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强调官本位的科技体制,再改革也是白搭 精选

已有 10118 次阅读 2012-7-9 11:5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技, 官本位

        几年一次的科技大会,没有一次不讲科技体制改革,现行科技体制存在的问题分析得似乎也很清晰,那就是科研与国家竞争力的提高就像火车的铁轨,每次开完会,都号召学习会议精神,是歌声嘹亮,号角声声,似乎利国利民的科技改革马上就会启动,大批的创新成果触手可及,可过好几年回过头看看,需要的总是反思。

        科技大会又开了一次,议论最多的还是科技评价体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又是明里唱高调,暗地里生意好。

        中国的科技管理和评价就是官本位,放弃科技评价,意味着放弃官本位。因此,官员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强调科技评价,为的就是保住官本位。国家的科技要不要是不要紧的,要紧的是保住官位和权利。科研真的需要那么多的评价吗?显然不是。

        基础研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评价,做什么,怎么做,做成什么样才是好的科研,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之所以强调评价,就是掌握资源的官员要说了算,给谁钱,不给谁钱,说来说去,评价的目的就是权力的竞合和平衡。人才计划是基于这种逻辑,最近几年甚嚣尘上的所谓加大单项投入,不撒胡椒面,为的是做点大事的说法也都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因此,不管歌谣唱得如何动听,结果就是大家看到的,资源越来越集中,少数人掌握了大部分资源;大多数人在激烈的争夺可怜的资源。这种态势既不会出成果,也不会出人才,大家心知肚明,在哀鸿遍野的学术圈,大牛们却是日日歌舞升平,弹冠相庆。佩雷尔曼的数学成就不需要大笔的经费资助,更不需要用什么奖项来评价。一直强调科技评价的大牛官员,要说你不懂科研那是我太张狂,要是说你为了民族和国家,我看我会被雷劈死。

        应用研究更是不需要什么评价,社会自有一杆称。做的技术或者工程是否有用,是否达到了国际领先,既不需要什么带着眼镜的专家来评价,也不需要有关部门验收,市场法则是公平公正的。不管是苹果的手机还是微软的操作系统,我不知道它们在上市之前是否经过什么鉴定会还是验收会,喜欢买来用的是广大的百姓,它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中国科学家里面所谓的专家大牛,在这种应用领域连模仿都跟不上,怎么能做出有效的评价?各种促进技术发展的有效机制世界各国比比皆是,尤其是我们东边的几个邻居,不参考和采用的理由是中国国情,我看更多的不是国情,而是权情和官情。

        放弃科研评价是中国科研重生的唯一出路。基础研究的基金项目,砍掉重大和重点,只要有想法有条件的年轻人,都给予支持;砍掉大部分所谓的应用基础研究,纳入技术研究的范畴,或许文章数量会减少,但研究对技术研发的有效性一定会大幅度提高,更多的人和资金会针对解决问题而不是那种无病呻吟;技术研究中除了国防和大科学项目,更多的采用购买制,即从企业纳税中提取费用直接支付已经转化的科技成果,避免现在这种验收天天有,成果全领先,技术看不见的现状。

        取消评价,当然就应该放弃评奖,也放弃院士的评定。

        一个科研人员做得好不好,不需要什么标准,一个单位的学术委员会成员大家都清楚,天下自有良心在,用不着担心太多的不公平,真正需要担心的就是权力的垄断和通吃。不放弃某长负责制,不放弃法人责任制,年轻人不会有希望,科研不会有希望。

        只要有了所谓的评价和可考核指标,什么事情就会歧化和异化,就像国家要大力发展经济,目的是增强国力,让百姓过上好一点的日子,而一旦异化为鸡的屁数字的追求,国力浮肿,百姓黄疸。

        强调官本位的无休止吵闹可以休矣,变脸是变不出真的英雄或者鬼神的,除非大家都是那个晒干了的木桶里的水。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590348.html

上一篇:有了冠冕堂皇遮盖下的官本位规则,怎能有创新?
下一篇:从中科大看中国科学院大学

180 李学宽 刘立 马红孺 王德华 严海燕 迟菲 鲍海飞 刘艳红 邸利会 王振亭 常顺利 于锋 孔梅 吴鸣 郑永军 赵美娣 王善勇 李宁 黄秀清 鲍丙豪 徐耀 王震洪 朱鸿鹄 刘广志 杨学祥 蔣勁松 程琳 谢强 魏东平 孙学军 徐耀阳 王涛 赵云雪 陈小润 张伟 杨池 葛兆斌 聂光军 张文增 韩世清 苏德辰 安海龙 张萍 璩存勇 罗德海 罗教明 董文攀 张玉秀 肖振亚 杨洪强 宗小林 郭文姣 武京治 张伟 蒋敏强 王随继 徐坚 张晖 吴景鹏 贾鹤鹏 谢作朋 孙长庆 徐绍辉 张鹏举 何学锋 郭保华 黄荣彬 王明明 马建敏 方琳浩 逄焕东 曹裕波 曹聪 张林 陈安 张波 彭真明 欧阳瑶 李晓东 王国平 牛凤岐 刘剑 周真明 韦玉程 年福忠 曹须 吴云鹏 陈理 龚明 王澄海 吴宝俊 刘强 彭渤 林涛 石磊 王枫 吕喆 黎在珣 吕洪波 赵凤光 柳顺义 徐飞高 周雄伟 彭思龙 叶威源 闵应骅 丁国盛 黄晓卿 赵帅飞 程南飞 罗晓敏 梁建华 毛培宏 刘瑞亭 龚鹏飞 王春艳 丁裕国 张显峰 张天翼 李土荣 陈小斌 陈远川 曾庆平 王海辉 蒋德明 陈湘明 曾新林 何红伟 余昕 杨秀海 林茂华 ycjyf abc33156 zhanghuatian biaomiankeyan fyye biface Araneae11ZX wangdaoyongzai hekouyanlei zyongli cmhuang zhouguanghui smling yxh3161 cly85 zzjtcm ggwwzka bwhybwhy b2k xialooking linda0911 zxk730 jwcatalysis cefele liuzhan001st kokococo spider fzhd1979 iamahorse xiaxiaoxue86 jwz1972 xsongy Majorite dchlin agreatboy hengy xhjianew chen007 GuaNan dawnlight kencqpoll suoyouluntan xfgou zhaoqinliu crossludo tritiger netmeter myyddd xu91081677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2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