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cao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aowu 身在科学院,不得不思考:科学是什么?

博文

在路上(22)——台湾之行 精选

已有 5817 次阅读 2017-10-13 15:5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On Road (22)——Insect Expedition in Taiwan

去台湾,至少7年前已经在规划了,但一直没有机会,繁重的考察任务,使每年的采集季节都安排的满满的。2017年,台湾之行终于提上仪式日程,四个月的准备和稍显复杂的手续之后,一行6人于95日登上了首都机场到桃园机场的航班。

桃园机场离住地有40分钟的车程,接待我们的黄老师很熟练地开车,不费任何周折就到达了住地,安盛旅馆。


次日,开始采集,到新北市乌来区,大家几乎都是第一次来台湾,进林道里便是一顿狂扫,我在后边,几乎什么都没给我剩下。好不容易发现一头漏网的猎蝽,我慢慢拍了几张照。9月的台北,闷热难耐,大家一路上汗流浃背,但热情不减。


97日,离开台北,去台中县武陵农场。路过思源垭口,大雾,找到一棵大枯树,剥树皮,采到扁蝽、隐翅虫、黑蜣等不少昆虫。采集中,如遇到这种枯树,是绝对不能放弃的。



武陵农场的海拔2000米左右,是高山蔬菜基地,大片大片的圆白菜。这地方植被单一,灯诱效果不好,一晚上稀稀拉拉只来几十只蛾子。而附近的雪霸国家公园,管理非常严格,禁止捕捉昆虫,我们只得在外围的林道采集,武陵往梨山的路上有环山部落、松茂林道,两个地方都非常不错,我们采集了一些很好的昆虫。值得一提的是,武陵农场附近的青叶农场,食宿条件很好,非常便宜,交通方便,是一个理想的宿营地。


雪霸国家公园的范围很大,其中有海拔3000多米的雪山、大剑山等昆虫采集的极品地区,生活着许多台湾特有类群,可惜我们这次考察的时间很有限,也没有申请登山许可证,所以只能留作下次了。

在武陵农场停留3天,我们去宜兰县大同乡的明池,我有一个目标物种分布于明池。这里是很出名的旅游区,人很多,食宿奇贵。我们到达后匆匆埋了诱杯,晚上又戴着头灯夜采,很奇怪,潮湿多雨的明池地区,这个季节昆虫却很少,几个人搜了1个多小时,只采到可怜的几头虫子,但收获1头精品步甲,次日收诱杯,也捉到了几头不错的大步甲,也算是对高价食宿的回报。




911日,南下到达高雄,另一位大神级的人物——庄老师加入了采集队,他家在高雄,对台湾各个昆虫采集地点了如指掌!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去兰屿岛,但此时天气预报讲,台风已经从菲律宾的东部海域生成了,兰屿有可能在台风的预报路线上,所以庄老师建议先到高雄附近著名的昆虫采集地——藤枝林道,我台湾之行最重要的目标种就分布于此。藤枝海拔1400-1600米,有郁郁葱葱的森林,也有不少茶场。晚上架起诱虫灯,飞蛾、甲虫无数,几盏明亮的路灯下,也能捡到不少昆虫,包括猎蝽、步甲和锹甲。



虽然藤枝收获满满,但我需要的目标物种并未出现,从海拔300米到1400米都搜寻了,还是没有,失望而去。临走的时候,我询问了台湾老陈,问他以前的标本在哪里采的?他说在藤枝游乐区,海拔1600米,但此时的藤枝林道,已被几年前的莫拉克台风所毁,封闭、禁止进入了,所以没有去成。


从藤枝再向南,到屏东县的恒春半岛,傍海行驶,风景优美,昆虫采集的著名地点垦丁就位于恒春半岛上。由于有老陈在藤枝游乐区的标本采集信息,我觉得在高海拔更容易发现该目标种,大家次日到了附近的大汉山,海拔1400多米。大汉山林道虽然植被茂盛,但仍是缺水,没有溪流,缺少目标物种生境的关键条件——水。从中午到晚上,我们一路搜寻,但仍无目标种。晚上灯诱,虫子很多,天牛、叶蝉、螽斯无数,大汉山不亏是采集的绝佳地点。



915日,大家一直关注的台风泰利,奇迹般地偏离了台湾岛,甚至没有在浙江登陆,而转而去了日本。我们去兰屿岛的时候到了。

到兰屿岛可乘飞机,也可乘轮船。飞机是很小的那种,据说很颠簸,很刺激,而轮船只有2个多小时,且价格很便宜,所以轮船自然成了我们的优先选择。



兰屿岛上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我们采集队立马变成了摩托队,平生第一次这样采集。兰屿岛的小天池,经常是干涸的,我们去的时候很幸运,有水,且捉到了水黾和甲虫。天气炎热,林间无风、尤其闷热。在小天池边的原始森林里,黑乎乎的,我们几乎一无所获。如果晚上戴上头灯来采集,没准能抓住一些东西。


大天池在岛的另一端,我们夜爬,来回花费了34个小时。有几段路很难走,如果没有向导,建议还是不要夜走天池路。沿路虽然虫子不多,但还是捉住几个好甲虫,还遇见两条竹叶青蛇。天池边,星光闪烁,银河清晰可见,我们关上头灯,坐在草地上,欣赏这寂静的夜景。



兰屿岛上的原住民,对自然厚爱有加,他们从不向自然过度索取,即时他们的主要食物飞鱼,也是很有限地捕猎。对于外来的昆虫采集,他们并不欢迎,所以我们的活动尽量避开当地人,更不敢明目张胆地灯诱。海归产卵的海滩,如果冒犯,将会处以上万人民币的罚款,即使昆虫,岛上也有不少保护种类,如蝴蝶和象鼻虫。其中象鼻虫受保护的就有3种,都非常好看!


