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泽华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邱泽华

博文

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老人,走了

已有 3052 次阅读 2020-12-2 15:0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早上,在阴冷的天气里,去东郊殡仪馆参加了黄相宁的追悼会。老黄是1130日凌晨走的,享年83岁。

 

在地震局里,老黄真算得上一个人物,有不少高光时刻。

如果说亲耳聆听过李四光部长的教诲不算什么,那么当面向华国锋主席汇报过工作应该是够荣耀了吧!

如果说被“凤凰卫视”采访还不够高大上,在美国的“探索”纪录片中用一个长镜头专门介绍应该是够令人仰慕了吧!

如果说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国内建立了数十个观测点还不算了不起,那么用中国的仪器在国外建立一个十多个观测点的地震预报台网还有什么人做到过吗?

 

在中国的地震预报历程中,除海城地震外,还有一件享誉世界的重大事件,就是唐山地震的时候,河北青龙县依据一次地震会商的预报意见成功地做了预防,“没有一个人在地震中死亡”。地震局不少人都说自己提供了这次预报意见,但是联合国的一个机构最终把功劳记在了地应力观测和黄相宁头上。

 

老黄确实预报过一些地震,还预报过1998年的大洪水!

 

黄相宁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顶头上司,其实就是一个组长,负责用地应力观测数据进行地震预报。算上我,组里一共6个人。在我眼里,当时的观测仪器、预报方法都太土,加上我甚至对流行的理论都怀疑,因此不愿意直接参与这种工作,一心用在自己的研究上。我感谢老黄对我网开一面,任由我干自己的事。他不是等着看我笑话,而是给了我一种尊重,一种平等相待。我最困难的时候,他还给过我很大的帮助。

 

说实话,作为他身边的人,我知道老黄有很多虚报。时间长了,我甚至把他的一些预报就当耳旁风了,他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但是,有一件事是我的亲身经历,不妨一提。

2000年的时候,美籍华裔朱若敏女士以联合国的名义筹集了一笔钱,由老黄领导,朱若敏是协调人,在菲律宾建立了一个地应力台网。我作为翻译一起去了。记得一共建了11个观测点。当时还有葛丽明、张培耀和刘长义。葛丽明一直是老黄的得力助手,甚至在国外还帮助他收集国内台站的数据,手工绘图。

跟我们合作的是在国际上都有名的菲律宾火山-地震研究所。一天,在一个中-非两边人员一起参加的会议上,老黄突然说到,根据广东一个台站的观测曲线变化,台湾最近将发生6级左右地震!这让我大吃一惊,当时就质疑他是不是一定要说这种话。老黄执意要说,我只好把这个话翻译过去。我深为在这样的场合发布这种预报意见感到不安,都不好意思看菲方人员的复杂表情,吃惊、不屑、将信将疑……。

后来,我们拜访部长、乘直升机各处奔波,建立观测点,我几乎把老黄的预报忘了。大概过了十天左右,我们又一起开会,非方的一个人员忽然说到,台湾刚刚发生了一个地震,6级左右!

 

我看过那个台站的异常变化,确实是一个异常变化。但是广东的台站观测与台湾的地震能有什么关系呢?

老黄还用北京的台站观测预报过新疆的地震!“探索”纪录片里提到的就是这件事。

我不相信这里有什么玄妙的联系。我觉得两件事的一个共同点是,那个时候正是那里地震多发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想,那些时候,天意站在了老黄一边。老黄把全部一生奉献给地震预报,不值得这份天意。

 

老黄是地质大学毕业的,学的是石油勘探。据说他退休后还帮助钻井定位找到过石油。他对我说,他不能把找油的秘密都公之于众,“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知道什么秘密,但是我相信他的情怀。

 

老黄走了。地震预报的那个时代渐行渐远。

那个时代不够科学,但是够高尚,也够精彩。

现在的地震预报尽管已经有很大进步,其实也仍然不够科学,还不够高尚,更不够精彩。

 

老黄,走好。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9301-1260800.html

上一篇:李四光是被谁打败的?

16 郑永军 杨正瓴 檀成龙 武夷山 夏炎 闵应骅 郑强 张学文 孙颉 徐义贤 王晨 刘钢 王安良 刘山亮 蒋力 李务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8 16: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