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gengosianc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wgengosiancn

博文

牵念一生│怀念姥姥

已有 1726 次阅读 2017-9-6 09:40 |个人分类:作品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怀念, 感恩, 力量!

牵念一生怀念姥姥

那天午后,天气爽朗,漫天少云,风飕飕吹拂着脸庞,带着心爱的愿纸与愿瓶,我来到铁桥边。黄河水在脚下汹涌着,波滚着砂石向远方流去,俯身望去,因注目一方久站,眩目感随之涌上心头。闭上双眼,扶着栏杆,听着涛涛水声,感受着漫天苍生之渺小,慨叹着天地万物之伟大。望黄河水能带走一切悲伤与痛苦,满载着一切美好和祝福,流向不知远方的远方。


拧开瓶盖,展开黄色的愿纸,写着“我想你,我念你,我无法没有你,愿天堂没有孤独,我与你同在—爱你的外孙”。将愿纸卷成书卷样,用红线一匝一匝缠着一切的念,放入愿瓶里,再拧紧,拧紧后再拧,一圈圈地拧,生怕任何一条微小的缝隙会破坏它的旅程,生怕从此放手一掷就什么也留不住了。拧得手发麻发红,拧得手落皮生痕,拧罢后,轻轻拿到眼前,静静地忍不住多看几眼,心里默想,别了,我爱的,爱我的。抬起手臂,用力一掷,愿瓶带着愿纸流向上空,冲破阳光与空气的阻扰,继续向高远处滑翔,落到了看得见的水面上,随之跟着黄河水一起翻滚、旋转、跳跃,从此伴着黄河水一起生芽、流浪、成长,飘向遥远的未来。


现在数数,姥姥离开我已经有1680个日日夜夜,我离开姥姥也有四年半的时光了。对于姥姥的离开,我一直不信,心里也一直不承认,总觉得她还在我身边,等着我假期回去看望她,只是我很久没见过姥姥了。时间长起来就可怕,像是魔鬼,明明那时随时可以见到她,刹那就不能再相见了;明明感觉很近,确实如此之远;明明以往回家都走的老路,现在却很少走往了。时间,让这成为史上最遥远的距离,只有回忆才能跨越苦海,只有思念才能驶过路途,只有不舍才能归向彼岸。时间,真是魔鬼,让我成长,亦让我饱受纠结之苦。


姥姥,在我的生命中,一直以来都是对我非常重要的人。自我出生后不久,姥爷就因患病去世了。二十年来,一直是姥姥一个人过,过的非常辛苦。从小我就喜欢在假期,无论寒假,还是暑假,都去姥姥家住,一直到上大学都是这样。小的时候不明事,在姥姥家就是各种玩,后来渐渐长大,越来越觉着姥姥过得不易,到现在,更加明白姥姥的苦与累。


2013年初,姥姥在我回家后十天就离开了。其实,那时在学校就知道姥姥身体大不如前,可是没想过会是这么快。姥姥在得病前,身子一直非常好,有的男人干不了的活,姥姥也可以做,七十多岁了,头上也没见有白发。那时,屋子前院种着各种菜,经常可以看到姥姥挑水浇菜、施肥劈柴、织布纺线、纳鞋制衣,样样都会,样样精通,人人夸赞,人人羡慕,可最后可恶的恶魔还是缠上了姥姥。我从学校回来,一进门便立即去看望姥姥,就想赶紧见见姥姥。我妈带我走到房间里,然后出去了,留我跟姥姥两个人。当我看到姥姥那面后,我害怕了,不敢多看几眼,我怕我受不了。姥姥已经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嶙峋,说话也十分困难,几乎没力气站起来,只能平躺在床上,那刻我知道我的眼泪已经不听话了,我赶紧转头背对着姥姥,停留片刻,强忍着泪水面向姥姥,我不想让姥姥看我伤心的样子。记得,姥姥忍着疼痛,准备抬头,我赶紧将耳朵凑到姥姥嘴边,虽然听不大清楚,我大概还是听明白了。姥姥说,前几天有个奶奶,拿着鸡蛋,看过她。这是姥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最后一句。看到姥姥眼角有眼眵和泪花,我用纸巾轻柔地帮她拭去。我对姥姥说:“姥姥,没事儿的,都会好的。”每个字都带着哽咽声,每个字说出来都很艰难。


回到家,静静地倚着沙发,闭着眼睛,那滚烫的泪水不受控的沿着脸颊一直流呀流呀,感觉要将一辈子的泪水都流尽流枯。我不敢和我妈谈论什么,我害怕关于姥姥的每个字眼,每个消息和每个过去。有时,大晚上睡不着,走到门外,寒风如刀片割着肌肤,一个人站在路灯旁,失声痛哭。我尽力控制我自己,不敢也不想让人听到半点动静。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昏黄的光影中,有一个独身人影,难受地肩头不停的抖动……


