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又:平衡态和苍老态
热度 2 葛素红 2017-12-13 11:56
又:平衡态和苍老态 ---我的教学日记 蓝莲花瓣--- 昨天写的博文太“模糊派 ”了,大家都说看不懂。可见俺这个“好老师”功力不够,学生上课发晕是正常正常滴。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所以今天另写一篇博文以阐释平衡态和苍老态。 ...
2841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平衡态和苍老态
热度 10 葛素红 2017-12-12 12:22
平衡态和苍老态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 关于教学,关于教育,关于老师,关于学生。这都是太大的话题。但我却不能不琢磨,不能不用心,因为我是其中一份子。然而,这么多年来,我不得不明白一件事情:每一个的探索发现其实都是盲人摸象式的结论。谁都是这个庞杂繁复的系统中的 ...
4359 次阅读|23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物理老师的呓语
热度 3 葛素红 2017-11-18 20:11
物理老师的呓语 ---蓝莲花瓣 我的教学日志--- 我在黑板上写物理 古老的物理长满了胡须 他们说那是连续的质量和能量 我在白纸上画物理 年轻的物理顽皮地跳跃 牛顿的时空和普朗克的场 睒着眼睛唱出离散的曲调 我去科网上看物理 幼小的物理更加奇怪 十三亿光年前两只星星在打架 ...
个人分类: 科研教学絮语|2511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我的旧爱已成秋
热度 4 葛素红 2017-11-7 10:11
我的旧爱已成秋 ---蓝莲花瓣--- 我的旧爱,已是斑斓的秋 他,穿过广阔的原野 穿过明亮的河流 穿过山峰的绿色 在那里,他曾与荆棘游戏 我的旧爱,已是慵懒的秋 他,走进鲜嫩的矜持 走进花蕊的娇艳 走进枝叶的繁茂 在那里,他曾与风雨并肩 而如今,如今的阳光固定在 ...
2210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月照今夜共花眠
热度 6 葛素红 2017-11-1 20:49
月照今夜共花眠 ---蓝 莲花瓣--- 2017年10月31日,十月的最后一个晚上,农历九月十二,月虽缺未圆,但是月光已是盈盈如水了。那盆我养育了八年之久的昙花,孕育了近一个月的花蕾,就要在这个夜晚开放了。这是唯一的一朵花蕾,它唯一得让我心疼。我怕我的育花技术不够,我怕它会坚 ...
2042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6
分享 钟扬的种子
热度 2 葛素红 2017-10-17 20:14
钟扬的种子 --- 蓝莲花瓣--- 山脊隆起 海水分离 珠穆朗玛,在贝壳心里 复旦光华 藏大植物 钟扬,在种子心里 沉梦千百年 深锁万物华 种子,在未来心里 行路一人又一人 育林一片更一片 赤子,在中国心里 绿色的陆地和蓝色的海 ...
8695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秋醉胡杨林
热度 8 葛素红 2017-10-15 11:53
秋醉胡杨林 ---额济纳旗 金塔胡杨林游记--- ---蓝莲花瓣--- 百度百科上说:胡杨,被子植物门,双叶子植物纲,杨柳目,杨柳科,杨属。是落叶中型天然乔木。木质纤细柔软,树叶阔大清香。耐寒耐涝,生命顽强。树龄可达200年,树干直通,树叶奇特---生长在幼树嫰枝上的叶片狭长如柳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3324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我爱光阴胜过时间
热度 10 葛素红 2017-10-7 22:18
我爱光阴胜过时间 ---蓝莲花瓣--- 又一次迎来了崭新的面孔,我在讲台上对着他们侃侃而谈。无论他们会或者不会,懂或者不懂,学或者不学,我都要心情愉快满心欢喜地谆谆教诲,热爱教学。因为时光荏苒,我的心终于变软变宽变成相对的了。第一章运动学,所谓惯性系和非惯性系,运动 ...
5405 次阅读|28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豆荚灯笼(七)
热度 2 葛素红 2017-9-29 16:19
小说(虚构): 豆荚灯笼 ---蓝莲花瓣--- 七、豆荚灯笼 萤火虫还是没有做窝,他每天在豆荚身边的草叶上栖息。快要秋天了,上帝总是要下雨的,这一天就真的下雨了。豆哥哥、豆弟弟和豆小妹是第一次在外面看见下雨,感觉可好可新奇了。可是,豆荚看见萤火虫被雨淋着 ...
169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豆荚灯笼 (六)
热度 1 葛素红 2017-9-29 09:32
小说(虚构): 豆荚灯笼 ---蓝莲花瓣--- 六、一只萤火虫 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刻,成长也没有停止。豆荚在三个孩子的成全下,只裂开了少一半。孩子们钻出了发黄的豆荚,掉到地上。豆梗越来越干了,风吹来一摇一晃,也就断了,豆荚也落在了孩子们的身旁。豆哥哥、豆弟 ...
个人分类: 小说故事|166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06: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