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生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uach 厦大中文系教师,体制内的挣扎者

博文

春节杂感 精选

已有 5671 次阅读 2015-2-19 14:3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春节, 春晚, 拜年, 微信

今年是外婆去世的第一年, 爸妈春节期间必须在外婆家守夜。

他们不能去厦门,我只好回武汉。

飞机降落到天河机场时,天空正飘着小雪。两个城市的温差超过15度。

从回到家的第一天开始,就感觉皮肤干燥到痛,擦多少润肤露都没用。

直到这几天气温上升,才逐渐缓解。

所谓的故乡,如今也只是让我产生生理不适的地方。

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武汉每天不一样”的宣传标语,也让这个城市离我记忆中的故乡越拉越远。


住在汉口父母家。到家的当天,厨房的灯就坏了。

单位的老房子,没有完善的物业服务。社区中心也不提供水电维修服务。

爸妈说把厅里的灯开着就行了,厨房也能看见。

多住了几天之后,发现家里坏的东西还真不少。爸妈也不着急找人修,能凑合就凑合。

最搞笑的是,厨房水池的水龙头严重漏水。我说需要找专人来修,爸爸就拿个透明胶带一捆,说“修好了”。结果,除夕前一天,胶带也不管用了,然后大家就只能在卫生间洗菜、洗碗。

“常回家看看”是不错的,可是想长住下去,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生活方式、思想观念的代际差异自不必说,父辈与子辈之间的性格差异也很难搞定。

血缘的联系并不能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变得更加容易。


除夕晚上,去武昌外婆家吃年夜饭。

这次的年夜饭是大舅妈在一家餐馆订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去餐馆吃年夜饭。

外婆在的时候,都是去外婆家吃。不完全是钱的问题。

总觉得一家人,在家里吃更自在,哪怕家里人口越来越多。

没有外婆的年夜饭,一个小时就散了。

我吃得最多的一道菜是青菜糊,果然是老了。

爸爸去外婆家守夜(打麻将),我和妈妈回汉口。

妈妈看春晚,我开始用手机给朋友拜年。


微信朋友圈不知何时已经积了800多条信息。简直是information overload。

以前觉得手机短信拜年就已经很麻烦了,那些明显是群发的拜年短信,回了觉得有点勉强,不回又觉得有些失礼。

今年才发现微信拜年更烦人。对那些朋友圈里群发的拜年信息,我基本不看、不回。只回那些单独发给我的拜年信息。我也不在朋友圈里群发,只给自己care的一些师友发微信或短信拜年,并且全部亲手输入。

有点怀念纸质贺年卡的年代。从挑选贺卡,到酝酿祝词,认真书写,最后到邮局邮寄,每一步都包含了自己的一番心意。朋友寄来的贺卡,也可以一直收藏。

这是一种一对一的深度关系(参见木心的《从前慢》,http://tv.sohu.com/20150116/n407854125.shtml)。

难怪小D现在除了email,什么新媒体通信方式都不用。


十点多的时候,因为想看李宇春的表演,在电视机前坐了一会儿。

公布的节目顺序和实际的播放顺序不太一致。看了一个假得要命的小品,听了一首难听的歌,没有等到《锦绣》便上床了。

今早上网,发现“李宇春假唱”竟然上了微博头条。

梁欢、耳帝等一众乐评人都认为李宇春假唱,玉米则是拼命为偶像辩白。

闲情的直播楼里也有人说,选秀出来的,假唱不应该。

上一次春晚,毁十年名节,这个代价真是太大了。


外婆不在了,春节的年味也就更淡了。


【初四的晚上离开武汉,走的时候下着雨。爸妈送我到街上打的。因为没有孩子,所以还是被爸妈当小孩一样地照顾着。爸爸拖着我的大行李箱,然后帮我把箱子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箱子里塞了不少爸妈、亲戚做的食物,沉得我都拎不起来。告别时,爸妈又叮嘱我“注意身体”。这类话,总是他们对我说,我很少对他们说,尽管他们的年龄加起来快150岁了。如果能这么一直被父母呵护着,该是多么幸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88127-868988.html

上一篇:教学的负能量
下一篇:《小时代》的文化小革命

10 庄世宇 武夷山 徐士杰 王春艳 黄永义 林中祥 shenlu nasagsfc zjzhaokeqin HLpop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20: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