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433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4335

博文

科学网,谢谢您!

已有 3732 次阅读 2017-4-12 15:4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科学网,谢谢您!

算起来,距我在科学网发最后一篇拙博、到现在应有一年零七月有余了吧。因值“科学网”十岁生日之时,有同事、已毕业的学生和网友问及,“为何科学网上这些时日不见你的踪迹?”其实是他们没有注意到我并没有离开科学网,因为科学网给了我那未多的我国科教界信息和教益,我怎么会离开她呢?我不过只是在用另一种形式——浏览网上的隹作——待在网上,虽说这有点“偷窥“之嫌,实在是因为一方面为了感谢亲友的关切、另一方面也为了纪念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在做一件自不量力的事而腾不出手来,只好在此表示歉仄之意。

   说起这自不量力的事就是在写一本取名《逃荤粥》的小说,意欲借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以笔寄付对我们苦难祖国的一瓣微薄心意,对为祖国付出牺牲的将领、士兵,以及千千万万死于日寇铁蹄和炸弹下的亲人、同胞的深深悼念,对那个艰难岁月幸存者的怀念和问讯!

为感谢所有关心我近况的亲友、同学和网友,现将书的序言附在下面,以表谢忱,并祝《科学网》永葆青春:


   

  《春无极》第一部《逃荤粥》,由于身体等原因,时缀时续地写了近两年,总算于公元2015年5 月25日脱稿。

   按照惯例,亲友都说应补一他序或者自序。由于想起《郑板桥集》《十六通家书·小引》中有“板桥诗文,最不喜求人作序,求之王公大人,既以借光为可恥;求之胡海名流,必含讥带讪,遭其荼毒而无可如何”的话,加之我非专业作家、又平常而小人物一类,便不敢惊动他人而自序焉。“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不管是说得明快还是晦涩,愿读者容我说几句“寸心知”的话吧。

   在这本书里,虽是写的以抗日时期大后方和抗日胜利后的蒋管区为背景,讲述廖郅敏一家于30 年代到49 年这一时段的坎坷经历、抗日战争时期一南迁大学师生艰苦生活,以及先后出现的一些人物的悲欢离合的故事,但也只是从某种整体上、写了某一类人生在那样的时代的遭际。既然是写的一类人,这就可能使有考据癖的人难有索隐的结果。当然也使有对号入座癖的人难有附会的机会。希望他们不要见怪才好;何况书中的人,有的是分解体。如主角中的廖郅敏和第四章中由秦玉贵道出的何志峰,他们的原型其实就是一个人;而有的人却又是复合体。如书中的徐慧芸、於洁就是。她们都是多个原型的复合。就说廖伦江吧,有人说那就是作者本人,但我也只能说“他既是我,又不是我”。西谚中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之说,中国古代也有“诗无达诂”的话,所以读小说原就不必把其中的人和现实中的人一一对应起来。

   一本十余万字的东西,竟写了近两年,这除了身体的原因外,当然也有亲友不同意见的左右使然。以我健康、或云我不适合写“快餐小说”为理由,劝我搁笔时,我就怀疑我能夠写下去,便因着这个怀疑而停笔数月并不著一字;以偏爱为理由、认为不写完太可惜,还说“这是你的责任”,又使我茯得一点勇气而奋笔于一字一句之中。不过,不管是左还是右,我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书中的人物。因为我还是想以笔寄付对我苦难祖国的一瓣微薄心意,对为祖国付出牺牲的将领、士兵,以及千千万万死于日寇铁蹄和炸弹下的亲人、同胞的深深悼念,对那个艰难岁月幸存者的怀念和问讯!

  “斜阳冉冉春无极”。时间无始无终,空间无边无际。但就某些具体的人和物所能据有的时间空间而言,没有比时间和空间所具有的两种形态更能包罗人生!这样,“斜阳冉冉”和“春无极”就正好象征着、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一切人和物的存在与活动,并囊括了人生舞台上出现的千变万化的离与合、悲与欢,以及生命的消失与永恒、有限与无际。

《史记·五帝记》:“(黄帝)北逐荤粥,合符釜山。”据《索引》,“荤粥”,“匈奴别名也。”“周时称猃狁。”北大王力教授赠其夫人诗中有“七省奔波逃猃狁”句,意指因日寇侵略中国而奔波。不论是名还是义,似觉与本书所写相近,便借用以作书名、曰《逃荤粥》,希望不致引起附会、联想一类歧义。

                                       

                                           2016年3月12日




博客感言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7-1048451.html

上一篇:中国力学教育史纲(四)
下一篇:教学生涯拂尘录

7 刘全慧 苏德辰 史晓雷 王启云 黄仁勇 蒋迅 ljx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05: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