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还是窗外那片金色的银杏林 精选

已有 5879 次阅读 2013-12-14 13:08 |个人分类:博物与自然图片|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银杏,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 新园区

再写窗外那片银杏林

(王德华, 2013)

 

很幸运,新园区里我的办公室朝阳。初冬中午的太阳总是暖暖的,晒得人懒洋洋的。

办公室的窗外有一片银杏林,以前写过点文字。中午的时候,我时常爬在窗台上,探出头去,看那一片金灿灿的银杏林。在晴朗的日子里,阳光下,那金色的黄真得很好看。爬在窗子上,是鸟瞰。有时看到有点冷清的林子里,经常会心里着急,怎么没有人去散步、去拍照呢。有时看到路过的老师或同学抬头望一眼,或拿出手机拍一张照片,或驻足欣赏片刻,心里就会有种满足感。也有些时候,看到妈妈或奶奶带着小朋友在林子里拍照、游玩了,小朋友在林子里穿行,时而捡拾地上的银杏叶,时而摆个pose拍照。终于有人拿着相机在拍照了,心里又是一阵满足。

 

每天早上下了公交,也会走过那片银杏林,我是忍不住总要看几眼的。天气好的时候,也会拍几张照片。即使随着人流急匆匆走进办公室,也会在喘口气的当儿,端着热热的咖啡,或者一杯热茶,靠在窗口,望着窗外的闪着金光的银杏林。

 

早上阳光撒进银杏林,很美。还是有不少老师同学,走近的时候会侧首望望,欣赏那些一年才有的黄叶,更多的则是匆匆路过。看到有的老师沿着树林边的路走,然后拐弯走进楼,不免感到遗憾。一直觉得他们应该走林子里的小道,踏着落叶,慢慢走过。啊,终于有人走林间的小道了,可她走得太匆忙了,眨眼就出去了。过了些时候,有两位老者在林间慢慢走动着,时而昂头,时而交谈,很是悠闲惬意。

 

有时候在中午时分忍不住了,就径直下楼去,走进林子里,慢慢走一走,细细地去看这片林子中的每一棵树,看树上的叶子,朝阳看,背阴看,这头看,那头看。渐渐地,看看落在地上的叶子,有厚厚的一层了。有些似乎还是刚落下的。碰巧了,一阵风吹来,哗哗的落叶飘散下来,好一阵激动,忍不住伸出手来迎接。说起落叶,记得有一年,早上看到负责打扫卫生的师傅在林子里用草耙子搂树叶,然后用黑塑料袋子装起来,心里哪个着急啊,心想这是多好的景色啊,满地的金黄色啊,落叶是对根和大地的情谊啊,怎么就这样扫了呢。过了一会儿再看窗外,哇,真是太好了,树叶又被从袋子里撒了出来,重新铺在了地上。有几年了,每到冬天,树上的叶子落了,地上还是一片金黄,会保持很长的一段时间,着实好看。也记得,去年初冬的一场雪,硬生生地把还有些绿色的树叶打了下来,不由有些惋惜,叹寒雪的无情。说来也巧,这文章还没有写完,今年又看见清洁师傅在搂扫林子里的落叶了。有一天早上我还问了师傅,为什么要扫这些叶子呢,多好看啊,草丛里铺上厚厚的一层树叶,对树过冬也有好处啊。师傅说,风一刮,脏乱得很。银杏叶是不脏的,只要不烧,也不会贡献PM2.5。真的很可惜,满地的黄黄的叶子,这些天来被师傅的辛勤劳动,都装进黑色的垃圾袋子里去了。真不知道,那些银杏树是不是很不舍得,我们有时候也很残忍,没有让“落叶归根”成为现实。

 

喜欢落叶,许是小时候捡拾树叶当柴烧的遗留心理。经常的时候,见到落叶会有些感叹。有天(11月中旬)风起,出门就感受到寒风袭面。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地面上漂浮滚动的黄黄的槐树叶,是被风吹下来的。昂头看风中摇曳的槐树,一阵风来,黄黄的小叶下雨般散落下来,再随风滚动,遇到路边的障碍就停在了那里。秋末初冬的时节,很早就有些树叶开始散落了,过早地加入了被行人脚踩践踏的行列,或被清洁工人装进垃圾袋,不知运往何处。更多的是,在冬季的某个时段,经受霜冻,等寒风吹来,集体降落。风温和的时候,算是落叶归根,遭遇狂风,就没有了归宿。但总还有那么一些叶子,一直很坚强地绷紧在树枝上,迎着寒风,迎着霜冻。渐渐地,就顶不住寒冷的袭击,就掉下来了,剩下光秃秃的树枝,一片萧条。

 

一直想象着树叶遍地,随风飘落,人走在上面的感觉。有一天,阳光明媚,大风。吹落的金黄的银杏叶子在主楼前满地打滚,漫天飞舞,时升时落,时而盘旋。主楼前渐渐累积了一堆堆的黄叶。我路过主楼大厅,恰在回头的刹那,狂风吹起落叶,树上的、地上的那些黄叶随风飞了起来,场面非常壮观。有些女生激动得喊叫了起来。这是我这些年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场面,那当儿只会张着嘴、微笑着,看到黄叶都静下来了,方才慢慢离去。

 

窗外的这片银杏林,逐渐长大了,在我眼前已经过了快7个年头了。星转斗移,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老眼昏花渐重,是感叹呢,还是感叹呢,还是感叹呢。

 

看着纷飞的落叶,感慨的时候也会想,自己会是那片叶子呢?又会在哪天飘落呢?又会飘落到哪里去呢?思考无果,只好安慰自己一句:随缘吧。喜欢听王立平《红楼梦》“葬花吟”的音乐,大学时期也曾抄录过全词。每年的春天,看到桃花飘落的时候,也会时常想起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句子,“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再想下去,就有点悲伤了。

 

写着这些文字,电脑屏幕上,自动变换的壁纸上,出现了一行文字,“无论去哪儿,什么天气,记得带上自己的阳光”。朝阳与夕阳,差别大了去了。

 

 

这片银杏林的成长:

2008满城尽是银杏黄

2011窗外那金黄的银杏林

2011窗外银杏林:终于看到了满地金黄

2012办公室窗外的那片银杏林:雪摧叶落

2012办公室窗外那片银杏林又黄了(1

2012办公室窗外那片银杏林又黄了(2

2012北京银杏遭遇初雪

 

 

 

 

 

 

 

 

 

 

 

 

×××××××××××××××××

说明:有朋友提到了顾城诗“有天”中的诗句,很喜欢,抄在这里。

 

 

有天

顾城

 

总有那么一天

阳光都变成叶子

我的路成为宫殿

 

每块石头都可以住一住

那里的花纹

最大的画家都惊叹

 

总有那么一天

叶子都变成阳光

我的木台升到天上

每个小铁钉都会讲故事

那里的新奇

最小的孩子都入迷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749719.html

上一篇:谁先坏了规矩?
下一篇:是做导师,还是做家长?

34 黎在珣 吕喆 曹建军 武夷山 刘旭霞 李学宽 王浩 王春艳 焦豹 汪晓军 张忆文 吕洪波 蒋永华 徐晓 徐大彬 孙永昌 曹聪 杨正瓴 徐绍辉 黄秀清 曹广福 余昕 徐萌萌 罗帆 王善勇 朱丽红 魏国 陆俊茜 崔建国 ZeroK crossludo anran123 zgg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10: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