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自我胡言(8):研究生发表论文获学位的规定具潜在的危害性 精选

已有 36694 次阅读 2014-12-13 10:00 |个人分类:自我胡言|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论文, 人才, 研究生培养, 学位

自我胡言(8):研究生必须发表论文获得学位的规定具有潜在的危害性

(王德华)

 

什么危害性?可能会扼杀有才华的优秀研究生的未来。

这样的要求,既不符合研究生的培养目标,也违背科学研究的一般规律。

 

严格说,规定博士研究生必须发表SCI论文才能获得学位是不妥的。因为培养研究生的目的不是发表SCI论文。培养研究生的目的是什么?简单说是具有独立从事科研的能力和素养。那么如何判断具有独立从事科研的能力和素养?一般需要完成并通过规定的课程学习,独立完成并通过学位论文答辩。论文发表(SCI论文)只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的一个方面。

既然规定必须发表论文才能获得学位有些偏面,为什么当今绝大多数高校和科学院的研究所都有这样的规定呢?问题出在导师队伍和研究生队伍素质上。其中之一就是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大家都知道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成了走过场,如果没有发表论文的规定,研究生培养质量难以保障。也就是说,答辩委员会、导师们都没有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没有了规则,甚至人情代替了规则,问题自然就来了。如果导师队伍的学术水准、研究生队伍的学术发展潜力都存在问题,事情就更复杂了。所以,规定必须发表论文方可获得学位是当今形势下所采取的一种最简单的方法。

规定必须发表论文,是受导师们欢迎的。有这样的规定,有利于研究生管理,导师们可以轻松很多。不管研究生思想意识上是否喜欢科研,不管研究生在学习和科研过程中如何散漫、悠闲、不自立,最后要获得学位,就必须完成规定的任务,达到获得学位的要求。

规定必须发表论文,最大的受益者可以说是研究生培养单位。论文发表数量上去了,SCI论文数量上去了。每个单位都这样规定,我国的学术论文大国,SCI论文大国的地位很容易就确定了。我们已经连续多年获得学术论文世界第二的殊荣,这些看似偏面的规定功不可没。研究生们是直接的、最大的贡献者。

看起来,规定必须发表论文是合理的,对研究生、导师和培养单位似乎都是有利的。其实,从管理上说,这不是上乘的研究生管理,是一种简单的行政化管理。如果认真分析起来,规定发表论文才能获得学位,存在很多潜在的严重问题:

首先是扼杀了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那些研究生的未来。这样的规定,是难以保证优秀研究生脱颖而出的。从整体上说,是国家的人才培养会受到严重损害。有这么严重吗?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看看身边,现在各种评优、评奖,尤其是近年的国家奖学金评选,基本都是根据研究生发表的SCI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来确定的。对于暂时还没有论文发表,但其研究具有较大的探索性、风险性和明显创新性的研究生,就会显得极不公平。我们现在的政策鼓励的是短平快的功利主义,这样势必就扼杀了那些本来可以踏踏实实、按部就班做学问的学生。最有发展潜力,最有可能对科学有贡献的,应该是这些踏踏实实的研究生,而不是功利性强、短视的、甚至投机取巧的研究生。有研究生也会质疑,研究生看重个人利益不对吗?作为个人,怎么看重个人利益都是合理的,在合乎规定的前提下,采取任何手段去争取利益都是合理的,不该受到任何指责。但是,研究生培养单位不可以在政策上鼓励这种行为,更不可以在政策上压制了本该对科学有更大贡献的那些研究生。这违背了研究生培养的目标,违背可科学研究的规律。

有些科研工作是需要多年积累的,有些工作是需要从多个方面、多次重复论证的。重大的科学突破,需要敏锐的学术洞察力,需要一个研究团队的通力配合,需要多年孜孜不倦地坚持,需要反反复复地讨论和论证。那些短平快,只有几周、几个月的实验工作,充其量就是研究生练手的工作,或者大课题中的一个很小的方面。研究生通过这个过程,学习掌握了技术,训练了科研思路,经历了科研过程,甚至论文写作等。这都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必须的科研训练。但这不是科学发现的途径。

那么,是不是不应该鼓励研究生发表学术论文呢?或者说研究生不发表学术论文就是合理的?才有利于人才培养?这是另一个错误认识。一个合格的研究生,经历了严格的科学训练,具备了独立开展科研的能力和素养,发表学术论文仅是其中的一种能力,压根就不会成为问题,只是早晚的事情。作为从事基础理论研究的年轻学者,发表学术论文是必须的,学术论文是硬通货。这一点也不用质疑。

理想研究生培养是全方位的,发表学术论文仅是其中的一种能力。现实是什么样子呢?

