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心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zhihong 把握自我,做不一样的自己

博文

美国高速辅道上的掉头(回忆)

已有 7910 次阅读 2012-11-29 13:0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美国, 中文字幕, fuck, 卡车司机

 去年的10月份,我初来这个城市1个多月,属于那种战战栗栗,百废待兴的无知岁月,我却先遭遇大火,后搬家,最后就是考驾照,接下来驾照由于我搬家邮寄不到,我自己需要去DDS重新修改地址,再接下来就是我做了一件直到现在还在华人圈子中流传的“盛举”我在美国的高速辅道上做了U 转。类似于一种只可被接近,很难超越了的例子,某人违章,别人总会劝他:没什么,你看xx在高速上都可以做U 转的。   

   那个时候,我开车的技术属于可以明确的不会把油门和刹车踩混的初级阶段,略懂一些路标辨识但缺乏实践操作经验,上美国的高速就是想自杀的阶段。那天我求数人帮忙,无果。我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开车去这边最近的DDS去修改地址,GPS是带了,无奈看美国的GPS不是像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你看美剧没中文字幕也不见得你就能看明白一样,再加上美国的城市行车真的很快,总怕被别人笛和骂fuck!一路狂奔,中途走错若干次,甚至还有一次跑到了对方的转向lane里,被后面的卡车司机一顿狂笛给召唤了回来。喜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我看见DDS的时候,发现它在路的对面,中间是黄实线,按照我学的理论考试,这个实线我是不能横跨的(现在知道,也就是书上这么写写,是我当真了,现在每天都在跨,啥事都没有),循规蹈矩的我很想做个美国法律的守卫者。我就想找个地方做个U turn, 再回来。后来,我找到了一条不起眼的小路,我以为这里进去可能就是个小区什么的,于是果断转进去,在进去的瞬间,用现在的词,叫:石化了,我面对的是亚特兰大周围最繁华,lane最多,车流最多的I85高速。

   于是瞬间荷尔蒙迸发,我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我做了Uturn,等我转完回来的时候,发现所有的车都在和我逆行进高速并且笛声一片的时候,我才发现事态是多么的严重,没办法,硬着头皮走,等到出口的时候,我彻底无语了,因为我对的是交通灯的屁股,没有灯让我出去,于是,我鸣笛了,来美国以来的首次鸣笛,且长鸣不止,我想一定像电视中某个绝望少妇对着大山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哀鸣,可见人逼急了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惊喜的是交通灯下的老美都停下了车,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我的,可能被我的笛声震慑,或者认为我在拍摄什么大片,反正,大家都停下来了,给我让了一条道,我疯狂的开了过去,很庆幸车玻璃给我了最后的一点遮羞布,更庆幸的是,那天我没遇到警察。

   那天我回到家的时候,觉的腿软了很久。。。。

   那天我回来后,同学听完我的讲述,告诉我,这种行为要被被抓住,我需要进监狱住一些时间。后来,我又想到了《越狱》的场景(贞洁都难保),于是是我的腿又软了很久。。。。。。

  高速上的U turn,是我们在这里的成长过程的一种缩影,做了很多危险而有无奈的事情。很多时候,不是破茧而出的正常生长,而是掰开蝉壳,取出蚕蛹的一种残忍。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90616-637414.html

上一篇:蛋糕要分开吃-科研工作分步骤
下一篇:读博慎重 选择自由

3 吕喆 武夷山 何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0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