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喜提一对双胞胎,然而爹却可能不是同一个?
张磊 2020-3-27 21:23
在很多人眼里,双胞胎似乎被视为生命奇迹之一。一对双胞胎的长相样貌、说话方式甚至生活习性,都让人难以分辨。 毫无疑问,双胞胎的相似性和复杂性都值得感叹,但其实人们对双胞胎现象的了解只是冰上一山。 ​ 你能想象一对双胞胎居然能有两个爹的现象发生吗?又或者就算是同卵双胞胎却偏 ...
1177 次阅读|没有评论
从60只到2亿,霸道八哥入侵美国撞毁飞机、吃垮农业
张磊 2020-3-11 10:52
鸟撞飞机,已经不算什么稀奇事了。它们与飞机的互相伤害,曾引发无数次紧急迫降和坠毁事故。 但你有没有见过一大群鸟“袭击”机场的大场面吗? 让人密集恐惧的欧洲八哥 1960年10月,上万只欧洲八哥入侵波士顿洛根机场就造成了一场大灾难。机场内的飞机一度被黑压压的小鸟包围,让人直犯密集恐惧。 其中一位机长W ...
1307 次阅读|没有评论
用臭脚和腋下的细菌做芝士,让你尝到偶像最私密的味道
热度 1 张磊 2020-3-7 12:53
​一说起芝士,很多人会忍不住咽下口水,脑海里冒出它那又香又光滑的口感。但如果只是能想到这些的话,说明你对芝士的认识太浅了。 芝士作为重口味的代表之一,就有着令我们国人闻之丧胆的存在。比如就有人用贝克汉姆穿过的臭鞋里的细菌,做了一块带脚臭味的芝士。 除了脚上的细菌以外,人类腋下、 ...
132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海鸟将蝙蝠反复扔海里折磨,动物会享受虐杀的快感吗?
张磊 2020-3-4 09:30
一般认为,在残酷的自然界,捕猎者不会主动虐待自己的猎物,虽然它们也会为了生存而杀死猎物,但这与虐杀有本质区别,并不是为了取乐。 不过,最近有研究人员却拍到了一些有趣的画面。一只白腹海雕抓到了一只果蝠,这只海鹰本可以直接杀死猎物饱餐一顿,但它却一反常态,将果蝠扔进海里再捞起反复地折磨,看起来就像是 ...
1356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为证“地球是个平面”,64岁老人自制火箭坠亡,或成阴谋论组织最大英雄
张磊 2020-3-3 09:38
2月23日,一个绰号为“Mad Mike”的64岁民间火箭爱好者引起了广泛关注。 当天,迈克·休斯(Mike Hughes)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荒漠地区发射了 自制的载人火箭 。而驾驶舱内坐着的,正是这位无畏的老人家。 迈克·休斯(Mike Hughes) 但不幸的是,这位加州万户却在发射过程中丧生。 而其死亡的背后,则与美国最大的 ...
13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为末日修避难所、囤上10年份的口粮,这帮人是杞人忧天还是唯恐不乱?
张磊 2020-3-1 22:29
夏日的夜晚,学生在混杂着荷尔蒙与汗味的课室里埋头疾书。突然黑暗袭来,灯管的嗡嗡声、摇头风扇呼呼声、纸张的摩挲声很不自然地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齐声的呼喊“噢!!!”。 从那一刻开始,黑暗的掩护模糊了好与坏、正直与邪恶,甚至是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则。在这个小小的课室里,秩序仿佛是由电力来维护的。或许很多 ...
26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这些“离奇”的港式译名,只有看懂了才会感叹汉语的神奇
张磊 2020-2-25 22:16
翻译是个奇妙活。一个翻译,如果出现任何差池都可能造成误会,带来不理想的结果。 例如,当初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市场时,一些本地零售商就为其起了一个有毒的名字—— “蝌蝌啃蜡” 或是 “口啃蚪蜡” 。 在那个年代,广大民众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喝下这种冒着气泡的棕色液体。更何况,这古怪的名字光听着都有种 ...
194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死细胞组成的头发,真可以上演“一夜白头”这种魔幻戏码吗?
张磊 2020-2-23 21:20
没有什么词比“一夜白头”更合适用来形容一个人焦虑到极点的状态。你会在小说里、电影里甚至是社交媒体网络社区里看到关于一夜白头的案例。 白发魔女、金毛狮王、想要当食神的史提芬·周,这些可能是大家最熟悉的经典案例,不过今天不打算扯这些虚构的故事,毕竟剧情随作者的脑洞。 那么以现代科学的角度看,“一夜白 ...
19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中国治理蝗灾的成就,根本不是靠鸡靠鸭靠吃货换来的!
张磊 2020-2-22 13:39
近一段时间来,沙漠蝗虫全球肆虐,搞得人心惶惶。东非人民早就在和蝗虫进行紧张的肉搏战事了,乌干达政府宣布派出超过2000名军队人员来应对蝗灾,巴国空军更是出动149架战机要跟蝗虫开战等等。 正所谓居安思危,我国广大群众也早就想好了治理蝗灾的方法,那就是全员出鸡 。这不,央视纪录片《牧鸡治蝗 ...
29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曾经的“死亡元素”和流行病元凶,是怎么被加进饮用水里的?
张磊 2020-2-20 22:46
没有哪种元素的发现史能有氟来得那样悲情壮烈,两个世纪前的化学家们为了制得这种元素,死的死伤的伤,其中不乏那些如雷贯耳的大科学家。 瑞典化学家舍勒从天然矿石中制得氟化氢,随后中毒卧床不起;大名鼎鼎的英国化学家戴维试图电解氟化物值得氟单质,不仅以失败告终还因此身患重症;爱尔兰的诺斯克兄弟被认为已 ...
1530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5 2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