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0]李贺   2009-4-15 17:09
您好,我是一名大学生,学生物,立志做研究,做科学家,刚刚参加了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复试,结果被淘汰。

想再考一年,放弃觉得可惜,毕竟花了很多心血在里面。今年专业课考得有点低,再复习一年肯定能提高分数,南大很看重初试的分数,复试只是走过场。所以只要分高,一切都好说。但是毕竟多花一年时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另外也考虑过调剂,这个时候,学校的好坏已经没有机会选择了,都是普通的学校。不过有几所虽然学校名气不行,但生物方面还是有些实力的。

说一下我考研的动机,并不是想混个硕士文凭好去找工作,我是准备好在学术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一些,比如博士,博后。以后可能就在高校和科研院所工作了。所以基于这一点,请您给我一些建议,是再考一年南京大学呢,还是调剂到整体实力不行但生物有实力的一般学校。
[9]beyiogm2006   2008-12-11 10:10
求助:黄山一位母亲的真情诉说
您好!我名胡丽英,安徽黄山人,我儿曾祥志2006年4月25日在交通执法时,被一台非法营运“黑车”强行故意冲卡撞辗牺牲,我唯一的孩子为了捍卫国家交通事业献出年青而宝贵的生命,年仅23岁。这是一起近年来我省乃至全国罕见的在一线执法过程中遭遇暴力抗法致执法人员死亡的恶性案件。
使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性质如此严重的刑事案件,休宁县有关部门竟重罪轻判,对暴力执法,致我儿牺牲的凶手判刑仅2年?如此对违法者的袒护纵容就是对受害家属与广大执法人员的巨大伤害,同时也损害了法律的尊严与公正!
对这种明显与法理事实相悖的不公正判决量刑,我与丈夫从2006年5月起向县、市、省相关部门申诉,要求对该案进行复查重审,但均如泥牛入海毫无结果,寻求正义的诉求难以伸张。为此,我只得在网上泣血呼救,望尊敬的领导,睿智而正义的网友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这位百般无奈而无助的母亲吧!请您看在我儿已为国家献出年青生命的份上帮帮我吧!请在百度搜索写:曾祥志被撞死亡即可看到案件全过程
http://beyiogm.2006.blog.163.com/edit/网易博址
我最大的愿望:坚信党和政府,依法早日为我儿讨还公道!
[8]mychinasea   2008-9-12 12:54
学术论文抄袭、造假丑闻,实际上就是学术界的“兴奋剂丑闻”!

这种学术界的“兴奋剂丑闻”早已在位于广州的百年名校--暨南大学上演!

暨南大学研究生部副主任、教授、博导邱丹阳的博士学位论文系全盘抄袭!

邱丹阳“博士学位论文”《中菲南沙争端的历史与法理研究》一文的基本结构、论证、分析及结论全盘抄袭自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张良福博士的论文《中国与邻国海洋划界争端》。

邱丹阳的“论文”正文约100页,其中约62页是一字不差地抄袭自张良福博士的论文!

邱丹阳的“论文”总字数约13万字,粗略计算就有8.4万字抄袭自张良福博士的论文。

邱丹阳如此胆大包天地全盘抄袭博士学位论文的行为,闻所未闻,堪称中国学术界之“一绝”!

[7]李飞   2008-7-15 14:44
黄老师的许多文章给人启发和教诲。
[6]王应宽   2008-7-15 12:58
祝贺黄教授博客点击过百万!先生学富五车,够格百万富翁!富而不吝,舍得分享,广济众生,仁智者也!
[5]王汉森   2008-7-15 11:59
黄教授,祝贺博克点击超百万!!!
[4]刘玉平   2008-5-17 13:49
名人的义举应当受关注,普通人的爱心更应获褒扬!

苍天无情人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援!——抗震救灾倡议书
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25440
[3]何毓琦   2008-3-2 11:04
读了您这篇”北師大之恥”博客关于钟华教授与季广茂教授之事不禁想到一句英文成语 “Never get into a fight with a pig. Both of you will get dirty. But the pig actually enjoys it” 钟华教授一定了解这意思.
[2]傅蕴德   2007-9-11 04:07
祝黄老师教师节快乐!
[1]黄安年   2007-3-10 22:25
顾国梅网友: 您的问题我现在一时难以回答,因为80年代末90年代初撰写此书时综合参考了当时看到的一些图书资料,而且我本人对于从人类学的角度研究印第安人的成果知之甚少,现在很难短时间准确说清楚关于当年印第安人的体征是具体引用了那一部著作的研究成果。在拙著《美国的崛起》第31页脚注1是这样写的:“印第安人肤色棕黄,圆颅,宽脸高顴骨,须发粗黑无白发,色盲,手指纹无罗只有箕,战时面涂红色,通称红人。” 记得当时看到一些有关印第安人史的中文著作有路易斯?摩尔根著:《古代社会》,上下册,杨东莼等译,商务印书馆,1987年;路易斯?摩尔根著:《美国土著的房屋和家庭生活》,李培荣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美洲印第安人史》(苏联科学院米克鲁霍——马克莱民族学研究所著,史国纲译,北京三联,1960);《印第安人兴衰史》(美国马克劳德撰,吴泽霖、苏希轼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47);《美洲印第安人史略》(刘明翰、张志宏著,北京三联,1982);《美洲人类的起源》([法]保罗?里维特著,朱伦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等书及有关论文。 近年来,我国学者对于印第安人的研究有了突破性发展,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著作是李剑鸣著《文化的边疆——美国印第安人与白人文化关系史论》1994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其中第16页有涉及这个问题的描述。还有李剑鸣著《美国的奠基时代——1585-1775》,2002年人民出版社,其中第一章第二节“印第安人的世界”第41-42页也涉及到你提到的问题,相关外文资料,也可以从两本书提供的书目中可以找到。或者直接通过网上查找中英文相关资料。 没有满足您的要求,请原谅。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10: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