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母亲节随想 精选

已有 6230 次阅读 2014-5-11 14:00 |个人分类:人生漫笔|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感恩, 母亲节

母亲节随想

(王德华)

 

又是母亲节。祝福母亲!

说起母亲,总有很多感慨。作为一个学习过生物学、从事动物生态学研究的人,随着对大自然中各种生命现象的认识和了解,对于母爱有一种特殊的敬意。所以,今早在微信上写了一句:“母亲用自己的乳汁喂养生命,想想就感动。还有什么行为比喂养生命伟大?还有哪一种爱堪比母爱?世上只有妈妈好!”

想起来,我们似乎从来没有为了自己曾经的自私而自责过,想起来真的有了些羞愧感。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不满意的时候,不满足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对妈妈总是甩去冷冷的表情。对于妈妈小心翼翼关切的问候,总是不耐烦,甚至暴跳如雷,厉声呵斥,妈妈成为了第一个出气筒,随着“不要烦我”、“你出去”的吼叫,“砰”的一声就把妈妈关在了门外。坚强的妈妈会哀叹一声,默默离开。脆弱的妈妈就会慢慢退回到自己的屋里,悄悄流泪。我们长大离家后,面对妈妈的期盼,总是有很多很多看起来很充足的理由,没有去看望妈妈,没有给妈妈及时打个电话,没有给妈妈买过任何礼物。妈妈似乎了解了自己的儿女在追求更伟大的事情,在做更重要的事情。当儿女问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也总是条件反射式地干脆地回答“家里没事。”如果儿女长大成人后,还有辱骂自己妈妈的言行,那是犯了天理了。老家有句话:伤天理,遭雷劈。

每一个生命都是在妈妈的呵护和关爱下,不知不觉长大了。有一个很悲哀的事实:每个人都不会对依偎在妈妈怀里找奶吃的事情有什么记忆,也不会记着小时候多少次尿湿了妈妈的衣裤,更不会记得小时候多少次妈妈守着发烧的自己而焦急万分、彻夜不眠?不知道什么原因,大自然不让我们记住自己幼儿时的一些事情,记不住妈妈经受的一切,记不住自己的荒唐和折腾。且偏偏让母亲从生命出生的那一刻起,甚至从孕育生命的那一刻起,对自己孩子在这段时间里的每件重要的事情都记忆得刻骨铭心。我们只记得长大了以后的事情,不记得生命过程中最关键的那些日子。

所以,才有了“有儿女方知父母恩”的说法,也就是说只有等到自己为人父母了,才逐渐体会到为人父母的不易,才感悟自己父母的辛勤付出。所以,人们才懂得了父母的恩情是无法度量的,也是无法回报的。可是,老天很多时候很残忍。很多母亲等不到自己的儿女为人父母的那一天。等儿女明白的时候,很多是已经来不及了,或者是已经无法补救了。等儿女与父母阴阳隔离的时候,是儿女最最心痛的时候。人世间就有了很多很多感人的亲情故事。

我们真的不需要那些故事,也不希望谁会成为故事中的主人公。我们需要看到母亲的微笑,需要记住她们的微笑,需要我们成人后看到她们脸上荡漾起的那种发自心底里的幸福感和满足感,那种自豪和欣慰。

今年有一种特别的冲动,想知道母亲年轻时的模样。我的记忆里,母亲应该是大家闺秀,有着严格的家教。我的印象里,母亲对我们各个方面的要求都很严格,我们家的规矩很多,对于姐姐们的要求更是严格。我保存的唯一一张母亲的照片是姥姥过世后不久,父亲用小推车推着母亲去离家20里地的县城照相馆里照的,母亲、二姐和我的专门照的一张合影。为什么照这张合影,我不知道原因,那年我好像是12岁。遗憾的是,老两口一生都没有一张合影留给我们。

母亲在42岁的时候有了我,我前面有4个姐姐。可以想象母亲对我是多么得娇惯和宠爱,据说姐姐们为了我挨了不少打和骂。一旦发生争吵,错的总是姐姐们。我很羡慕母子、父子在一起的照片。我很幸运,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与去济南看我的父亲有合影,读小学的时候与姐姐与母亲有一张合影。从母亲的照片看,年轻时的母亲一定是很美丽的。

母亲的面相很福态,但绝对是一个严厉的母亲。我曾写过一些文字,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从不知道母亲晚上是什么时候休息的,也不知道早上母亲是什么时候起床的。反正,我睁开眼就会发现母亲在家里忙碌着,收拾着这个,收拾着那个,这屋里转转,那屋里转转。母亲对家里的角角落落,一草一叶,心里都清清楚楚。在那个物质匮乏的贫穷时代,家里需要一个好管家。每天都忙忙碌碌,是母亲留给我的最深的印象。直到有一天早上我醒来,发现母亲合身睡在炕上,那是她早上起床后忙碌了一阵子,感到身体不适,回到炕上躺下来休息。我怎么也叫不醒她,那天母亲突发脑溢血。叔叔大爷们用担架把母亲送到乡里的医院抢救。记得好多日子母亲才苏醒过来,康复后说话和走路都受到了影响。一个勤劳的人,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人。是母亲的不幸,也是老天给了我们儿女的一个尽孝的机会。这个机会属于了姐姐们,我没有尽心尽力去照顾母亲,最冠冕堂皇、最充足的理由是我在读书。

在我电脑的文件中,有一个题目“母亲欠我一个吻,我欠妈妈一个吻”。这是我很想写的一篇文章。今天想来,是我欠母亲一个吻。年轻的时候,也曾一遍遍听“妈妈的吻”这首歌。母亲是不会欠我的,只是那无数的妈妈的吻我都没有印象。没印象的,不说明没发生过。这是大自然故意安排的。

朋友微信上转来一篇文章,“妈在,家在”。文章很美,写到了小时候进家门就找妈妈。饿了,渴了,病了,也是第一个想到找妈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进家门就会喊妈妈。文后有一句感悟的话:妈在,兄弟姐妹们是一家人。妈不在了,兄弟姐妹们就成了亲戚。读着这句话,很心酸。我跟朋友说,这样的文章不忍心读两遍。朋友在我的微信上留言:母爱大如天。我深以为然,母爱比天大。

母亲节里,写点文字,献给天堂里的妈妈。祝福母亲节日快乐!

 

 

(照片来自网络,致谢)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793361.html

上一篇:与一研究生朋友讨论:“更好发展的前提就是文章”吗?
下一篇:第三届全国动物生理生态学学术研讨会在昆明召开

39 王善勇 庄世宇 武夷山 赵序茅 曹聪 左会娟 李学宽 李小花 韦玉程 孙学军 张忆文 廖爱民 张海霞 魏国 郑永军 左宋林 刁有彬 徐大彬 曹建军 陈学伟 李伟钢 张能立 李志俊 陆俊茜 鲍海飞 李庆祥 黄秀清 罗帆 易印雪 谢强 蒋永华 李宇斌 吴春明 biofans hx0001 zgg wangqinling loujinshan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