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有一种正义叫肮脏 精选

已有 14835 次阅读 2014-5-19 12:3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法庭上,当善良的年轻人彭宇不能证明那个徐老太太是自己摔倒的时候,当他也无力证明他当时根本没有撞到老太太,而只是助人为乐的帮助老太太去医院并垫付医药费的时候,法官依照法律正义的宣判:彭宇负担徐老太40%费用,合计45876.36元。从此,这个国家少了一群人,那就是帮助别人的人;多了一群人,一群随时可能让你的好心变成倾家荡产灾难的老太太。

   这两天,科学网出了很多的正义之士,高举着手臂,挥动着法律,证明了有个老师剽窃了学生的知识产权,应该批倒批臭。我放佛看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文革中为了保卫毛主席以及革命成果,红卫兵们也是这么义愤填膺的,拿着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语录当成红宝书,现学现用,当场发挥,那场面,真是群情激奋!核心的一点,提供实验条件和生活条件的教授并不能共享学生的发明和创造,很对,正确的判断和符合法律的说法。那么有谁问过,为啥中国的教授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呢?

   回来看看现实吧:教授们每天最发愁的就是项目和经费,因为100%的科研经费都是竞争性的,不管是纵向的还是横向的。以本人带着的研究生为例,他们每天坐着学习和办公的地方,是我用挣来的技术转让费以每月45/平米租来的,实验室也是;通风柜是每个1500 元;所有学生学费是用科研经费交的,所有学生的生活费,号称助学金是从我课题经费里拿出来的,所有学生的课题中,做什么和做成什么样是我决定的,他们只是在学习怎么做。如果运气好,有个别学生能够在怎么做上有点发现和发明,虽然他自己还不知道那个东西有多大的意思,我已经高兴得不得了了,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该如何继续向前。

   按照这两天红卫兵战士们的说法,学生做的东西与我是毫无关系的,那都是他自己的,如果我要是用了他论文里面的内容,我就是剽窃。乖乖,我还真不懂,是他的论文剽窃了我的思想,还是我剽窃了他的实验结果。幸好,我没有拿学生的实验结果写论文的习惯,否则一定已经被打翻在地,并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生,遗臭万年。

   诚然,我们需要承认,就眼下这件事,很有可能真是老师剽窃了学生,这极个别的现象如果被放大到社会现象无限上纲的来讨论,我知道这后果将是什么。在我眼里,彭宇案的结果就是这次无限上纲讨论的结果。以后,不论是哪个实验室,所有参加被指导的学生都将签订法律协议,将不再有自由,不再有做自己想做事情的空间,只能做个打工仔。如果想做,滚出去,到能让你做的地方去。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最基本的哲学判断。要是和德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那样,实验室的经费大多数不是竞争性的,教授的收入与经费无关,实验室是免费的,学生的奖学金助学金与教授无关,或者学生必须在完成老师指定工作的前提下才能做自己的科研,我看用法律说话是还真是很正义的,应该得到全面的支持。如果以上的做不到,那么,科学网上不断置顶支持的所谓法律正义讨论是邪恶的,这种正义是肮脏的。

    想想还是该把在水迎波老师处留言搬回来,本文才算完成。

[1]吴飞鹏  2014-5-19 12:25

我支持文中观点,但是不支持类似讨论,因为在国家层面对科研和教育的理解完全不同,决定着教授们对细节理解的不同。在欧美和日本等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科研和教育是国家的事业,教授和学生都是参与者,教授只是老队员;在我们这个人人都生活在最幸福时代的国家,科研和教育是产业,是生意,教授是批发的二道贩子,学生是搞零售的。
这个事情讨论多了,很可能出现的是以加强法制为名,取消学生自主开展试验的权力,统统合理合法的变成打工仔,消除任何一个产生人才的可能。


   

    本文确实是无聊的吵架。大家随便骂,我不会回应的。只是看不惯一些人不找问题的根源,不去呼吁政策性解决,却在无尽的表现自己的正义和正确。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795782.html

上一篇:能改变的不是命运,只是贫穷的地方
下一篇:他们做的不一定真是科研

165 林中祥 陈楷翰 陈小润 曾泳春 郝文涛 梁建华 黄秀清 庄世宇 王善勇 魏国 沈友明 李学宽 郑小康 袁海涛 张南希 王德华 李志俊 赵斌 薛宇 李建雄 刘艳红 葛兆斌 张向阳 张鹏 陈永金 吴国清 李东风 喻小磊 曹郁 冯龙 周健 钦亚洲 毛宁 张叔勇 朱教君 张鹏举 罗德海 秦伟 韦玉程 王芳 王贵金 刘立 雷宁 蔡正才 赵美娣 吴桦 罗教明 孙东科 韩枫 郭保华 王水 孙友甫 赵宇 李云志 张骥 肖振亚 黄永义 张云 徐军 孙华 蔣勁松 陈龙珠 刘良云 范毅方 陈桥生 曾兆华 汪晓军 周少祥 朱志敏 陈明 石锋 陈苏华 曾荣昌 姚小鸥 谢强 肖重发 戴德昌 陈理 曹俊兴 水迎波 孙建成 陈珍珠 朱晓刚 吕喆 张骅 陆俊茜 徐绍辉 姬再良 侯瑞星 虞忠衡 谷安辉 李宁 李永丹 王海辉 陈建刚 许有瑞 余昕 李土荣 何士刚 梁洪泽 陈铁喜 周春雷 柳林涛 柳东阳 李世春 张珑 康建 赵序茅 李斌 杨顺楷 肖传国 王选策 化振红 徐大彬 落俊山 梁进 陈杰 王锟 陈苗根 刘世民 孟浩 毛培宏 李宇斌 郑新奇 张海权 mpywang huang95064 anran123 divingmed greenleafCAA biofans kinghorse lbjman 者仁王 QDA2012 jimiyg zzjtcm AYLI001 XuexingLu ncepuztf Majorite WHO007 bridgeneer wangqinling aliala fishman936 好象 dachong99 zhngshai yuyucuihuaji jzhang129 kxds zxk730 qzw JIANHUN tashanshi ltom4 xiaxiaoxue86 linhongye trichaos EIA2013 dulizhi95 jjpwto sunxiaofei zhaor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04: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