有多少有才华的研究生,由于论文要求而失去了对科研的热情?丧失了对科学探索的兴趣?

有多少有潜力的研究生,由于暂时没有论文而失去了个人发展的机遇或个人该获得的利益?

同样,又有多少本不该走学术路的研究生,由于发表了学术论文而获得了一些机遇,从而走向了一条错误的人生之路呢?

很多人会说,人生本没有对错,有的就是一种经历。

过来的人,都会这么说。这么说的人,往往是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只是一种人生感悟而已。

那是否应该取消研究生发表论文获得学位的规定呢?

鉴于当前导师队伍和研究生队伍的实际情况,我总觉得跟当前社会上讨论是否取消死刑有点相似。人类要走向文明,将来一定是要取消死刑的。可现在杀人这么随意的时代,要是法律上取消死刑,那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呢?谁会预测将有怎样的后果?

人,是最复杂的,最不可预测的。

从我培养研究生的经历看,早期的硕士研究生不比今天的博士研究生差,甚至有些在能力上、质量上比博士生还强。单从发表学术论文这一项看,我早期的硕士研究生都发表了不错的学术论文,各个方面的训练都不错,当时好像也没有严格的发表学术论文的规定。后来逐渐有了必须发表论文的规定。再后来,经过讨论,为了保证博士研究生质量,取消了硕士生必须发表学术论文的规定。很有意味的是,自从取消硕士研究生必须发表论文获得学位的规定后,硕士期间发表论文的数量上少之又少了。更有意思的是,有些发表了学术论文的硕士研究生,非常幸运,也没有多少竞争压力,而获得了国家奖学金。

所以,没有要求,其实是最高的要求。不管有没有要求,机会还是青睐有准备者。

那么,我们是需要培养真正的人才呢,还是需要保持SCI论文的数量?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850662.html

上一篇:生命关键时刻的感觉
下一篇:自我胡言(9):什么是正常的研究生培养?

130 罗德海 李学宽 米永振 韦玉程 吴飞鹏 陈小斌 罗汉江 杨华磊 张坤 吕喆 李刚 尤明庆 俞云伟 姬扬 李全龙 李成林 赵序茅 李桂顺 李永丹 展婷变 鲍丙豪 李俊 秦克周 李志俊 梁红斌 徐晓 施郁 李小文 黄焕平 黄贵强 徐旭东 林中鹿 黄永义 徐耀 毛秀光 曹聪 水迎波 李明烜 王玉宝 张大林 王选策 王旭阳 刘艳红 崔书强 张忆文 董川 吴国清 陈楷翰 操光辉 陈浩 张强 张骥 文峰 李迪 张影 陈日祥 王金良 冯培忠 赵霞 赵锐 刘俊华 魏金本 赵丽莉 李庆祥 肖友华 刘思学 李承哲 李毅伟 杨顺 蒋永华 胡文峰 孙壮 龚谊承 张海霞 李帮建 彭丰林 林中祥 张庆 孙友甫 杨志和 李宇斌 李东风 邢东义 许方杰 姚晓 张兵 郭浩 贺泽龙 牛凤岐 周毓灵子 胡剑峰 刘光银 宁磊 毛宁波 肖龙辉 朱高明 徐明昆 刘永亮 何金华 姚伯元 gaopeng0537 biofans m82a1 hang719 pseudoscientist jxg912 zhuangcanbo yjxia psystudyliu bird66 kknk cyllcz a8246794613 taoshl njgdy saveearth zhangshuying11 lqxyz zuxueJin eastHL2008 liygmail brns taddy2011 louiexp shuanggunfeiwu zguodong2006 jimiyg wuxiangchao youmenger andy123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08: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