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陪伴“孤独”的日子

已有 1376 次阅读 2021-2-4 19:26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陪伴“孤独”的日子

gudu.jpg

有人喜欢孤独,还有人享受孤独,反正我不信,我的人生唯不缺的就是孤独,那是一种命运捉弄被迫无奈的选择。

我来到这个世界时,爷爷、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母亲偶尔会提到外公外婆,在她很小的时候他们先后去世了,细节母亲从未谈及、我也从未多问。母亲是个孤儿,没有上过一天学、名字都不会写的孤独人,年仅十六岁的她就背井离乡孤独地闯世界,十八岁嫁给了我父亲、十九岁生下了我。

女人都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特别像母亲这样无依无靠的女人。母亲的要求很低,她只希望能有一片属于自己、够挡风遮雨的屋檐,但这却成了奢望。在我的记忆中“家 ”是流浪的,短则一年一搬、长则三年一搬,房子越搬越小、环境越搬越差、东西越搬越少、孩子越搬越多,后来干脆电灯都点不起了。高中的最后半年,心疼的母亲从邻居买了每晚三个小时的计时电特供我灯下夜读,到点了我就自觉地关灯切换到煤油灯模式。

长期过着寄人篱下屈辱的生活,造就了我独特的孤独气质。孤独最需要的是“孤独”的陪伴,一路走来,家乡那拱“孤独”的石板桥、大学那片“孤独”的大海、军营那座“孤独”的黄土岗、...,最难忘的还是坝上那株“孤独树”。

眨眼已好多年了,一天在常活跃的网络社区有网友发了一组照片,有一栋半古、中西结合的建筑物引起我的兴趣:这是哪? 朋友回复:民国中央体育场。在哪?朋友继续回复:东洼子西洼子。他估计我肯定不知道这鬼地方,很快补充一句:百度一下,就在东郊灵谷寺附近。

30.jpg

lgs_副本_副本.jpg

定位导航出发,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驻足在曾经的远东最大体育场,虽然时光荏苒、物是人非,已近耄耋的它依然气派厚重,老树黄昏残阳更凸显它的孤独。体育场前面是一片大大的湖面了,湖边的芦苇在风中摇曳、湖面水鸟在夕阳下嬉戏交颈,往左看眼前忽然开朗,大片的草场像牧场的感觉扑面而来,草坪上有玩风筝、玩航模、唱歌跳舞、散步遛狗,不少人或躺或坐在草地上享受太阳。

顺着体育场前面的道路一直向北大约500米,左手边可见一条齐整的草坝,坝顶有一棵树茕茕孑立,在落日霞光的映衬下,被阳光挤落的树叶随风飞舞,恍如梦境。后来才知道,它就是南京网红“一颗孤独的树”。作为一棵树,它见证了无数人的故事,一对又一对新人的爱情,一群又一群人的聚散离合。自从不经意地看它一眼,就不可自拔地总想去看看它,享受孤独的人、孤独的太阳和孤独的树的短暂聚会。

我们孤独地来、终将孤独地走。现在那地方已经成为封闭的停车场,偶尔路过它,我们互相对眼时,能感受到它那愈加孤独的眼神。翻翻手机,几年下来有一百多个与“孤独”陪伴的日子,从不同角度记录下许多难忘的瞬间,那些并不孤独的时刻,因为有阳光和你。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80705-1270621.html

上一篇:玩虚:科学的最高境界

23 廖晓琳 周少祥 谢力 尤明庆 秦四清 刘全慧 杨正瓴 宁利中 李学宽 武夷山 晏丽红 黄河宁 孙颉 王安良 刘德力 李毅伟 张鹏举 武爱 丁凡 彭真明 黄仁勇 郑永军 戎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7 05: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