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再谈艰难上山去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的墓地

已有 2572 次阅读 2016-7-25 07:56 |个人分类:摄影图片集锦(09A)|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葛祖谋老人的墓地

再谈艰难上山去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的墓地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6725发布


10天的博文谈及艰难上山去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的墓地的情景。现在需要补充些细节。

上山去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的墓地是我的心情,这次不去,下次不知什么时候再来,还能否上山都是个问题。不过对于上山的艰难,不仅我估计不足,连带我上山的永鑫恐怕也没有估计到,如果事前晓永他们知道估计会阻止我们这次略带冒险举动的。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上山路基本上是没有的,只能在杂草丛生中开辟一条路来,这自然是永鑫的活。没想到在上山路上,遇到草群群毛剌虫挡住了路,需要小心翼翼地遂一清除杂草上的一群群毛剌虫。雨后路滑,需要十分小心避免滑倒,我们事前没有估计到路滑,是空手徒步上山的。草地里幸好没有遇到长虫,否则麻烦就大了。好不容牵手抵达墓地,下山时口中念念有词,小心、小心,还是踩上青苔滑了一跤,连带牵手的永鑫也跟着滑倒,幸好有所提醒、我腿脚灵活,除了裤子沾上泥巴,并无大碍,兴许是小姨母保佑我们安全下山呢。这场有惊无险的活动也许是我所经历的全部瞻仰墓地活动中最艰难、也最难忘的一次。这荒山原来不是墓地,与其难上也就疏于管控,成为墓地也就可以理解了。

照片21张是12日上午随机拍摄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墓地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6715发布

葛纪华、葛祖谋老人是我岳母的亲妹妹和亲弟弟。她(他)们的墓地安葬在位于杭州萧山云飞村的云飞小学的后山上,这里山林茂密、杂草丛生,山路陡峭,雨后难行路滑,需披荆斩棘,艰难前行。

在我们这一代中能够去看望老人的,也就是我了。如果这次不去看,以后是否有机会就难说了。于是在永鑫内侄的陪同下,艰难上山去瞻仰葛纪华、葛祖谋老人的墓地,代表吕家向老人表达了我们的思念之情。

照片3张是永鑫拍摄的。

1葛祖谋老人墓地

2葛祖谋老人墓地

3葛纪华老人墓地

***********************

生命之灯熄灭    亲族遗泽长存

受命发布吕启祥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2113发布

今天近午,接浙江萧山电话,我的小姨母葛纪华(我母亲葛华奠的亲妹妹)于上午10时多辞世。老人属龙,享年九十六岁。小姨母是残疾人,数十年来,双腿失灵,两耳失聪;但生命意志顽强,思维记忆清晰。她对于保存葛氏宗谱,彰扬先辈事绩是个有心人、有功之人。

葛氏先人葛云飞是清道光年间定海总兵,1841年抗英民族英雄,小姨母保存有《山阴天乐葛氏宗谱》即外祖的家谱等宝贵资料,其中就记载有葛云飞的文献。在山头埠村家乡还有葛云飞故居和纪念葛云飞牌坊及2008年建成的葛云飞纪念馆。

   在现代,近亲中又有两位烈士,一位是小舅父葛理庸,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一位是表兄葛树滋,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牺牲。小姨母所居老屋稍事修葺后今已成为当地具有保存意义的一所民居。堂屋中有联语曰:“山青水秀, 文脉绵远传千古;祖泽家教,两代英烈耀近朝。”横批:“育英蕴华”。该联为葛蛰苏(葛树滋之弟,杭州市公安局退休干部)拟稿命我改定,由蛰苏兄书写。

小姨母捐献了她所保存的珍贵文献,仅存下少量亲人遗稿其中包含外祖父葛陛伦(字需生)传记的一册,今存北京我家中。

我们怀念葛纪华老人,同时更铭记她所铭记的先辈。

        2012113下午

附照片两张拍摄于1997924,合影的是小姨母(左)和我母亲(右),单独照是小姨母。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科学网博客,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628927.html  

