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cao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aowu 身在科学院,不得不思考:科学是什么?

博文

在路上(21)——你好,哈萨克斯坦 精选

已有 8328 次阅读 2016-9-27 13:1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On Road (21)—— Hello, Kazakhstan


中亚合作项目已经执行一年多了,而哈萨克斯坦的门还没有打开,2016年的任务就是攻克哈萨克斯坦。经过多次联系、多日的沉寂,8月,终于开启签证的大门。

塔吉克斯坦的因公旅行是不需要签证的,起码一个月之内是这样。哈萨克斯坦完全不同,它需要哈方邀请人获得他外交部审查后,给一个签证号,我们拿此签证号再提交签证申请,没有这个“反签号”,一切都无法进行。


坐飞机5个小时,顺利到达阿拉木图。阿拉木图的意思是苹果花,毫无疑问,苹果是这个城市的特产。哈方给我们定的宾馆是阿拉木图宾馆,这是一个当地很不错的宾馆,富丽奢华,考虑到中亚的安全因素,我们接受了。服务员英语很流利,房间也很宽敞。我注意到宾馆升起了五星红旗,是否特意为入住的中国客人而升,不得而知。


1. 阿拉木图宾馆


移民局手续还没有办完,我们只得停留阿拉木图,只得到附近的山上去转转,采一些标本。前一天晚上吃剩下的食品,今天上山派上了用场,大家吃的津津有味。


2. 天山西部


3天,我们出发了,向东,也就是中国新疆的方向。欧亚大通道,路特别宽,没有收费站,一路畅通


3. 欧亚大通道



第一站,Altyn-Emel保护站,饲养着普氏野马


4. 普氏野马



保护站周围非常干旱,站上引来的自来水管,从不关掉,使用不掉的水就汇成一个小池塘,养育了无数生物,包括昆虫、蛙和蛇。我连续在池塘边拍照各种蝇和蜂,野外采集,千万别无视这些小生境


5. 小池塘



保护区的一个地方叫阿克陶,和新疆的一个县同名。这里是雅丹地貌,干热无比,我们带着充足水,在类似非洲沙漠小草棚里吃着午餐


6. 阿克陶小草棚的午餐



干旱地区的昆虫采集,必须得找到水,找到湿润地区,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朝山间进发


7. 走向山间



我总认为,哈萨克人的生活是简单而快乐的。而每一个民族的人,又何尝不应该这样?!


8. 小驴车



哈萨克的汽油,127坚戈,也就是2.54元人民币1升(1=50坚戈),水么?


9. 哈萨克斯坦汽油价格



离开第一点Altyn-Emel,来到伊犁河边,这曾经是中国的领地,多少年过去了,河流仍旧流淌,风景依旧美丽


10 伊犁河边


到山间扎营,是野外采集最惬意的事情。虫子,实在太多


11 扎营



12 豉甲


到了第二点Chyrin保护区,河水流淌、绿树成荫。


13 保护区里的小河



好几天没吃新鲜肉了,我建议买一只羊,而最终厨师只是做了一小锅新鲜羊肉。这也足够了,比整天的罐头要强很多


14. 新鲜羊肉做的佳肴



3个点,南哈萨克斯坦Aksu-Zhabagly保护区,草已枯黄,季节已晚。


15. 枯黄的草地



主人家的梅子熟了,紫色的、红色的、黄色的,很好吃。中亚的水果一个字:甜。


16. 梅子



主人原是当地保护区的领导,酷爱拍摄,我们到了就拿出他的作品让我们欣赏,当地的植物、鸟类、风景三大相册,更难能可贵的是拍摄的植物和鸟类都有学名。不用迟疑,我们买下他5套光碟


17. 主人讲解照片的故事


18. 主人拍摄的植物(by hotel owner)



19. 主人拍摄的鸟类(by hotel owner)



20. 主人拍摄的风景(by hotel owner)



虽然季节已晚,但我们仍尽力抓虫,来哈萨克斯坦一次太不容易了,争取多一些收获。杯诱的效果确实不错


21. 埋诱虫杯

这里是钩虾的世界,几乎每一条河沟,都有无数的钩虾,漏勺舀出来,直接装瓶


22. 捉钩虾

这黄色的是刺玫的果实么?从来没见过。大家猜猜到底是什么?自然界太神奇了


23. 虫瘿




我喜欢这哈萨克斯坦的旷野,宁静、广袤。春天或夏天来,碧绿的草场一定更加美丽


24. 草地


鸟类收获也很大,晚上,大家一起制作鸟类标本。这可是个技术活,业余人员得培训后才能上岗


25. 制作鸟类标本


野外的辛苦是有回报的,体贴入微的司机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在Aksu-Zhabagly保护区的最后一晚上,他们买来羊肉,做了我们的最爱:Shashlik (烤肉)


26. 烤肉



转战第四个点,南哈萨克斯坦的Karatay,驻地在一条河边,叫Berkara River。很不错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大湖Bilikor,我们捉虾、捉昆虫,收获不小


27. 湖边


离驻地几公里远,又一条河沟,只有一户人家。我们在小河沟旁摆黄盘、下陷阱、架鸟网,又有不少收获


28. 黄盘



野外的最后一天,我们参加了在南哈萨克斯坦Chokpak鸟类观测站,参观了中亚最大的鸟网,用来捕捉、统计此地迁徙的鸟类种类和数量


29. 鸟类观测站的纪念活动




晚上,我们在观测站的露营,骑马赶牲畜的牧民总是给我们打招呼,甚至还过来和我们说话、照相。当看见我们地面上摆放的黄盘时,急忙把牲畜往别的地方赶,但仍旧踩踏了几个黄盘。而次日,他们则把牲畜带到离黄盘上百米的另一条路上,以免牲畜再踩踏黄盘,这个小小的细节,不由得使我们对这里的牧民肃然起敬


30. 前来攀谈的牧民


离开时,我透过车窗,猛然发现,早上和我们照相的小孩,正骑着马、站在远远的山头向我们挥手呢!我赶快拿着相机拍下他和他父亲的身影。那一刻,我完全被感动了,放下相机,暗自思索:热情的哈萨克斯坦,我们明年还会再来......


31. 招手的小孩


(全文完)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04957-1005348.html

上一篇:在路上(18)——2014年和2015年的武陵山考察
下一篇:在路上(22)——台湾之行

20 梁洪泽 杨正瓴 陈楷翰 谢鑫 徐俊辉 郭向云 蒋德明 黄仁勇 饶东海 黄永义 武夷山 白龙亮 李璐 谢强 angel2213 xlianggg shenlu aliala liqiushan haipengzhangd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18: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