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丹霞山的童话

已有 927 次阅读 2021-2-9 11:4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丹霞山的童话

他,来自尘埃吗?

他,来自燃烧的恒星吗?

彩色的他,沉默的他

被称作丹霞的他

        ---题记

             蓝莲花瓣


No.1  石头的奇迹


在甘肃省张掖市肃南县和临泽县的大山里,沉睡着许许多多铁娃娃的山脉,当地的人们把它叫做阿兰拉格达[裕固族语,意为红色的山],当它被中国和世界熟知,地质学家们则把它们叫做丹霞地貌或者彩色丘陵。


铁娃娃从来都没有想到,他来到地球四十五亿年之后,他自己会变成这样,变成七彩的丹霞和丘陵,横卧在苍茫的地球的表面。他感觉自己比太阳都热闹,可有些时候又比月亮都寂寞。尤其是在那人群的热闹里,他觉得就连石头都仿佛有了生命。


在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早晨和夕阳落下的黄昏,铁娃娃的丹霞都清新靓丽,像一个美丽的新娘。而每一个月落的夜晚,铁娃娃看着自己奇幻的色彩和造型,还有面前深邃又广袤的夜空,它觉得自己的丹霞就是一个斑斓美丽的童话,是从梦中走来的童话。


铁娃娃看见人们小心翼翼地修建好了车道和栈道,看见很多的人们风尘仆仆,似乎是来赴一场前世的约定。他们走来,走在栈道上,他们放眼四顾,他们不停地拍照,他们赞叹着,摆各种pose与他合影。春末之后的夏季,来看他的人最多。那时候,强烈的亚热带的阳光,照着海拔两千多米的铁娃娃,照得天空格外地蓝,照得铁娃娃的色彩更加浓郁。


风姑娘一缕一缕吹过,一阵一阵吹过,热闹的人潮,一拨一拨的人潮,像风姑娘一样的人潮,像时间一样的人潮,他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只有铁娃娃静止在大地上,在这个叫做九个蛇绿岩套的地壳表层。可是铁娃娃那颗千年万年的心,没有沉寂,时光的轮轴在他的生命里,永远都在,从出生到永生。

No.2  他是星星的孩子


铁娃娃来自宇宙深处最厉害的星星们⭐️,那些星星每一颗都是他们自己星河里的太阳☀️。星星们都在积极成长的路上,哪怕是亿万年的长久,哪怕是上亿光年的遥远。星星⭐️炽热的内心,是孕育各种元素的摇篮。


铁娃娃有时候无法扼制内心里对世界的谦卑。当初的宇宙汤,像是飘渺的传说,那些微小的质子和中子,高能量的光子,它在做什么呢?是一个盛大的party么,碰撞各种火花🌸,生成氢原子和氦原子。


铁娃娃不是这个世界最初的骄傲,要等到一颗星星长大成为一颗恒星,要等到它茁壮成长地快到尽头了,它才可以合成出铁娃娃。铁娃娃是所有元素里最稳定、最守信的,它忠实于那一颗母亲的星,忠实于自己的命运。


然而,母星不是永恒,故乡不是永恒。曾经的那一天,那一年,曾经历的那一世一劫,他的母星、他的故乡发生了爆燃,整个的星体混合着铁娃娃,它们撕裂,飘散,堕入了漫长的轮回中,堕落到遥远的空间里。


谁也不知道铁娃娃是走过了怎样复杂的路线,捱过怎样变化的冷热,穿过多少行星、恒星、彗星、小行星,还有虚空,才来到这个地球上的呢?那或者都是铁娃娃的秘密,是永生者铁娃娃的秘密,也是这个宇宙的最原始密码。


对铁娃娃来说,那些淹没在来路上的尘封的记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地球是他的一个遇见。


No.3  冰龙和火龙都是朋友


铁娃娃遇见的地球,也许就是他自己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个岩石行星是怎样形成的呢?那些尘封的记忆,总是会被岁月修饰,显得飘渺、奇幻,而且神秘。


起初地球的洪荒是炽烈的炼狱,如同恒星一样。遍地流淌着液体的岩浆,铁娃娃和钙弟弟们都在这火龙的手掌里翻滚。


有些事情一旦形成就难以修改。就像铁娃娃这样比较稳定的元素,火龙的功力再大,也只能改变他的价态。铁娃娃拥有一个神奇的d电子,可以让他在各种价位上变来变去,却不失去他自己。这就让铁娃娃与很多对他感兴趣的元素组成了形形色色的化合物。那些化合物缤纷多彩,有着各种奇怪的名字,什么赤铁矿,黄铁矿,磁铁矿,菱铁矿啦的,也有着各种吸引人的颜色,红色,红褐色,黑色,淡蓝色,黄色,灰白色,若是在水里,铁娃娃还有绿色的表达。 

                                                                        和铁娃娃一样,元素们谁也都没有改变自己,但是它们都和其他元素相互结合,奉献出了自己的一些带电部分,于是形成了一个多彩的、多姿的、形态各异的地球上的自然界。当然,人类带着眼睛、在地球上能够见到的这个多彩的世界,并不是元素们一蹴而就形成的。 