***************************

民族英雄葛云飞宗谱和葛纪华老人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2113发布

说起1841年抗英民族英雄葛云飞,了解中国近代历史的人都知道,他的英雄事迹写进了我们的教科书,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含有葛云飞重要文献家谱资料的《山阴天乐葛氏宗谱》得以保存至今和一位老人的名字不可分割,她就是今天上午去世的96岁老人葛纪华, 她是吕启祥母亲葛华奠的亲妹妹,葛云飞是我们已故母亲葛华奠老人(1009-2004)和葛纪华老人(1916-2012)的叔祖父。在文革浙江两派争斗极其严重的情况下,葛纪华老人将《山阴天乐葛氏宗谱》这件宝贵文献保存下来实在不易,90年代末她将《山阴天乐葛氏宗谱》献给了国家,仅存下少量亲人遗稿其中包含外祖父葛陛伦(字需生)传记的一册,今存北京我家中。三年前的今天,我撰文《独家发布:葛云飞宗谱的部分影印照片》(见下文,照片见该文),为了怀念葛纪华老人,现再发如下:******************独家发布:葛云飞宗谱的部分影印照片

已有 1760 次阅读2009-11-3 08:19

独家发布:葛云飞宗谱的部分影印照片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09年11月3日发布

1841年抗英民族英雄葛云飞是我们已故母亲葛华奠老人(1009-2004)的叔祖父,十年前,在萧山教研局老师陪同下,我由杭州去萧山(现在划归杭州)进化镇山头埠村,看望小姨母葛纪华(葛华奠老人的亲妹妹)老人,她亲手交给我由她保存的《山阴天乐葛氏宗谱》即吕启祥外祖的家谱等宝贵资料,其中就记载有葛云飞的珍贵文献档案。在山头埠村我还瞻仰了由宫保第和葛氏宗祠组成的葛云飞故居和纪念葛云飞牌坊。

宫保第,建于清代,是葛云飞的诞生之地,现存建筑为面宽五间带两间厢房的二层楼屋。葛氏宗祠,建于清中晚期,是葛云飞的读书地,由门厅、正厅和厢楼组成。根据母亲在世时的回忆,她幼年也是在那里读书的。我目睹了葛氏宗祠得以历尽磨难,完整保存至今,实在不易,当时,我还在葛氏宗祠看到了御赐葛云飞的“忠尽可风”牌匾。最近欣喜2008年12月,在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下,葛云飞纪念馆落成。

现在萧山居住的葛云飞后裔及他们的亲友有太多的关于葛云飞的记忆和传闻,还有少量辗转留存的实物,这些实物和口碑资料辅以可靠的历史文献对于较为准确的还原历史真相十分重要,当然在进行过程中需要排除非学术因素。

进化镇山头埠村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这里不仅养育了像葛云飞这样的民族英雄,而且还有像汤寿潜这样的近代工业实业家和社会知名贤达,山头埠村相对完整保留了近代江南的住宅建筑风格和文化氛围,是座具有长期保留价值的不可多得历史文化小村。

现在发布的是笔者手中持有《山阴天乐葛氏宗谱》原件中一卷的部分影印照片,这些资料对于葛云飞研究有着珍贵文物的价值。

附照片19幅,其中最后7幅照片是从下面所附网上资料中下载的。

附网上资料:

**********************************

葛云飞故居

   葛云飞故居位于浙江省萧山区进化镇山头埠村,由宫保第和葛氏宗祠组成。宫保第,建于清代,是葛云飞的诞生之地,现存建筑为面宽五间带两间厢房的二层楼屋。葛氏宗祠,建于清中晚期,是葛云飞的读书地,由门厅、正厅和厢楼组成。葛云飞故居宫保第和葛氏宗祠是民族英雄葛云飞出生、成长和接受教育的地方,是缅怀先烈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两处建筑均建于清代,为典型的江南民居和宗祠建筑。