此后的每一天,我都会骑着车,穿着厚厚蓝色的羽绒服,戴着耳机单曲播放着《偶阵雨》,冒着凛冽的寒风去姥姥家,去陪陪她,让她觉得她的身边有我,有爱她的外孙。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单调的重复着生活,走过一遍又一遍一样的轨迹,日子如细水,一天天慢慢地流去。突然,那天夜里,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知道还是来了,来了。随即赶去,看到她安详的脸庞,静静的身子被团团围住,我安静地好好的看了姥姥最后一眼。听我妈讲,姥姥走的很平静,也很安然。姥姥走了,永远走了。


过后听我姨说,姥姥硬是把生命往后拖了十天,为了能等我回来,为了能再看我一眼。我说我很幸福,姥姥等到了,我也等到了。我说我也很知足,能陪着姥姥一起度过她生命中最后的时日。姥姥离开的那年,我基本天天做梦,全是姥姥的梦,全是姥姥还在的好梦。我感觉,我离姥姥很近,姥姥离我也不远。我从不觉得姥姥已远去,只是除了梦里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时至今日,有时还是会做梦,也都是好梦,可梦一旦醒来,感到一切都是破碎的,再也无法重来。对于姥姥的离去,我悲痛欲绝。可是,对于离开我们,姥姥更是不忍。我现在,特别希望我能陪在姥姥身边,哪怕能让我多看一眼也好,可那真的已不可能。我在想,即使折我光阴,我也情愿换回姥姥的存在。但,那只是一个梦,一个永远不可能的梦,一个已支离破碎的梦,一个被水浇灭的梦。


大家都在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我一直都在念念不忘,可是我的念想只会远去,毫无回响!念念和回响如隔岸山崖上的松柏,站在一方的你,只能痴痴地望着那边。


姥姥走了不到一个月,我写下一首心中的诗以诉离殇,也是为了更好更准确记录陪伴姥姥最后日子时的心境,以下将其摘录如下:

千年梦殇,谁翘首以盼

繁花碎尽,

夜暗寂影乘风飘逝,

痴醉在亦真亦幻的愁绪里,

寻觅冬歌中的一丝忧韵。

追忆往事终不归,

肝肠寸断早空然。

多情自古恨别离,

寂风零铃泪梦中。

残烛枯灯锁寒影,

繁华落尽心生冷。

几重梦影,

又是一道离惜的残殇,

倾覆了彼时绝美的时光;

几厢往事,

徒叹夜色中那遍地铺就的红妆,

记忆的心扉稀释着美丽的忧伤,

在风中嘶声悲泣最哀婉的离殇。

在萧寂的冬日里,

演绎着如梦的空灵;

在冷清的庭院中,

沉淀着曾经的过往;

在剪烛的西窗前,

醉笑着不诉的凄伤;

在暖手的冷炕边,

沉静着销残的目光。

几经忧伤几情哀,

人世沧桑迷雾霭。

深院幽兰人狂癫,

万世红尘葬何边?

此情可待成追忆,

冷灯苦雨醉不离。

梦回人间四月天,

谁把笛声春日赞?

                 -2013.2.21

                      癸巳蛇年正月十二

在姥姥走后半年时,为了怀念姥姥,仿照余光中先生的《乡愁》,写下了心中永远的诗,写下了心里永久的思念。

小时候

幸福是一炕满满的糖果

我在土炕的这头

姥姥在案板的那头


长大后

幸福是一碗香香的面条

我在饭桌的这头

姥姥在厨房的那头


后来呀

幸福是一句暖暖的关心

我在暖心的这头

姥姥在唠叨的那头


而现在

幸福是一梦久久的怀念

我在梦中的这头

姥姥在天堂的那头

                               —作于2013.8.11

今年初,又将其译成英文版《Happiness》。


Happiness

As a boy,

Happiness seemed an adobe kang full ofcandy.

Here am I,

Grandma stood on one side of thechopping board.

When grow up,  

Happiness became a bowlof noodles full of memories.

Here am I,

Grandma situated in theinterior of the kitchen.

Later on,

Happiness turned to bea concern full of love.

Here am I,

Grandma belonged to theperson of chatter.

And to-day,

Happiness looms largeto be a dream full of miss.

Here am I,

Grandma lies on the otherside of the heaven.

---Translation on March7, 2017

姥姥,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姥姥,你还好吗?

                               —作于2017.9.5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233439-1074489.html

上一篇:玖月归去,不诉困苦,向着阳光,终会花开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6: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