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就陈宜禧答央视国家记忆栏目记者

已有 932 次阅读 2019-5-18 07:51 |个人分类:纪念沉默道钉|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陈宜禧答央视国家记忆栏目记者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18发布(第21644篇)

2019510是美国第一条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为纪念美国近代工业化和联邦统一进程中这一重大标志性事件,缅怀数以万计的铁路华工所做出的无可替代的无私奉献和历史贡献,426下午央视国家记忆栏目摄制组对我进行了约三个小时的专访,我逐一回答了陶磊导演提出的20个问题,自510起,我将通过博客陆续发布对这些问题的答复。

问题之十七、十八、十九,

十七 ,陈宜禧当初是怎么去的美国?他去了美国之后的经历?

远涉重洋寻找金山梦和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和美西家园的华人华侨,始终心系侨乡,其突出代表就是当年参与兴建太平洋铁路又返回祖国兴建新宁铁路的陈宜禧先生。

据陈宜禧家谱和台山历史文化集《陈宜禧和新宁铁路》一书叙述,宜禧186015岁来美,1865年参加了修筑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工作,后被委以招雇华工的职务,后又任工程师助理,在美参与铁路工程40年,为创建新宁铁路奠定基础。陈宜禧在美国40年的生涯是怎样度过的,既需要从新宁的乡土资料来发掘,更需要从美国的档案资料中来寻找,解剖好这一个案的意义显然不言而喻。

陈宜禧,1844年出生于台山市斗山镇秀墩乡美塘村,15岁时在美国一位铁路工程师家里帮佣。1865年参与修筑太平洋铁路,从杂工做至技术工、管工,直至升任工程师。历时40年。他于1904年回国,倡议修筑了新宁铁路。 新宁铁路从1906年的破土动工,至19203月全线通车,历时14年,建成铁路长138.101公里,干线从台山的斗山镇至江门北街,支线从台山的台城至白沙,干线共设车站37个。1984年台山县人民政府在为他重立的铜像中有一段话说:石可破,不可夺其坚;丹可磨,休领褪其赤;陈宜禧爱国爱乡之光辉形象不可灭。为纪念陈公开拓家乡交通之业绩,褒扬其坚忍不拔之奋斗精神。

 

   有关陈宜禧当初是怎么去的美国?他去了美国之后的经历的详情,依然需要依据文献资料历史遗存和田野调查,美中民间和政府间的精确合作研究来探索。例如戴永洁在《陈宜禧和新宁铁路》(中国华侨出版社,2007)中谈及旅美回乡的基督徒陈宜道在18606月带着陈宜禧来到美国西雅图做杂工的,又怎样进入铁路学校读书,186520岁时参加了修筑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工作,逐步从杂工升为技术工、管工。后又被委以招雇华工的职务,并担任了工程师的助手等情节,还有进一步厘清的必要。。

 

1820世纪初,中国铁路利益被列强瓜分到了什么程度?面对这样的情况,当时中国人如何反应?

 

19世纪末尤其是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西方列强加紧了对于中国铁路权利的争夺,据不完全统计,1911年中国共有铁路9600公里,其中西方列强直接投资占46%, 贷款建路40%,中国自己控制的铁路不足7%。西方列强在东北、长江流域进行了争夺路权的较量,1909年6月英、德、法三国组织银行团与清政府签订了《湖广铁路借款合同》,随后又美国强行加入,三国银行团成了四国银行团,1911年5月四国银行与清政府订立了《粤汉、川汉铁路借款合同》,清政府以“铁路干线国有”之名强行收回商办的粤汉、川汉铁路,并转让路权给西方列强,从而触发了爱国保路运动,也成为武昌起义的导火线。

 

19,新宁铁路建成后,为什么陈宜禧离开了铁路公司?他的晚景如何?

 

   在我看来,迄今为止,美国铁路华工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陈适宜禧。同时堪称美国铁路华工第一人,这不仅是因为他参加了第一条太平洋铁路的修建,他响应孙中山先生实业救国的号召,作为民营企业家,她还建设了我国第一条在广东的台山侨乡苦心经营长达30年之久(1909-1939)的新宁铁路。这家铁路的经营,借鉴了陈宜禧在美国参与修建太平洋铁路的经验又是在20世纪初我国的爱国路权运动背景下开始的,是在美国爱国华侨和侨乡人民的支持下开展的 。由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39年初,新宁铁路遭受严重破坏,终于在1939年6月21日被拆毁。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5-1179721.html

上一篇:小议作茧自缚
下一篇:就铁路华工影响力答央视国家记忆栏目记者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08: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