  葛云飞(1789-1841),字鹏起,凌台,号雨田,浙江山阴天乐乡(今肖山县王湾村)人。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考中武举人。道光年间中武进士。道光十八年(1838年)署浙江定海镇总兵。不久,雅片战争爆发。一八四O年七月英舰进犯舟山,侵占定海,抢劫财物,奸淫妇女,残杀百姓。在国家危难的关头,葛云飞出任定海镇总兵,提出《灭夷十二策》,积极布置防御。一八四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英将璞鼎查率舰二十九艘,兵二万余再犯定海。葛云飞同寿春镇总兵王锡朋,处州镇总兵郑国鸿领兵分守土城,竹山门与晓峰岭,奋力迎敌。葛云飞部驻守前沿土城,担任正面防御,兼协同指挥三军作战。他身先士卒,日夜坚守前沿阵地,亲手点燃大炮,击断英军大船船桅,打响了定海保卫战的第一炮。定海三总兵率兵激战六昼夜,打退了英军一次次进攻,终因孤悬海外,失去外援,伤亡惨重。王锡朋在麈战中壮烈牺牲,郑国鸿身受重伤,也不幸以身殉国,晓峰岭和竹山门先后失陷。葛云飞腹背受敌,面对步步逼近的敌人,他率领二百士兵持刀转战竹山门,与敌人展开肉搏,连毙数敌,身受四十处创伤,坠崖身亡。定海保卫战是雅片战争期间最悲壮,激烈的战斗之一。定海三总兵及全体将士表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崇高的民族气节。人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在敌寇入城的当天冒死寻找烈士遗体,连夜运出定海,后移葬烈士故乡,肖山县临浦所前山王湾村。

http://culture.zjol.com.cn/05culture/system/2006/08/02/007783228.shtml

********************************

杭州名人墓 之十 葛云飞墓

2009-03-27 11:19:41

葛云飞(1789——1841),字鹏起、凌台,号雨田,浙江山阴(今萧山县)人。出生于行伍家庭,父葛承升,武举出身。嘉庆二十四年(1819)武举人,道光三年(1823)武进士,七年署黄岩镇水师中营守备。因缉捕“海盗”,屡建军功,五擢至总兵。道光十八年(1838年)署定海镇总兵,不久实授。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英军入侵定海,葛云飞带父丧孝出征,任定海总兵。不久,鸦片战争爆发。一八四O年七月英舰进犯舟山,侵占定海,抢劫财物,奸淫妇女,残杀百姓。在国家危难的关头,葛云飞提出《灭夷十二策》,积极布置防御。一八四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英将璞鼎查率舰二十九艘,兵二万余再犯定海。葛云飞同寿春镇总兵王锡朋,处州镇总兵郑国鸿领兵分守土城,竹山门与晓峰岭,奋力迎敌。葛云飞部驻守前沿土城,担任正面防御,兼协同指挥三军作战。他身先士卒,日夜坚守前沿阵地,亲手点燃大炮,击断英军大船船桅,打响了定海保卫战的第一炮。定海三总兵率兵激战六昼夜,击退了英军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孤悬海外,失去外援,伤亡惨重。王锡朋在麈战中壮烈牺牲,郑国鸿身受重伤,也不幸以身殉国,晓峰岭和竹山门先后失陷。葛云飞腹背受敌,面对步步逼近的敌人,他率领二百士兵持刀转战竹山门,与英旱展开肉搏,连毙数敌,身受四十处创伤,血战六昼夜,十月一日英勇牺牲在战场上。为中国近代史上抗英的民族英雄。定海保卫战是鸦片战争期间最悲壮,激烈的战斗之一。定海三总兵及全体将士表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崇高的民族气节,为近代史上的民族英雄。

葛云飞墓在萧山所前镇三泉王村石板山南麓,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大墓用石块砌筑围墙,石板压顶,并雕筒板瓦。墓宽7.5米,深8米,高4.2米。面阔五间,中部三间向内凹进,上刻“诰授振威将军追赠太子少保葛壮节公之墓”,正脊刻“忠荩可凤”,系清咸丰亲笔。两旁刻“泉台光宠泽,抔土奠忠灵”。前设祭桌,石板铺地。两梢间向外凸出,与明、次间前室的前沿齐,封以拦板。望柱高2.65米,柱雕狮子。清王端履撰联:“视死竟如归,遇大节不可夺志,临难无苟免,惟杀身乃得成仁。”葛云飞墓环境肃穆幽静,远处丛山迭起,近处果树葱郁。1981年,浙江省人民政府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http://blog.hangzhou.com.cn/index.php/103265/viewspace-157560.html

