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歌舞将军、论文院士和科技政策

已有 8781 次阅读 2014-1-3 09:2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院士, 政策

      天朝最有名的心灵鸡汤之一是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为了能当个可以成为将军的好士兵,从百万军中脱颖而出,别处心裁的独辟蹊径成了每个士兵朝思墓想的设计思路。有一些人就比较天才,很快读懂了做事儿先做人等深奥哲学道理的意义,学雷锋做事儿,挖垃圾,帮洗袜子,加上唱歌朗诵,很快就脱颖而出,从此走上好士兵和标兵的道路。

       也有的士兵生来就有得天独厚的才能,能歌善舞,在百万军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能变成将军的好士兵。最终成为将军还真不少,很多是耳熟能详的,这当然是少数几个奇葩国家特有的一景。

       还有一些是更聪明的,先在江湖闯荡,尽管从不舞刀弄枪,没见过飞机大炮,却可以凭着一首歌,一篇文章,一个奖进入部队,立刻与众不同将军的候选。

       于是,他们就是军人的代表,是百万将士的代表,到处代表军人,老百姓都坚信这些是可以当将军的军人。

 

        年年都有十来万年轻人在经过数年的煎熬后,粗通了科研,戴上博士的帽子,意味着有机会变成教授,研究员。可这漫漫长路上人山人海,靠干活哪有出头之日,更何况做科研的确也需要一点天才,还要99%的汗水,这也太难,太难了。于是,聪明机灵的人就想出了各种攻略,其中一条最成功的攻略是以官带学,以学促官。博士毕业后去那些与领导可以天天接近的岗位,即便是端茶倒水,也是无限风光。先对别人笑,慢慢的一步步,别人开始对着你笑。岗位上去了,学识也自然跟着增长。当了处长一定就是教授,当了副局级和局级,院士基本上指日可待,只需要招一些学生,让学生帮着搞出几篇文章和一个如探囊取物的奖项。啥都不会不要紧,买一个,装装样,所有来参加立项和验收的人都一样,大家心照不宣。

         这些人处处代表科技界,成为科技界的模范和榜样,是科技界的精英和将军。

 

      没摸过枪和手榴弹的歌舞将军不会因为是将军就能去指挥打仗,但是,那些从没有真正做过科研的教授和研究员可真的上战场。因为他们是明星,是榜样,是院士,他们制定国家科技战略,形成与之匹配的科技政策,并制定实施细则,也就是科技人员考核办法。如果说那些摸爬滚打的将军们有机会指挥自己的军队,在小范围内形成权威,那么,科技界就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那些摸爬滚打的人从来也无法获得给养,没法形成自己的战斗力。这也是歌舞将军虽然没啥好处,但是,祸害远不如官僚院士的原因。

   眼下,科技政策和科技人才政策的荒唐已经不是可以用缺少思考或者缺少大局观来遮掩的,本质在于爬上去的人不想否定自己,更不想否定自己的权利,因此,一切都从权利的需要出发,才是所有异化的动力根源。可是,这样的荒唐还能持续多久呢?谁能保证周边的虎狼能让你一直平安?

   新年开始了,期待开始变化的那一天能在今年出现。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755397.html

上一篇:进了实验室的研究生,这几个问题想了没有?
下一篇:考研的大学和写文章的科研

105 罗教明 王荣林 罗德海 王德华 刘立 李宁 陈安 郭向云 王振亭 吕喆 吕洪波 苏德辰 黄秀清 李东风 张叔勇 陈楷翰 赵美娣 肖传国 林中祥 焦豹 徐满才 曹聪 吴国清 韦玉程 李世春 刘洋 刘晓瑭 陈小润 金拓 蔡小宁 杨正瓴 谢强 马红孺 梁洪泽 魏武 逄焕东 李永丹 李宇斌 徐耀 王伟 陆俊茜 许芬 蔣勁松 王春艳 周春雷 赵宇 潘为民 吴浩宇 李伟钢 刘良云 李志俊 郑小康 任国玉 陈小斌 张忆文 耿修瑞 陈冬生 徐晓 蒋永华 张骥 杨顺楷 张华容 王启云 王伟华 马建敏 彭思龙 彭渤 李学宽 梁进 王选策 陈儒军 李侠 盛耀彬 闵应骅 徐世文 李土荣 王涛 满强 牛凤岐 刘全慧 崔全顺 何士刚 杨波 lbjman biofans anran123 Majorite rlxahz rosejump zhaorzh zhouguanghui laoyipiao jimiyg wou wangqinling aliala JIANHUN uneyecat ycjyf ybtr3929 liyouxi zzjtcm xiaxiaoxue86 ddsers xuexiyanji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0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