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钱金凤 热爱磁学的女孩 qjf1984@hotmail.com

博文

写在岁末年首 精选

已有 5728 次阅读 2013-1-1 23:51 |个人分类:成长历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圣诞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睡到中午才懒洋洋的爬起床。走到窗边,发现下面的城市似乎如我一样,依然没有睡醒,静悄悄的。银灰的天空下,只有树丫被风吹得摇动几下,偶尔一两只鸽子飞过屋顶。

 

昨夜和朋友们去易北河边看烟火跨年,第一次发现我所在的这个德国小城居然有这么多人。把脖子几乎弯到90°仰望在夜空中绽放的朵朵烟花,和被此起彼伏的烟花照亮的古老欧式城堡,虽然要随时警觉会不会忽然有炮竹在我们身边响起,但在心底里依然有一份莫名的安静。看着那点点火光或缓缓或急速升到空中,将整个漆黑的天幕点燃,那种美丽是不能不令人惊叹的。

 

想到此时我能双脚踏在这块从来不曾熟悉的土地上,心中的感慨渐渐燃起。这即将逝去的2012年,我有太多太多难忘的瞬间,太多太多人生的第一次,如幻灯片一样迅速地在脑际闪过。在我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个年份快要流走时,我决定写点什么来记录她给我带来的珍贵礼物。

 

吃过简单的breaklunch,打开电脑,放一首喜欢的钢琴曲,开始整理昨夜在脑海中浮现过的画面。这一年,是我长达21年求学路的最后一年。在这个花团锦簇,骄阳如火的夏天,我终于拿到了中国科学院的理学博士学位。整个上半年虽然异常的忙碌,找位置,写论文,准备答辩,同时还担任教会义工,但现在回想起来,我所收获的,远比我付出的要多得多得多。走过那些数不清流泪将枕巾打湿的夜晚,挨过那些迷茫中求索人生方向的黎明,终于发现那份长久以来深埋心底的热情。就如迷雾缭绕的海上,望见一直立在那里的灯塔。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找到一生之执着。

 

我庆幸一点,上帝给我有这样的智慧,没有从外界条件,所谓的客观现实,去衡量我的价值和我的何去何从。那就是当面对抉择时,回到自己的里面去寻找答案,何为我所爱,何为我所乐,何为我所执着。和身体的眼睛,理性的思维比起来,我的心灵能让我看到更远,更清晰。这是我如何发现虽然我一度对科研心如死灰,但在心底里依然存有一份对求知和探索的渴望。正因如此,我有了超过5年前报考物理所时的勇气,一种绝对不回头的勇气。是这份勇气,和自信给我带来了现在在马普所做博后的好运。结识现在的老板,是两年前她访问我物理所的导师,她在报告中表现的自信,热情和女性难得的优雅让我深深的敬佩。那时心中想,这应该就是我未来努力的方向。但随后两年在实验上的失意,几乎使我不敢有这样的奢望,可以同她再次谋面。直到123月收到她回复我去她课题组做博后的邮件,那时她即将接任这个马普所的一个退休教授。于是8月份我顺利来到这里。

 

虽然第一次飞国际航班,就在首都机场延误了6个小时,但临行时导师带着两个同学和师弟亲自冒雨为我送行,以及落地后组里的二老板带着两个同事开着所里宝马将我送到住处,已经令我对这次旅行非常感恩。

 

初到德国,没有起初大家包括我自己想象那种艰辛,语言不通,饮食不适,孤寂难耐等等。因为在来前联系上了这边的华人团契,落地第二天就被请去一对留学生夫妇家里做客,随后生活上团契的弟兄姐妹们给我很多无私的帮助。在工作上,我对面办公室的台湾同事也帮了我很大忙。使我对这里的工作和生活极快的适应起来。另外初带我下实验室的老师,因为化学背景和德国人特有的严谨,使我在实验上可以关注到很多从前忽视的细节。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半年后,虽然期间也发生过如把钥匙锁在家里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我发现自己很适应甚至享受这边的环境。我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的发生是和我心态的改变有直接关系的。

 

若不是曾有过对自己和人生的那么长一段时间是思考、寻找;若不是忍痛否定自己,并在看似不擅长的领域勇敢的尝试,可能我至今依然“兴高采烈”走在那条我认为前途似锦,事实上并不存在的阳关大道上。与其说,2012年给我最大的礼物是学业的完成和拿到科学殿堂的门票,还不如说上帝让我通过经历这一切,使我更加自知和知祂。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整个世界,在他眼里都是扭曲的。

 

想到这篇文字要贴在科学网上,荒芜了3年之久的博客上,也想简单总结下我在物理所读博5的心路历程,希望能给现在正在攻坚阶段的弟弟妹妹们一个借鉴。如大多数抱着对科学的一腔热爱来到科学院的学子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努力终于可以亲自动手零距离的接触科研,初进实验室的兴奋至今难忘。但就像曾经听一个师兄讲过的,有太多人的是高昂着为科学奋斗的头颅走进来,而几年后不无哀怨的走出去另辟蹊径的。我想我经历的,也是太多人曾经经历过,很多人正在经历的。因为在学生会服务的关系,曾有很多机会和其他实验室的师弟师妹聊天,发现他们进来后的迷茫和我是如此的相似。很多在科研岗位上工作多年的老师也坦言,他们当初也曾经历一个类似的迷茫期,经过很痛苦的挣扎和调整后,才立定心志要留下来。我想我要讲的是,如今国内突然对科学的崇尚,使得太多如我一样的人对科学估计过高,甚至神圣化。而真正亲手实践起来,就发现其实那些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我们需要对真实的科研有清楚的认知,和读博目的认真的思考。

 

我无疑是将这个迷茫期放大很多倍的人,从博士第一年到毕业前半年,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所以我自认为在这个话题上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忠于本分,脚踏实地,不好高骛远,在时间分配上有智慧,是我现在最大的体会。太多的学生在网络上浪费过多的时间,我曾经也是一样。直到来了这边,发现他们的PHD学生是如何高效的工作,即使他们很少加班,才感觉到不同。都说欧洲人很懒散,但我看到的是他们如何认真的对待每一分钟工作的时间。如果能做到上面说的几点,我想读博的过程会非常充实和愉快的。

 

写得太多了,可能是因为平日懒得动笔,一写起来就犯了思维发散的毛病。过去的,是为了更好的现在和未来。我想用圣经中的一句名言鼓励我自己和所有人,在已经到来的2013里,踏踏实实,又充满信心的生活。“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

 

新年快乐!

 

2013/1/1Dresden的家中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2294-648706.html

上一篇:热情,用什么去维系?

10 王德华 唐凌峰 曹聪 李万峰 王海辉 武夷山 郭胜锋 陈安 吴小丁 周素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23: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