***********************************

云飞村民自筹资金建葛云飞纪念馆

发布日期: 2009年1月5日9:49

  近日,民族英雄葛云飞的故居新添一处景致——红漆大门、威武的塑像、古色古香的殿堂,这就是进化镇云飞村修建的葛云飞纪念馆。

  建葛云飞纪念馆,是云飞村历届村委的想法,也是村民们共同的心愿。如今这个愿望最终变成了现实,经过全村人共同努力,历时3月,葛云飞曾经读过书的葛氏宗祠建成了纪念馆,并陈列出相关古物和文献资料。日前,葛云飞纪念馆已对外开放。

  建纪念馆祭奠英烈

  葛云飞出生在云飞村,他的故事一直在家乡流传。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时任定海总兵的葛云飞排除清政府投降派的阻挠,率部抵死保卫定海,最终壮烈牺牲。

  云飞村人一直有一个朴素而执着的愿望——建成葛云飞纪念馆。历任村委都死死地看护着葛氏宗祠,任谁想打它的主意,都坚决不同意,这也使其得以完好地保存下来,为后来建设纪念馆打下了基础。

  这届村委班子上任以来,就在为建设纪念馆而做准备。他们到杭州、定海、舟山等地,进纪念馆、博物馆、档案馆等,广泛搜集有关英烈的史料和文献,参观纪念馆的建造格局,足迹几乎踏遍了全省。

  每到一处,他们会将看到的有关 文物、文献、英雄塑像等拍摄下来。“光葛云飞的塑像就拍了好几十张。最后我们确定参照定海纪念馆的葛云飞塑像来做。那段时间,相机都拍坏了。”云飞村党支部书记裘迅翔笑着说。

  2008年10月葛云飞纪念馆着手筹建了,筹建委员会成员都是云飞村人,纪念馆所有的布局、设计、制作工作全由筹建委员会亲自承担。裘迅翔懂设计,纪念馆的葛云飞塑像设计、文物的仿制还原等系列工作几乎由他包揽。而巧于木工的村民裘志华等人一丝不苟地坚决执行。“设计自己做、木匠自己做,这不仅仅是节省了成本,更重要的是表明我们建馆的一片热情,对英烈的无限崇敬。”裘迅翔说。

  2008年12月,在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下,葛云飞纪念馆终于完成。

  “保护文物我们晚了一步”

  村民们对村里建设纪念馆积极支持,真的是有力出力,有物捐物。有的村民翻箱倒柜搜集与葛云飞有关的古物,送到纪念馆:84岁的葛老伯送来了清朝时的斗、村民葛洪强找出了鸦片战争时期的烟斗,还有的送来了葛云飞的画像、儿时戴过的帽子、葛云飞家书笔迹等。村民葛坑奋常到纪念馆来做义工,葛万海则义务地挨家挨户上门搜集古物。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纪念馆共收集到40余件古物。

  纪念馆的建设也得到了镇政府、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中国谱牒研究会会员、区历史学会副会长王炜常先生送给纪念馆的《山阴天乐葛氏宗谱》是馆中珍品了。

  纪念馆开馆那天,区、镇、相关部门的有关负责人都到场了。“建得不错!”“一个村建成这样,真是不容易啊!”各级领导们的赞扬让云飞村人深感欣慰。

  但有件事让裘迅翔等人难以释怀。原来,定海、舟山等地建设纪念馆时,曾经不止一次地来到云飞村搜集古物,很多有关葛云飞的古物已被人搜集拿走了。比如原先葛氏宗祠里那块当时皇上御赐葛云飞的“忠尽可风”牌匾、葛云飞练武的端墩等物都被拿走了。他们在参观时都看见了。“我们再不保护,可能以后更没机会了。保护文物,我们已经晚了一步了。”裘迅翔痛心地说。

  过去晚了,今后不能再拖了。云飞村决定在精心管理和爱护好葛云飞纪念馆的基础上,行之有效地开展葛云飞学术研究活动。

来源:萧山网—萧山日报  作者:记者 李华 通讯员 田何兴  编辑:王鹰

http://town.xsnet.cn/jinhua/tpxw/803992.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15&do=blog&quickforward=1&id=267126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科学网博客,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90748.html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5-992610.html

上一篇:辛勤经营特色蛋包饭的夫妻摊点
下一篇:扩建中的葛云飞小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