兰屿是采集的好地方,即使到岛上发呆2天,也是一种享受。岛上仍保留有少数民族的传统民居。

918日,我们从兰屿坐船回到本岛,仍住恒春镇。晚上,在佳乐水到恒春公路边,捡了多盏路灯下的昆虫,在露兜树的叶子缝里,发现了几头很特殊的步甲,叶缘的刺太扎手,徒手捉此步甲很不容易,我用吸虫管吸,要轻松得多。

次日,庄老师建议再去藤枝,主要是想到藤枝游乐区,碰碰运气。晚上,庄老师带着我,从藤枝村后面的小路进入林道,中间穿过了原住民的聚集区,私人领地。由于莫拉克台风的破坏,游乐区的林道是封闭的,有林务局的馆员和森林警察把守。误闯私人领地、硬闯封闭区域,后果都是难以预料的,但向导不顾那么多了,硬是带着我从山背后无人看管处、穿过林道,到达管理区的房屋周围。此地采集环境很好,有水,完全是目标种的生活环境,我肯定台湾的老陈多年前就是在此地采集的目标种。只是现在,路面和路边都用水泥硬化了,甲虫栖息和繁殖地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虽然捉住了一些步甲,仍始终未见目标种,我心都凉了。




由于从原路返回太远,庄老师打电话询问了当地熟人,说可以从正门翻过去、林务局人员即使看见也不会处罚。我们慢慢接近正门,关了头灯,快到门口的时候,一束强光射来,林务局的人员发现了我两个,问干什么的?庄老师和林务局官员用方言说了几句,鞠躬、道歉,谎称迷路了。林务官员的态度虽然严肃,但最终还是放开自动门,让我们出去了。


根据已有标本,目标种除了在藤枝有分布外,另一个已知的分布点在南投县的关刀山。庄老师和黄老师打电话询问得知,关刀山同样无法上到很高的有溪流地段,而中海拔和藤枝一样,可能收获不大,不如去溪流更多的阿里山。阿里山在大家的心里地位太高了,且都没有去过,所以队员立马同意。


阿里山是茶的海洋,云雾缭绕。我们找到宾馆,放下行李,直接去了大冻顶,找虫没多久,就下起了雨,先去吃晚饭,等雨停。晚饭之后,我们开车去海拔2000米的阿里山青年活动中心附近,这里森林茂密,溪流涓涓。我和庄老师戴着头灯,找到很多步甲,有十多个种,大丰收。还是很遗憾,仍没有找到目标种。

次日,按原计划我们应该回台北了,但阿里山这么好的环境,大家都觉得应该多停留一天,经过和台北的徐老师商量,同意再采一天。我们仍先去大冻顶,埋100个诱虫杯子,然后到奋起村吃便当,这里有个老火车站,本地最早的便当就起源于此。午饭之后,我们又去青年活动中心采集,并在阿里山镇和青年活动中心的公路半路上灯诱,同样收获也很大,到晚上9点半的时候,大家觉得虫子采的差不多了,于是收工返回。



而我的目标虫子还是没有出现,希望越来越小了。庄老师虽然没说,但能看出来他也很着急。庄老师自幼喜欢昆虫,在台湾抓虫30年了,毫不谦虚地讲,还没有他抓不到的虫子。所以他建议,另一车直接回旅馆,而我们的车到奋起村那条路上再找找,此时已经晚上10点半了,白天吃中午饭的时候已经大概看了地形,所以毫不费力地就到达了目的地。车停下,旁边就是一个小水坑,庄老师一眼就看到水边有1头步甲,马上说,老师你看。我一手抓住,拿起一眼,这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目标种爪步甲吗?太兴奋了!



接下来沿路搜索,一个半小时过去了,竟未发现第二只,很纳闷。在最初发现的地点,有一条溪流,但由于整修,从公路上很难进入,我拨开灌木丛,慢慢爬上水泥台,跳到河床内,立刻发现第二只、紧接着第三只,庄老师一听也爬了过来,又找到第四只、第五只......面积不大的河床,一共找到10只,我们满意地回去了,此时已经凌晨1点。



次日(922日)上午,我们又来到这条小溪,拍照,翻石头又捉到3只,然后去大冻顶收了诱虫的杯子,中午12点,我们愉快地朝台北进发。


下午4点,路过台中,到农事所购买两套叶甲书,此书在网上寻找几年了,一直没有买到,这次顺路,到作者办公室买了两套,又了却一桩心事。

到达台北时已经天黑了,我们逛了小吃街。923日,去基隆港,休闲、拍照,我抓住最后的机会,到附近的河沟里忙了2个小时,抓住了一头很小的步甲,也属精品,算是锦上添花了。

925日,台湾考察圆满结束,6人乘飞机回北京。机场上,我们恋恋不舍地和黄老师、庄老师告别,期待着下次继续合作。

(完)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04957-1080645.html

上一篇:在路上(21)——你好,哈萨克斯坦
下一篇:在路上(23)——2017年林芝昆虫考察

11 信忠保 张伯钧 王从彦 张海权 黄永义 刁承泰 黄仁勇 陈宏伟 杨正瓴 李璐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