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机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nlion 人类在地球起源,走向生物改造与机器发明,而将进入行星际文明的未来发展。

博文

系统生物学 – 理论与实验

已有 969 次阅读 2013-3-13 15:38 |个人分类:2013|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生物学, 科学家, 企业家

人是个体[心身二元体]集合的社会组织化系统,宗教与政治的关系或文化与体制的关系,决定不同文明模式。

人类历史从宗教、政治到商业的拓展,欧洲向环太平洋延伸,美国向西部挺进,就是可歌可泣的企业家精神。

 

   1968年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阐述了“以系统论和数学方法研究开放生物系统”,而1968年在美国西保留地大学召开的“systems theory and biology”会议上Mesarovic D.提出“systems biology”术语*,直到1993Zieglgansberger W.Tolle TR.才重新**提到“systems biology”。

   我在80年代给学生上课时讲述起生物形态发生的拓扑生物学,而从中西医学比较研究切入了图论、拓扑学方法,阅读到Rosen R.的生物系统分层的理论生物学论文,开始了“systems biology”(尽管当时并没见到这个词汇)的探索。上世纪80-90年代,当时,有几位学者影响了我,印象很深,除了Rosen R.的数学生物学之外,更有钱学森的系统科学思维、谈家帧的飘星虫遗传学研究、汪德耀的细胞社会学、华罗庚说到苦瓜的数学模型和方程和李约瑟提到雪花六角是中国人发现和朱熹的有机思维影响了欧洲,等。
   我的“系统(理)论”或“系统科学”是包括了一般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和突变论、协同论、分形几何和混沌理论等在内的广义概念,因其共同特征是“结构”;故而,用“结构(理)论”和系统科学、综合哲学的概括 - The positive and synthetic thoughts of organism”,即实证(实验)分析与系统(理论)综合的方法。

   20世纪系统科学理论、分子生物学技术和计算机科学方法等迅速,但分别发展。理论生物学、数学生物学和计算生物学等建立,但1992年之前国际上是理论研究。1992年之后(92-94年提出系统医学、系统遗传学和系统生物工程)才是理论与实验结合的研究,21世纪之初,不同学科领域的科学家从理论、计算和技术、工程等,转向或切入系统生物学与工程研究的观念和方法。

   在1993年武汉国际科学哲学会议上,一教授指出“结构论”如用数学方程式的话,那就完美了,但我主要涉及系统科学的网络、拓扑学、图论(也是数学)模型哲学分析 - 这是生物系统网络研究的核心理论 - 实际上来源于中国传统的图论、网络数学模型和图式(schema)思维方法,参见直观的网络拓扑学描述(http://biomatics.org/index.php/Systems_Bioengineering)。分析生物系统网络的方法,包括,蛋白质相互作用、信号传导网络、基因相互作用网络、代谢反应系统网络,也包括免疫细胞、神经-内分泌网络等(如70年代的免疫网络理论)。

   1996年开始在国际上规模化通信倡导系统生物科学与工程,1999年元月建立biosystem network网站,包括定义 - 系统理论和实验、计算与工程方法结合的生物系统与人工生物系统研究 - 这是理论与实验结合的现代概念起点。

   2003年国际上已经形成了概念共识之后,于是,我转入了中西文化比较研究,包括宗教和艺术,最难弄懂的不是哲学、科学或艺术,还是圣经和儒家经典,2003-2004年研究得出的预言 - 2009-2016年”危机(“地上”的即经济)(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6952-641803.html)。
   回到国内,走向创业,开始探索科技与经济之间的关系 - 这就是2011年到2013年整整2年的思考和阐述的科学、技术与工业革命(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6952-457825.htmlhttp://www.1000plan.org/superblog/884/202)。

- 总结 -

[注]:

*,2001年WolkenhauerO.在论文中提到,2005年Mesarovic D.获得“Frank and Dorothy Humel Hovorka Prize”,并现都建立了系统生物学研究中心。

**,实际上,90年代我是从实验化学、系统心理学推导,但2007年之后检索文献看到“systems biology”和“system psychology”等,故2008年在第20届国际遗传学大会上提到Zieglgansberger W.Tolle TR.等。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86952-669968.html

上一篇:未来不是梦,未来就是梦
下一篇:红花红果

1 孙学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0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