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按标题搜索
12与3的区别 ——两个宝贝成长纪实
2021-1-8 13:51
在中国,做父母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更多的人体会到的是“不容易”,毕竟养育孩子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这其中,甘苦并存,幸福与烦恼相伴——估计世界上最不听话的,而你又特别在意的,一定是孩子了。 听话,是父母的期待;不听话,则是孩子的天性。听话的孩子,仿佛让父母少操很多心;不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4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小袁和老袁的泥瓦人生
2021-1-3 20:54
江年来和江荣父女俩带来的泥瓦匠,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瘦高个小袁,江荣说他是大学生,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学计算机的。 他们在砌墙的过程中,我才知道有个年纪大点的,是小袁的爸爸老袁。小袁好说话,有什么想法容易沟通,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9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家”在建了
热度 2 2020-12-24 17:15
一座房子,期盼了八年。位于长江江畔,立在西塞山前,多少楼台成云烟,只见白鹭上云天。 今日,晨光明媚,冬阳送暖,江天一色须眉展,四海宾朋尽欢颜。 我们的新房装修开工了! 上海工艺宜谦造,衣橱两柜兔宝好。 精工细做天然成,一缕清风逐浪高。 ...... 旁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866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给少年儿子的信(2)
2020-11-1 13:02
宝贝,我昨晚听妈妈说,她打你时,你用手打自己的脸和头,爸爸听了心里很难受——爸爸不希望你这样面对问题,所以半夜里,我到你床边亲吻了你,爸爸心疼宝贝! 爸爸有时候挺理解你,譬如三岁时你说:“爸爸,你可以教育我,但不能冲我发脾气!”我觉得你说得有理,我应该像你说的那样做,可现实中我又往往忘了,特别是一时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96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桂香晚来秋
2020-9-27 18:01
这些天,院子里的桂树开花了,浓郁的清香时常扑面而来,仿佛在说:中秋到了。 有一天,走在院外的人行道上,前面的两位老人自问:哪来的这么香?当他们透过铁栏杆,发现院子里长成熟的桂树时,心里的疑惑随即消解。 原来,无论怎么去隔离,桂花释放的浓香是挡不住的。空气中有了这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3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们有两个儿子
热度 1 2020-9-17 10:30
一个是“小白”,一个是“小黑”。小白的皮肤像他妈妈,白;小黑的肤色像我,黑。他们俩相差整整九岁,是同一天生日,就像他妈妈和我一样。 有小白的时候,我们没想到将来会有第二个孩子,因为那时执行的是“只生一个好”。小白的成长,我们倾注了全力——毕竟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孩子,第一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90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医院是个好地方
2020-9-12 21:33
起码进来的人,都知道自己病了,需要重视健康。尽管不少人对医疗多有抱怨,一是凭直觉不相信医生,二是凭交费单不相信院方,可是还得迈进来,把“自己”交托出去,任由不信任的对象“摆布”。 现在的医生和老师一样,干这一行就别想真正得到别人的尊重,哪怕你真的怀有“医者仁心”,但你没办法做到“仁”,这与你的主观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20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这些年,我们在防汛
2020-7-9 10:34
从2016年七月开始, 这些年, 一遇大汛, 我们便在长江干堤西塞段防汛! 2016年7月6日 7月7日 2017年7月8日 2020年7月6日 7月7日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5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一个人翻修一座房
热度 6 2020-6-8 13:53
从5月24日开始, 我利用下班在家的时间, 开始翻新自己的家(131平方米)... 我家房子建成至今已经12年了, 原来的墙体已然老化, 渗水、掉皮、起粉... 总之,看起来屋内很暗淡。 我原来只是想 用乳胶漆刷刷墙 见见新! 做设计的朋友说, 这个苦我吃不来, 看似简单, 其实挺磨人, 建议我找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3050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6
最好的人生
2020-5-15 11:13
这个问题似乎不会有统一答案的。可是,每个人最初都想拥有一个“最好的人生”,譬如上好的学校,找好的工作,有个好的家庭,有个好的奋斗目标……简直就是“一帆风顺”。 然而,这不能算是“最好的人生”,“最好的人生”应该有幸福快乐的时候,也应该有痛不欲生的时候,即所谓的大喜大悲— ...
个人分类: 闲话生活|1234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2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