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新研究介绍:动物的食粪行为通过影响肠道菌群调控其能量代谢和认知行为 精选

已有 4032 次阅读 2020-7-9 17:57 |个人分类:科普随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食粪行为, 布氏田鼠, 肠道菌群, 认知行为

新研究介绍:动物的食粪行为通过影响肠道菌群调控其能量代谢和认知行为

王德华

 

布氏田鼠.png

(栖息在内蒙古典型草原区的布氏田鼠)

脖套.png

   (限制布氏田鼠食粪行为的装置)

   

202076日,国际微生物生态学学会会刊The ISME Journal在线发表了我们研究组关于动物的食粪行为与能量代谢和认知行为的文章: Coprophagy prevention alters microbiome, metabolism, neurochemistry and cognitive behavior in a small mammal https://doi.org/10.1038/s41396-020-0711-6)。

这项研究揭示了野生啮齿动物布氏田鼠(Lasiopodomys brandtii)的食粪行为对肠道菌群和记忆认知的影响,发现食粪行为可以通过改变肠道菌群而调控能量代谢和认知行为。这是我们研究组在继去年发表的两项成果,即揭示动物的聚群行为(huddling)可影响肠道菌群进而调节能量代谢和产热 (Zhang XY et al. 2019 Microbiome)和肠道菌群通过影响脑-肠轴与去甲肾上腺素互作以调节褐色脂肪组织 (brown adipose tissue) 产热(Bo TB et al. 2019, The ISME Journal)两项研究之后的又一项关于野生动物肠道菌群生理功能的研究成果。

食粪行为(coprophagy)是指动物取食粪便的行为,在动物中很常见。动物食粪包括取食自己(物种和个体)的粪便和其它动物(物种和个体)的粪便 (种内的和种间的)。许多小型啮齿动物会通过食粪行为来满足自身对营养的需求。食粪行为除了对于营养物质的重吸收,还可为动物提供必需氨基酸、维生素B、维生素K等。此外,食粪行为还可以帮助食草动物获取必要的肠道菌群,保持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和功能。

栖息在内蒙古典型草原区的布氏田鼠属于严格的植食性小型啮齿动物。我们研究组以前的研究发现,布氏田鼠具有发达的盲肠和结肠,具有结肠分离机制和规律性的食粪行为 (Pei et al. JCP-B 2001; Liu QS et al. JCP-B 2007)。食粪行为对于维持布氏田鼠的能量平衡状态是很重要的。食粪行为还可以帮助动物获取粪便中的微生物,保持动物肠道菌群的平衡。

这样很自然就会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食粪行为是否影响宿主的肠道菌群?如何影响的?如果肠道菌群发生改变,将会产生哪些生理效应?

我们在这项研究中,通过给布氏田鼠佩戴塑料脖套(防止动物的口接触到肛门),同时在鼠笼底部增加铁丝网,以限制布氏田鼠的食粪行为。然后测定了布氏田鼠肠道微生物群落结构、能量代谢和认知能力的变化,结果发现限制食粪行为降低了布氏田鼠肠道菌群的α多样性,改变了细菌的丰富度,拟杆菌门(Bacteroidetes)增加而厚壁菌门(Firmicutes)降低。当恢复动物的食粪行为后,其肠道菌群的结构和组成也随之恢复。

通过进行生理学特征测定,发现限制食粪行为导致动物的很多生理特征都发生了改变,如食物摄入量增加,但体重降低,盲肠内容物短链脂肪酸含量降低(尤其是乙酸、丙酸和丁酸)、胃饥饿素增加,甲状腺激素T3水平、下丘脑和海马体中酪氨酸羟化酶含量以及多巴胺和5-羟色胺等神经递质含量下降。一个有趣的发现是,限制食粪行为也会影响动物的认知行为。通过对布氏田鼠的记忆和认知水平进行一系列实验测定(如Y-迷宫、异物识别、个体识别等),结果显示限制食粪行为后,田鼠的认知能力受到了损伤。

为了确定限制食粪行为引起布氏田鼠记忆和认知水平的下降是否与肠道菌群有关,我们进一步通过给限制食粪行为的动物补加乙酸盐(一种肠道菌群的主要代谢产物),结果发现乙酸盐可明显改善布氏田鼠由于限制食粪行为而引起的认知障碍,下丘脑和海马体中神经递质的含量也随之增加等。

我们这项研究以布氏田鼠的食粪行为为核心,将食粪行为与肠道菌群和动物的认知水平联系起来,发现了动物通过食粪行为可以补充肠道菌群,保持田鼠核心菌群的稳定,增加代谢产物和维持动物的能量平衡,有利于动物维持正常的记忆和认知水平。

这项工作主要由博士研究生薄亭贝和副研究员张学英博士完成的(同等贡献者),研究生闻靖和田双杰参入了部分工作。本研究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的自助。

 

文章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396-020-0711-6

Bo Ting-Bei*, Zhang Xue-Ying*, Kevin D. Kohl, Wen Jing, Tian Shuang-Jie and De-Hua Wang. 2020 . Coprophagy prevention alters microbiome, metabolism, neurochemistry, and cognitive behavior in a small mammal. The ISME Journal  (https://doi.org/10.1038/s41396-020-0711-6)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1241309.html

上一篇:导师放手,学生才能创新
下一篇:不吃粑粑会变傻? 研究显示啮齿类动物食粪行为影响认知能力

19 郑永军 黄永义 吴斌 农绍庄 周忠浩 李学友 李学宽 戎可 杨顺楷 王代平 刘全慧 栗茂腾 李承哲 张叔勇 刘玉仙 李东风 范振英 蔡宁 张成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21: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