最开始的火龙把地球烧成了熔岩海,铁娃娃和钙弟弟,还有所有的元素们都在这高温里锻炼着。慢慢地,熔岩海开始凝结、冷却,火龙走了之后,冰龙就控制了地球,铁娃娃它们进入了雪球时代。这是以千万年来计算的漫长的时光。火龙并不甘心就这么匆匆地离开,它后来又回来了,赶走了冰龙。铁娃娃它们在雪球的冷却里凝固出了大陆,又在这次与火龙的相遇中再次接受高温的锻造。

然后,冰龙又回来了。真实冰火不相容,冰龙和火龙它们总是不会中和。火龙热烈得地球上到处是熔岩和火山爆发,而冰龙却把一切都冻结了,让活动着的河流、湖泊,甚至是火山都静止下来,安静下来,寂寞地没有声音。然而,谁也不知道,包括铁娃娃自己,在这次冰龙冰冷的严酷之下,却是有机生命的大爆发。

也许整个的宇宙中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比如冰龙的寒冷。或者说,整个的宇宙中没有什么地方是完全封闭的、百分之百铁桶一块,比如是那么严酷的冰龙,它是怎么留下了生命的空隙的呢?

冰龙悻悻地走了,地球变得温暖。铁娃娃已经不是单独的铁娃娃了,他在各种化合物里存在。那也该是铁娃娃最舒适最快意的时光吧。地球上各种铁娃娃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出现了,这些东西虽然也是由各种元素组成的,可是它们和铁娃娃他们非常不同,它们会笑,会摇摆。它们就是最早的陆生植物,它们是花儿。                                                    
对于铁娃娃来说,火龙和冰冷他都已经熟悉了,就像是老朋友一样,虽然火龙又一次卷土重来,与他相逢,他也很是镇静。生物大灭绝和大陆漂移,对于铁娃娃,那都是漫长的静止时代里的微运动。

No.4  风姑娘和水妹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风姑娘和水妹妹的陪伴呢?铁娃娃一点都记不得了。铁娃娃在阔大的汪洋之中,在水妹妹的心里,在汪洋的最低处。那时候风姑娘在水面之上,铁娃娃和她一点都不熟悉。

水妹妹温柔极了,仿佛她只是一个载体,像大地一样,像天空一样,可是她一直都在陪伴着铁娃娃。冰龙来了,她就结了厚厚的冰,可是严寒总该是留下余地的,在北冰洋里,冰层之下的水妹妹却并没有结冰。若是火龙来了,水妹妹就变成水蒸气,躲进云层里。

风姑娘其实一直都在,五十亿年前,铁娃娃刚来到地球的时候,风姑娘就在,只是铁娃娃并没有太在意。他以为自己和风姑娘相隔很远,不会有多大的关系。然而,铁娃娃没有想到,漫长的四十几亿年的时光,其实抵不过几百万年的变迁。那曾经的波涛汹涌、曾经的水波不兴,都在大陆隆起的沧海桑田中改变,水妹妹就这样一点点消失了,消失得让他没法追寻。

风姑娘留下,很彻底地留下来了。风姑娘日夜吹拂,就像是给这沧海桑田书写着传记,从不停息。火龙和冰龙再也没有回来,只有风姑娘是不懈的陪伴,在铁娃娃的身边不停地吹拂着他的胸膛。

水妹妹不是星星的孩子,水妹妹是虚空的尘埃的孩子。水妹妹她的年龄特别老,她是原初大爆炸的孩子。水妹妹没有铁娃娃和钙弟弟他们那么坚定,水妹妹总会离开,总会变成冰或者水蒸气。后来,水妹妹去了南方,归去东海。水妹妹回来时,就变成了雨、变成了雪。水妹妹回来,这是很稀少的,当水妹妹回来时,铁娃娃就会很开心。

在摄影师的镜头下,雨后或者雪后的丹霞就格外美丽妖娆。那是铁娃娃见到了水妹妹,他高兴地笑了。

No.5  海水为竭,他还在

六百万年来,风姑娘一直在这苍茫的大地上吹拂,像是唱歌,像是玩耍,像是陪铁娃娃回忆他在地球上的生活。风姑娘把红色的赤色的橙色的铁娃娃打造成了各种样子,窗棂式,宫殿式,如同相伴站立的情侣,如同遥望远方的神龟,如同昂首孤行的骆驼......


海水枯了,沧海和大湖,都变成了遥远的回忆。风姑娘吹起一点沙土,赤色的沙粒,风姑娘啊,又究竟是谁?她是铁娃娃的时间,她是铁娃娃的空间,她是铁娃娃在地球上的记忆,她是运动本身。

铁娃娃的丹霞山,山有堎,而且,落满了彩霞。但是,海水已竭,铁娃娃还在这里安静着,那些蜂拥而至的游人们,他们是来看这个神话的吧?

是的,铁娃娃本身,就是神话。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71426.html

上一篇:葛庄叙事(九):蔚蓝色的母亲
下一篇:请您“过”年

4 尤明庆 郑强 朱晓刚 吕秀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