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我亲历的溺水事件

已有 2957 次阅读 2019-8-8 13:22 |个人分类:故乡纪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故乡纪事, 溺水事件

4049f5daf76444b7bb137a6f55d27258.jpeg

     最近几天,从网上看到几起暑期学生溺水死亡事件,不由得想起儿时经历的一起溺水事件。   

    九岁那年暑假,因家里的房子翻修,我家借住在村生产队的打谷场院房里。打谷场在村南头,旁边盖了一排房子。几间是牲口屋,养着生产队的几头牛。剩余的几间房子,是生产队仓库。我家就借住在其中两间破旧仓库房子里。

    记得那天傍晚,正是乡村吃晚饭的时间,我们全家人坐在打谷场院子里,吃晚饭。邻居家三奶奶急火火地进了院子里,询问我见没见到她孙子?说她孙子留纪,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暑假里,农村孩子常干的活计是割草放羊。夏季田野里青草生长茂盛,孩子们把青草割回家,喂羊喂猪,剩下的晒干留作冬天当饲料。为防止夏季阳光暴晒,一早一晚时间去田里割草。记得那天下午,我和村里几个小伙伴(其中包括留纪),在村南干渠树荫下玩耍乘凉。由于担心人聚集太多,会影响割草的效率,所以等到后半晌天气凉快后,我们几个小伙伴便按东西南北方向分开去割草。记得那天,我是去村西大洼方向割草的。

    我告诉三奶奶,留纪和祥春俩人结伴去老林方向割草去了,我没有和他在一起,让她去祥春家问问。送走三奶奶,全家人继续吃晚饭。不大会功夫,听见三奶奶呼喊着留纪的名字,又急火火闯进院子里,后面跟着祥春的爷爷聋子大爷。很显然,祥春也没有回家。三奶奶带着哭腔央求我爹,动员全村的老少爷们,帮忙找找俩孩子。

    我爹是生产队长,他急忙跑到打谷场旁边大槐树下,敲响了树上的铁钟。不一会功夫,村里好多人便跑过来,大家聚拢到打谷场上,七嘴八舌猜测这俩孩子的去向。饲养员老班叔说,后半晌他去老林地里割茭草喂牛,曾远远看见俩孩子在老林旁边的添坟坑里洗澡。洗澡的孩子是不是留纪和祥春,他不知道。我爹似乎有不祥之感,连忙喊上十几个青壮年劳力,打着马灯直奔老林方向而去。

    村里男女老少许多人,站在打谷场上聊天,焦急地等待消息。我们村是在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迁民过来的,经过六百多年生息繁衍,位于村南的埋葬故去先人的坟地,被村里人称为老林。每年清明村里人依风俗去老林上坟添土。老林地旁边固定的取土地点,年常日久竟然挖出一个大坑,叫添坟坑。由于坟地阴气太重,村里很少有人在添坟坑里洗澡。留纪的父亲在县法院工作,留纪算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只在每年暑假回老家,陪他奶奶住一段时间。祥春的父亲早年闯关东,祥春是东北孩子,去年才被送回老家来,跟着他爷爷生活一起。这俩孩子对添坟坑的情况不了解,极有可能下坑洗澡。

    不大工夫,模模糊糊看见一群人,朝场院直奔而来,喊叫着“找到了!找到了!”那群人走到场院中间,把俩孩子放在地上。我挤进去一看,果然是留纪和祥春!有人把耳朵贴在孩子的嘴边,试试有没有呼吸。然后大声说道:孩子没气了!孩子没气了!按照村里老人的建议,在我爹的指挥下,人们从牲口屋里牵出生产队的两头老黄牛,把留记和祥春分别搭在两头牛的牛背上。前面有人牵着牛溜达,旁边有人扶住孩子的身体,试图把溺水者肚子里的水控出来。这种抢救溺水者的方法,应该是很古老的。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一位村民跌落水井里,也是采用这种抢救方法。那个人没有被抢救过来,死了。

    那个时代农村落后,村里不仅没有安装电话,而且没人买得起自行车。我爹安排一名村民,跑步去公社打电话叫救护车,顺便打电话通知留记的父亲。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公社方向开来一辆汽车。从汽车上下来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七手八脚地把俩孩子从牛背上抱下来,抱到救护车上,然后拉到县医院去继续抢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救护车。后来听我爹说,添坟坑虽然四周水浅,但是中间有几个大深坑。他俩可能是在浅水洗澡时,误入深坑被淹死的。从添坟坑里把留纪和祥春捞上来时,他俩早已没了生命迹象。推测他俩的落水时间应该是下午四五点钟左右。

    救护车开走后,场院里的人渐渐散去。留纪的奶奶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几个人架着她送回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升起来了。田野的蛙声,如潮水一般,一浪一浪拍打着湖西小村。村庄连同周边大片大片的水田,一同浸泡在煞白透亮的月色里。记得那天晚上,我钻进厚厚的蚊帐里,无法入眠,吓得一直打哆嗦。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37607-1192905.html

上一篇:三个鸡蛋
下一篇:邾文公的A面和B面

26 武夷山 徐长庆 李毅伟 张忆文 曹建军 尤明庆 王从彦 范振英 朱晓刚 康建 许培扬 晏成和 刘钢 姬扬 陈楷翰 谢力 陈志飞 刘炜 夏炎 李学宽 宁利中 赵凤光 蔡宁 邹斌 王安良 刘光银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4 1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