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AI会得孤独症吗? 精选

已有 3663 次阅读 2020-12-6 21:39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AI会得孤独症吗?

                                                                  ---我的教学日记   蓝莲花瓣----

到第十三周,我的期中综合症终于发病了,我以为这学期我能躲得过,然而,并非。2019-2020学年,因为新冠疫情,我们不能正常地给学生上课,每天隔着屏幕,一个对着电脑侃侃而谈,看不见学生的表情,完全不知道他们听明白了没有。想要在线提问,音频经常是很差的效果,只有打字,又是速度慢,费时间。所以,老师和学生双方其实都有些憋屈。这学期终于正常了,终于可以面对面,看着他们的脸、看着他们的眼睛给他们上课了,心情是相当好的。因此,我想我的期中综合症不会再发作了。但还是发作了。

只要是劳动者,做每一种工作,时间一长,就会有倦怠期。期中综合症就是教师从业者的工作倦怠期表现。每学期开学时,老师是新的老师,学生是新的学生,高高兴兴见面,对未来充满了期许。教师想要成为金牌教师,学生想要成为三好学生。然鹅,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孩纸们好不容易从布满疫情的坚持中考上了大学,成了大一新生,我当然要温柔以待。我给他们教大学物理,我知道他们高数还没有学,就先讲了高数的相关知识,再讲物理。每次在黑板上讲题,我都不厌其烦地背诵求导和积分公式,或者把它们写在黑板上,我的推导是把每一步计算都写出来的。我从开学示范到现在了,目前能把简单的积分算对的学生依然是个位数的低端。

为了督促孩纸们动手练习,我走下讲台,边讲,边让他们演算。他们态度好极了,但是,除了那几个个位数,大多数人只是“看上去好极了”,他们假装在写,只要我一一检查,就会发现,人家只是写了一步,或者最后一个答案,相当于摆了个“pose”。我侃侃而谈,他们是“断片式”听课。

最为奇怪的是,当我走到某个同学身边,低头看他们练习本身的演算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遮掩,还有表情,跟小学生考试时老师站在身边看他的回答是一样样的。但是,我还真的不能够自恋,这是我的大学生们给我情感上的回应,除此之外,他们让我感到了巨大的孤独。

我若问他们哪里不懂,他不回答。我讲课他们“断片式”听,我给他们循循善诱讲道理时,他们也会很善良地给我回应,那就是,老师生气了,俺们得坐整齐,好像是都在听你训导。But,至于老师说得对不对,他们听进去了没有,则完全没有反响。

我突然感到巨大的孤独。我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相互坐在对方的身旁,却不打算比较充分地交流了。眼神和表情都具有相当大的冷漠,仿佛人们都根本不需要相互的交流。

在我发现我的期中综合症明显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也同时很清醒地意识到了,这是一群零零后,是的确被智能手机“喂养”大的一代。而在他们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目前的社会,正在呼吁着AI替代,AI替代教师,AI替代医生......

AI会提供精致而准确的教学服务。可是,AI会有像我一样的孤独感吗?对于AI来说,教不会他们,AI会不会生气?AI教出来的人,会不会表达自己,会不会孤独?

假如世界只有对与不对,好与不好,正确与不正确,假如世界只有通过与不通过,假如世界只有成功与失败......那是谁的世界呢?如果AI不会感到孤独,AI会不会像我一样心生怜悯,看到他们像小学生一样地遮掩自己时,我便开始心软。

如果AI不能够心生怜悯,或者心生怜悯但还是一台不打折扣的机器,那么,被AI喂养的起来的一代,再一代,那些人,会不会感到孤独,无法排遣的生物的孤独?生物体感知到自我存在的特别的孤独,无与伦比的孤独?

当人类被AI喂养,被AI抚养,他们会得孤独症吗?他们会因为孤独症而忧郁地死亡吗?那么后来呢,世界就是AI的了吗?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61401.html

上一篇:葛庄叙事系列之五:窑洞
下一篇:葛庄叙事系列之六:麦子

17 刘钢 郑永军 黄永义 刘洋 朱晓刚 武夷山 鲍海飞 李学宽 杨正瓴 刘旭霞 范振英 张钰哲 陈志飞 苏德辰 何媛媛 蔡宁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10: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