他的QQ信息,于是点开个人资料一栏,当看到“男,31岁”时,顿时哑然失笑,哥呀!现实真的就那么残酷吗?

............

女性对年龄的重视是大家公认的,师妹的老公就曾多次嘲笑师妹:总是在和岁月进行无力的抗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女人的美丽年华那么短暂呢!即使韶华已逝,也希望能通过掩耳盗铃的方式蒙蔽一下自己,如果你不懂得这种微妙的心理,那损失可是惨重滴。 

我一好友有一次去买鞋,正在欣赏自己喜欢的款式,年轻的女服务员过来搭讪道:“您可以看看这边的鞋,比较适合你们中年妇女”,女友深感不悦,转身就走,而且决定再也不去这家店买东西了。看来这个服务员还得加强对女性心理学的学习呀!多向那些追在人后面一口一个“姐”叫着的年轻销售人员取取经才是,如果无法取得真经,那就保持沉默吧!

不过也有很享受这种年龄感的。我有一当医生的老乡,刚大学毕业那会儿就秃顶了。有一次他和主任同时出门诊,患者进门的时候,看看他,又看看他们主任,然后径直奔他而来:“我得让这位老教授给我看看”,弄得他们主任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他心里这个乐呀!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患者的眼里,他看起来比主任靠谱。

虽然不同的人判断年龄的能力有所差异,但总体来讲,年轻人的准确度还是比较高的,年轻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有一次,和几个好朋友聚餐,席间大家都夸T师兄年轻,这些年好像没有变化,师兄说:“大家虽然都说我年轻,但年轻人在称呼我的时候从没叫错过,年轻人在判断年龄上还是准呐!保养得再好人家也看得出来”。

老公家有遗传的少白头,因此两鬓有许多白发。有一次接诊一个小患者,小家伙一点也不怕人,他妈妈把他拉到老公面前说:“快过来,让爷爷给看看”,这个小朋友打量了一下老公说:“不对。你不是爷爷,是叔叔,其实你挺年轻的,就是头发白了”。嘿嘿!年轻人的眼睛是雪亮滴!小朋友也是不打诳语滴!

对于年轻人的眼力,我也是有亲身体会的。记得几年前,老板的朋友来实验室,想要点细胞和质粒,老板让他来找我,他看到我之后直夸我年轻,说以为我是个博士生呢!说实话当时心里美美的。晚上下班的时候心情依然很靓,脚步轻快地往家走,这时一个貌似大学生的女孩拦住我问:“阿姨,我要去欧亚,得坐哪路车呀?”当时便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年轻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再想起老板朋友的话,头脑中立刻浮现出电影“甲方乙方”中葛优和刘蓓上街献爱心的那段对白。

葛优:“听这锣鼓点儿,多好听啊,这民族的就是有魅力!这位大姐,您有40吗?” 
    满脸皱纹的大妈:“我都78啦!” 
    刘蓓:“那可不象,您要是再穿得艳点儿,说您38都有人信!” 

这时,镜头晃过脸笑得如核桃仁般的大妈的脸。
    

昨天下午,省科委的项目在机关楼会议室审计。负责主审的那位大姐翻看着我的项目任务书,当看到主要研究人员一栏的时候,看看我说:“哎呀!你都是教授啦!太年轻了”。回到办公室,和一女同事提起此事,同事说:“你的确年轻,和我第一次看见你时没什么变化”,不会吧?那可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眼眶便有些发热,不是因为岁月无痕,而是因为人间有爱

其实,说你年轻的人都是上帝派来献爱心的,应该为人家心地如此善良而感动;说你老的人是因为人家童言无忌,应该为人家不懂掩饰的纯真而喝彩。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2239-670469.html

上一篇:儿子的高中生活---竞赛课上不上?
下一篇:别总拿那张相亲的照片糊弄我

97 李学宽 王善勇 武夷山 张玉秀 曹聪 陈沐 林中祥 肖重发 刘艳红 张鹏举 李汝资 崔然吉 赵凤光 陆俊茜 师应龙 刘敏 杨正瓴 魏东平 朱志敏 徐大彬 周素勤 陈桂华 王海辉 韦永梅 马英 徐迎晓 强涛 洪文 刘瑞亭 林树海 庄世宇 张启峰 葛素红 唐常杰 王修慧 曾庆平 王府民 李志红 方厚章 李伟钢 张文超 赵美娣 李建雄 赵斌 李土荣 曹建军 汪晓军 王芳 杨立泉 苏光松 文克玲 杨月琴 喻海良 杨玉玲 文双春 何士刚 陈筝 郭保华 牛天增 马兆武 吉宗祥 虞左俊 褚昭明 罗帆 黄艳新 王枫 翟自洋 贾伟 刘用生 马陶武 陈智文 平文丽 康维钧 Editage意得辑 张能立 施玉梅 李毅伟 唐凌峰 仇文利 陈加藏 李志俊 张林 孙友甫 白桦 zzjtcm anran123 zhangcz07 biofans yxh3161 oxygen2010 yunmu silentyf s11s qinzhaosu zhujiangjin gxs2012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1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